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0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0

 

※CP:酒茨、荒連(雙龍組),鬼使一家未分上下

※單篇若有R18會另外註明

※不定時更新,尚未想到篇名

※給友人的點文,謝謝你的碎片,希望你會喜歡~

 

溽暑蒸騰,縱是山林綠蔭扶疏也止不住鑽心的熱,黏膩的熱汗彷彿從骨髓裡一點一滴擠出,五名式神及負責帶隊的神樂走在林道卻各個神色如常,宛若未受天氣影響──或者這也跟一目連悄悄地帶動風勢有關,曾為風神的他控風如呼吸順手捎來涼風,降低了暑氣更降低了整隊人馬的火氣。

至少前方開路的酒吞童子雖然額角青筋鼓鼓跳動,仍舊耐住性子繼續走──只是冷著一張臉推開不斷湊前,並且一路走來歌功頌德千萬遍也不厭倦的白髮大妖。

「吵死了。」

走在隊伍中段的高大男人吐出三字,恰恰好就在茨木童子換口氣的當下,一行人聽得再清楚不過,白髮大妖回過頭瞇起金眸,往常帶笑的臉龐倏地斂起笑容,大妖的威壓剎時擴散,一目連前方的輝夜姬肉眼可見地縮了下肩膀,溫柔和善的妖怪發出微弱的聲音,試圖弭平陡然升起的火氣。

「不、不要生氣,大家好好說話……」

顯然的,茨木童子的威壓對於不遜的荒全無影響,不苟言笑的男人傲然回視,視輝夜姬的阻止於無物;眼見就在茨木童子與荒戰火一觸即發之際,神樂默默走向前,冷不妨地用紙傘戳了酒吞童子的腰眼!

「唔!妳幹什麼!」臭女人戳他幹麻!

「不要內鬥。」

聞聲,茨木童子瞬間轉移目標,腳跟一轉湊前慰問:「摯友你怎麼了?」

「……沒事。」斜睨嬌小的女陰陽師一眼,亮紅色的雙眸直盯著自己,明顯地要他處理一下,奇了,那兩個傢伙要鬥就鬥,關他什麼事,怎麼變成他的責任。

「女人,是不是妳對吾友做了什麼事──」

嗅到不對勁的茨木童子金眸倏地冷冷瞪向帶著狐狸式神的陰陽師。

「茨木童子,你閉嘴。有時間講話不如早點找到那妖怪的老巢。」

「既然摯友都這麼說了,那就不追究了。」但若膽敢有下次,他是不會輕饒的。「話說這點小事,晴明竟敢指使大江山鬼王,應該給他一點顏色瞧瞧,摯友怎能紆尊降貴做這些小妖該做的事!」

「閉嘴,你不想幹就滾回去。」真當他想幫忙處理這爛攤子嗎。

一目連走在後頭靜觀前方的暗潮洶湧,說實在話他並不想出來,若非受晴明所託來保護神樂的話,他寧可待在庭院裡,畢竟這幾位大妖大神都不是好相與的角色,而且他一直覺得那位荒……對他很不友善。

他自認沒惹到對方,算算這也不過第二次打照面,一路上大多都是茨木童子發言,話不投機的他們也難失言招惹對方,或許就是單純的看他不順眼或是覺得只能輔助的他會拖後腿吧?

「摯友,要不這樣,吾發招把不長眼的小妖們逼出來,省得摯友心煩。」

茨木童子磨拳豁豁、蓄勢待發,無視神樂的白眼,只要酒吞童子一說好,立即把這山區夷為平地。

「用不著。」酒吞童子見神樂默默舉起傘,連忙阻止少根筋的大妖,轉而問向隊伍最後方的粉髮妖怪。「喂,你是一目連吧?聽說你使風來著,用你的能力看看哪邊瘴氣最濃驅不散。」

被點名的一目連眨了眨眼,想想這也是個法子,總比讓茨木童子一拳荼毒山裡生靈來得好,只是正打算馭風時,默不作聲的荒卻一把握住他腕骨。

「他是風神,無須自降格調,這種事叫那隻狐狸做就行了。」

白藏主憂喜參半,喜的第一次有人終於肯正名牠是狐狸式神,憂的是牠怎麼還是被叫去做狗該做的事。

酒吞童子挑眉,「他不能為這隊伍添磚加瓦出點力的話,他跟來幹麻?我、茨木童子還有你都是殺敵主力,坐竹節的負責後援,他不能證明自己對於隊伍是有貢獻的話,不如早點回老家休息。」

酒吞童子話說得很重,一目連覺得無辜,他並沒有說自己不願意。

「我沒說不行。」

「是啊,你沒說不行。那荒你是用什麼立場阻止他?如果你看不慣所謂自降格調,那你也滾回去,省得扯後腿。」

荒危險地瞇起眼,一目連的腕骨因此隱隱作痛,他掙了兩下,「放手。」

「這不是你該做的事。」

「但這是我能做的事。」

抽回手,腕間一圈五指握痕,一目連甩了兩下馭風而上,深吸一口氣召來風華吹過這片山林,山風掃過林梢吹散了瘴氣,不多時又重新包圍著他們,但這短暫的時間已足夠一目連判斷出方位,控風緩緩落地。

「東南方。」

「走。」

知道方向,一行人如急行軍快步趕往東南方,瘴氣和著暑氣撲騰,耳畔似能聽見女人哀怨又埋怨的低語正在迷惑人心,不僅如此,他們還聞到腐屍與蛇腥氣味。

「應該是蛇妖沒跑了。」

酒吞童子與茨木童子同時間緩下腳步,身經百戰的大妖敏銳地察覺此處的危險。

「還有腐屍跟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摯友,我看──」

茨木童子話還沒說完,幾道迅雷不及掩耳的劈斬從林間閃現,遭遇突襲的剎那眾人反應不一:酒吞童子一把扯住白髮大妖的後領往後一拖,茨木童子反應極快地朝攻擊處扔出旋繞於左掌心的火焰;輝夜姬受了驚嚇,反射性地開啟結界,神樂則是被機靈的白藏主往後一拖,避過差點把人砍成兩半的劈斬,而荒才剛舉起手準備反擊,一目連搶先一步在眾人身周揚起風盾擋下攻勢──只是還沒完,茨木童子明明感覺到自己是有擊中目標的,但林間充斥著詭異的笑聲且瘋狂的斬擊未停,刀刀劈向他們。


(續)

***

新坑,到底什麼時候能寫完呢~我也不確定呀!

希望能順利寫完就是了,只是感覺後面還好長喔,努力不斷頭(趴地)

出場人物很久沒有這麼多了,寫來寫去吞哥濾鏡超重,若是覺得吞哥特別帥.......我也覺得他被我寫的特別帥(RY

荒的個性還在練習,希望能再調整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