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1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1

 

※CP:酒茨、荒連(雙龍組),鬼使一家未分上下

※單篇若有R18會另外註明

※不定時更新,尚未想到篇名

※給友人阿月的點文,謝謝你的碎片,希望你會喜歡~



酒吞童子抬起鬼葫蘆朝四方噴出瘴氣,掃平了四周樹木總算看見突擊者,那是一身黑衣的白髮男孩,手上那把大鐮刀流轉著奇妙的氣息,原先面無表情的小男孩驀地勾起唇角,笑意竟令人毛骨悚然。

「……黑童子?」

一目連正召風加強風盾時,卻聽見荒略微訝異的口吻,還沒來得及詢問,腳下倏地竄過結界包圍眾人,觸目所及的深藍宛若沉入深海又如天幕壓頂,星月流轉的幻境裡有座鳥居。荒抬起一手,下一瞬,攻擊如天雷毫不間斷地擊向小男孩,最後一刻爆炸產生的強光令他們忍不住遮住眼睛。

幻境消失後,山林仍完好無缺,差別在於黑衣小男孩趴於地面動也不動,林間同時出現一個衣著雷同的白衣男孩,震驚地看著倒臥的同伴。

「黑童子!」

白衣男孩憤怒地舉起手中招魂幡猛地一揮,虛空中傳來哭號,眾人所踩之處發出細微振動,泥土、樹林浮現一縷縷暗色靈魂,多如傾巢蝗蟲令人髮指,然而男孩還沒來得及指使靈魂,荒倏地抬手發出一記攻擊正中對方,男孩倒飛撞到另棵大樹才停下,此時荒走至對方跟前,居高臨下的詢問:「鬼使黑白兄弟呢?」

「嗚……好痛!」白衣男孩撐著地、屈起身體試圖爬起來。「鬼使黑……」

就在這時,兩個氣息快速逼近,一白一黑的身影衝出樹叢。

「喂,小鬼,你們在搞什麼──你們對他們做了什麼!」

眼見又有陌生人出現,神樂突然擠到最前面,「鬼使黑、鬼使白。」

鬼使黑詫異:「神樂?妳怎麼在這裡,晴明大人呢?」

「建議你們現在回去,這座山目前被妖怪及死靈霸佔,在我們處理好之前不要進山。」鬼使白皺起眉頭,雖然不解這群人為何而來,但現在並不是郊遊的好時刻。

「晴明就是要我們來協助處理這件事,但他臨時有事沒辦法過來。」神樂說,「也許我們可以幫上忙。」

「不說也無妨,我們樂得輕鬆。」後方的酒吞童子如是說,他真的不想攪和破事,隨即被神樂瞪了一眼。

「不要理他。」

鬼使黑白對看一眼,這一山怨靈的確棘手,否則也不會把兩個見習鬼使帶來上工,若有幫手早一步解除危機,也是好事一件。

「事情是這樣的……」

近來,許多人類一入此山便不明原因地枉死於此,身為鬼使的他們卻無法順利將魂魄招往地府,時間一久,困在這座山的靈魂越來越多,再放任這些游魂存在於陽世的話,恐怕會成為地縛靈或怨靈,將對陰陽兩界造成影響。

「所以閻魔大人才要我們過來處理。」還能進入輪迴的便帶回地府,已經化為惡靈的只好當場解決。「那麼晴明大人是要來處理什麼事?」

「貴族前去締結婚約的隊伍路經此處失蹤了,只剩下受驚的馬兒奔到女方家,馬兒身上挾帶的紅紙及脂燭還沾有血跡,所以委託晴明調查。」

「原來如此。」大概也是生還無望了。「那麼就麻煩你們解決源頭,我們得繼續處理那堆人魂。」

鬼使白喚醒兩位見習鬼使,不一會兒,兩個小孩恢復神智爬起,扛著武器隨大人們進入山林。

「那小鬼挺有力量的。」茨木童子打量著,「有機會還真想一戰試試。」

荒提議,「真那麼想打架,你可以孤身解決源頭妖怪以彰顯你的力量。」他實在不想淌這趟渾水。

茨木童子似笑非笑瞟他一眼,又歡快地湊到酒吞童子身旁,吱吱喳喳的討論接下來該往哪個方向前進;神樂神色複雜的看向沉默不語的一目連,粉髮少年樣的大妖感應到目光,便垂下視線詢問。

「有什麼煩惱嗎?」

「隊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打起來。」真希望不要打倒敵人前就先內鬥。

一目連看向全然不對盤的三位,想了想,摸了下神樂的頭頂。

「沒什麼好怕的。我會保護妳。」

「小白也會的!小白可是晴明大人的頭號式神!」白藏主不甘示弱,雙尾拍打著地面。「話說,一目連大人剛才在看什麼?」

「天要暗了,說不定晚上會下雨,還是先找地方渡過今夜比較實際。」然而他一點也不想跟前方三位講這份考量。

「下雨啊,這樣會溼淋淋的很麻煩,而且妖怪的氣息就被沖掉了。」雨會讓毛都黏住,非常不舒服!

「嗯。」

說巧不巧,前方負責統領全隊的酒吞童子也考量到天色,便決定先找個安全的地點,待明早再深入處理,茨木童子還在抗議,紅髮鬼王熟練地無視對方。

「走。」


(續)

评论
热度 ( 6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