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4

【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4


※CP:荒X一目連

※正劇,手遊背景衍生

※修稿中,劇情會再增減(預計CWT48販售,詳情2月前會公告)



在絕對力量的壓制下,小松丸收起惡作劇之心乖乖帶路,爬上山路便見一方平地,廣大的前庭堆積著建材,地面東一個洞、西一個土堆,靠近崖邊則有座殘破斑駁、只剩下一根柱子的鳥居,上頭則有個背對他們的身影,寬大的羽織及粉色長髮臨風飄揚。

「風神大人!」

小松丸像是找到靠山,把靜坐的人喊過頭來,純淨的碧眸詫異地俯視剛見過的人。

「小松丸?書翁?」怎麼又回來了?「我已經不是風神了。」

小松丸氣嘟嘟地告狀,「他們欺負我!」好想丟他們松果。

「誰?」書翁這麼溫柔的人,很難想像會欺負小松丸。「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

書翁無奈:「他搶了我的書。」真是惡人先告狀啊。

果然。「小松丸,不可以這樣。」

小松丸嘟著嘴哼了聲,「那個高個子的還兇我!」

「高個子?」

一目連轉過整個身體,這才看見視野以外的第三人──也算是久違的熟人──他訝異地瞠大單眸,難以理解為何這人又會出現,而且與他相比,荒的力量更勝以往。

荒抬頭對視,薄唇吐出熟稔的名字。「一目連。」

「荒大人。」

一目連馭風而下,百年前的事又浮現腦海,這人說的話一字一句都刻在他心頭。

「有什麼事嗎?」

「聽說這裡曾有水妖作祟,差點淹沒村莊,但你成功救下幾百條人命。」

「沒有什麼水妖。」提起這件事他目光一黯,撇開視線不想與那雙太過銳利的藍眸對視。「只是大洪水淹來而已。」

「無論是不是水妖,身為風神的你卻能御水阻擋洪災。」水妖根本不是重點,他在意的是為什麼這傢伙還能做出超出能力範圍的事。「我記得百年前見到你的時候,你的力量已經衰退。」

「……所以?」

荒倏地靠前,探手撥開一目連的瀏海,層層繃帶纏住右眼,尚未確定繃帶之下是否為窟窿時,風盾猛然彈開他的手並阻隔雙方。荒神色一凜,察覺到本該純淨的靈力摻雜了妖的氣息。

「未經他人同意,請勿擅自動手。」

「原來如此。」一股怒意緩緩燃起,這傢伙還是學不乖。「你犧牲了一隻眼睛換取力量,才得以動用不屬於你的能力拯救那些人類。」

「這與您無關。」一目連擰起眉頭,動用全身的禮貌才能好好說話,而不是對著動手動腳的荒破口大罵。

「你一點都沒改變。」又是這種話。「對人類有著無可救藥的憐憫,然後呢,他們感謝你嗎?沒有吧。」

荒嗤笑一聲,俊朗的眉眼佈滿不屑,一目連抿唇不發一語,碧眸湧起不悅,抱臂環胸的姿態像在捍衛些什麼。一旁的書翁及小松丸面面相覷,沒想到兩位大人竟是舊識。

「我並不是想要他們的感謝而做這些事。」他只是喜歡看人類開心的模樣。

「那是為了什麼?滿足你的犧牲欲嗎?」

荒得理不饒人,咄咄逼人的態度令一目連深深皺眉,他不知道是備受尊崇的神明看他不順眼或是其他理由,但他沒必要回答對方失禮的問題。

「您來就是為了提這些事嗎?如果是的話,您大可到其他地方遊歷,犯不著因為看到我而讓自己不舒服。」

荒微愣,第一次這麼明顯地被下逐客令,依他的身份到哪裡都倍受禮遇,只有這個風神膽敢對他這般說話。不過被潑了冷水倒令荒想起此行目的──說也奇怪,一碰上一目連他就管不住脾氣,那些捨己救人的舉動總挑刺著他的神經。

算了。

「你在這裡百年,有沒有看過草薙劍?」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草薙劍?」一目連的眉宇擠出了川字,依他對荒淺薄的認識,這高傲的男人聽到他那麼不客氣,照理說應該會直接甩袖而去,怎麼話鋒突然一轉轉到上古神器的事?

「對,你在這裡這麼久,有看過它的下落或是聽聞消息嗎?」

「……沒,我沒見過。它不是被供奉起來嗎?」

荒用指尖在虛空比畫,遊魚親暱地繞著長指轉,估量著要透露多少訊息給一目連及另外兩位。

「草薙劍斷成三截,供奉在人類神社的只是部分,其餘流落四方。我正找其中的碎片,你們若發現的話,請通知我。」

「倘若發現的話,要怎麼通知您?」書翁提出他的疑慮,人海茫茫,又怎能準確傳遞訊息呢?

荒彈個響指,身後的多面骷髏倏地張大嘴猛然朝三人一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三人來不及反應,待他們意識到方才發生什麼事時,骷髏已返回原位,小松丸的反應最直接──炸膨了全身的毛,書翁與一目連神色一凜,準備荒再有動作便出手。

「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這樣就行了。你們若找到碎片,我會知道。」面對三人責難的眼神,他勉為其難地解釋。「記錄你們的氣息,原先應該討點你們的隨身之物或是髮膚,這樣效果會更好。」

「你應該先詢問我們,而非自做主張。」一目連難得提高音量說話,這傢伙為何總是這般霸道?

荒瞥了憤慨的粉髮少年一眼,聳聳肩,滿不在乎地玩著身旁的遊魚──這種態度讓一目連為之氣結,至於書翁及小松丸檢視自身發現並無異狀,反而增強了力量。氣氛一時間變得凝滯且詭異,書翁悄悄地拉了風神大人的衣袖示意他們沒事,一目連轉念思考,不想跟荒計較這事,反正對方也不是他能說得動的人。

深呼吸,一目連問起正事:「你這麼積極地尋找草薙劍,莫非是八岐大蛇要復活了嗎?」

「無法確定。」他也希望預言失準。「但預防是必要的。」

「怪不得最近有不少動亂。」他沉吟,聯想起近年來發生的異狀。「這陣子我處理了幾個帶有強烈瘴氣的妖怪,有些明顯是剛轉換成妖的鬼怪。」

「八岐大蛇會影響人類的魂魄及心念,甚至一般妖怪也可能受其影響做出脫序的事。」荒說得輕描淡寫,一目連則若有所思。「比方說,原先中立或是存有善心的妖怪突然間性情大變。」

「小松丸剛剛也是受影響的,我平常是不會惡作劇的。」

小松丸搖搖尾巴,意圖為方才偷書翁的寶貝脫罪,惹得銀髮男人想畫個籠子把對方浸在水中放水流。

荒則冷笑一聲,舉起一手,身後的龍則做威嚇狀。「若是真是如此,為了避免你繼續受影響,那還是送你塵歸塵、土歸土吧。」


(續)


评论
热度 ( 9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