【原創|短打|不知所云系列】早點

〈早點〉-0822


※雖是隨手一寫的想法,但不知不覺就又想到故事內容

※也許會改變一下更新模式(?


叮!

吐司從麵包機一躍而上,鼻尖繚繞著奶油香氣,喚醒了他的饑餓,也喚醒某人的神智,於是叨叨絮絮又傳來了,跟窗外的麻雀一搭一唱。

唔......你不該這麼做。沙利爾,這是錯誤的。

「你真吵。一醒來就廢話連篇,你怎麼不滾回去睡。」

真不想要我嘮叨,那你就住手,別再做這種事。

「那你怎麼不去要求他們不要提出願望?」煮開的黑咖啡香氣四溢,翻開晾在洗碗槽的咖啡杯,深褐色液體從外而內漩入中心。「提供我要的東西,我就能完成你們一個願望,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交易模式。」

但這是不對的,沙利爾,你不可以將人命當成玩具。

「不可以?拿人命當成條件要我出手的人,不正是你們嗎?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你們想得太美好了吧,可笑。」

從鼻間哼出不屑的鼻息,他拿出冰箱裡被他暱稱為處女之血的果醬,熟練地拿起抹刀挖出一塊均勻塗抹,轉身靠在中島大口咬下早餐。

「要我不對其他女人動手也行啊,把我要的人交出來。」

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動她一根汗毛。

「無妨,反正有那麼多女人能讓我替她們裝扮,終有一天也會輪到她。」

少噁心了,沙利爾,你所做所為只是遷怒與虐殺而已,那些可憐的女人.......

「真是悲天憫人啊,但那些女人也是為了錢、以為能平白無故得到一大筆金銀珠寶,才會答應你們過來跟我共度春宵不是嗎?她們哪裡知道那是買命錢呢,你說是不是?」他放下咖啡杯,嘲諷的朝對鏡用力拍了兩下掌心。

「我也是順了她們的意,往後能一直穿金戴銀呢。」

你......

「我為什麼要為你們的貪婪負責?要怪,應該怪人類的貪婪,怪你自己為了保全唐蕾那女人,把所有人都拖下水。」

與唐蕾無關。不用牽扯到其他。然後你的訊號機響了。

拿起發出點點紅光訊號的通訊器,這玩意兒通常只有任務來臨時才有用途,他晃了晃,說:「你覺得這次他們會開出什麼條件要我幫忙?」

不管什麼條件,你都能選擇接受與不接受。

他傲然一笑,隨手將冷掉的咖啡潑上鏡面:「契米爾,你真是我見過最虛偽的人類。」


评论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