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狗崽】無題小段子(完)



※CP:大天狗X妖狐

※手遊故事向,有私設,標題亂取的ZZ

※給友人  @橡木  吃吃,不好吃不能打我


「你在做什麼。」

隱密的洞窟中,一名白毛尾端染紫的男子背動著洞口,半身都籠罩在陰影之下,外來者的聲音伴隨風刃強硬扯開結界,腥膩的血味從缺口處漫出。妖狐側過頭,看著不速之客冷著臉,背後揚起的黑羽幾乎遮蔽了出口,殺意與怒意也填滿了此處。

「大天狗大人,夜這麼深,您怎麼還出來遊盪。」

妖狐放下手中的活,漫不經心的語調像在感嘆、更像惋惜,就算是東窗事發,坐在血泊之中的他依然氣定神閒,仰首盯著不茍言笑的男人。

「你說過不再隨意殺人。」

「小生殺人一向不隨意。」不夠美、不夠惹人憐愛的,不值得出手收藏。

「詭辯。」

大天狗收緊拳頭,他厭惡滿嘴謊言的傢伙。

「怎麼這麼說,小生當時答應您的也有做到不是?不隨意殺人,不在您面前使壞。」暗地裡做了什麼,也不算違規,況且本來就是權宜之計。

眼看大天狗面色如鍋底般黑,妖狐低笑一聲,「小生可不相信您一直這麼信任我所講的,不殺不使壞。」

「......」

「其實跟您大義的信念是一樣的,妖怪總有一些執著的事物,不是嗎?」

「別把我跟你這種邪魔歪道混為一談。」他所堅持的大義是為了讓世道更好,而非為了滿足一己私欲。

「那麼正義的大天狗大人,您想怎麼做?」站起身將製作到一半的標本輕輕放回箱中,愛憐地拍了拍。

「想殺了我為你的大義鋪路嗎?但是殺了小生,又能證明什麼?證明你所走的路是對的?」

妖狐步步向前,站在威壓迫人的大天狗身前,抬手在對方臉頰抹了一抹血。

「大天狗大人,您頂多也只能治治小生這種小妖,真正作亂的是人心,可您一旦出手,必然被消滅。」妖怪就是妖怪,到死也不會被認同為人類。

「......」

「所以說,何不與小生同樂?」

「我拒絕。」大天狗瞇起眼,不為所動。「我厭惡有人欺騙我,妖狐。」

「至於我所遵從的大義,也無須別人理解。」


寒鴉掠過樹林、竄過天際,大天狗慢慢走出洞窟,妖狐刺眼的笑意仍映在腦海。他還記得那隻狐狸被打倒在地時,是如何呼天搶地的發誓自己不會再犯,甚至隨他征討了些為惡作亂的妖怪。結果都只是一場戲。
不可信。


(完)

 ***


啊大概就是這樣吧(頂鍋蓋跑走)


评论
热度 ( 27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