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5

【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5

 

※CP:荒X一目連

※正劇,手遊背景衍生

※修稿中,劇情會再增減(預計CWT48販售,詳情明年2月前會公告)



聞言,小松丸又炸毛,一溜煙躲到一目連身後瑟瑟發抖。

「噫──」

一目連無奈,「別故意嚇牠。」

荒哼了聲,小傢伙不嚇一嚇還真以為能橫行霸道。「反正影響是全面性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在事情變糟之前,封殺所有的可能性。」

「唯有草薙劍得以剷除八岐大蛇嗎?」一目連沉思,難道沒有其他辦法?

「當然不可能只拿一把草薙劍就能斬殺上古邪神。」荒深色的眼眸俯視一目連擔憂的臉,輕啟薄唇要對方認清現實。「但那並不是你我該操心的事,總有人要負起責任。」

負責任?所以是人為引起?一目連詫異,剛想問清楚卻見火光一路蜿蜒而來,伴隨著火光是浩浩蕩蕩的腳步聲,一位穿狩衣的陰陽師於最前方開道,兩名巫女搖起神樂鈴並灑水祈福。

「又來了!」

小松丸憤怒的高喊,不知從哪兒摸出松果就想丟到那些人身上,但是被一目連抬手制止,書翁則是好奇地攤開紙筆準備記錄,荒挑起一邊眉毛,靜觀其變。

「惡靈啊,請接受祭品,保祐我們的工程順利吧!」

陰陽師一干信眾走到空地,對著一目連等人念出禱詞,人群分道,兩名幼童被抬到挖好的坑洞邊準備埋入。見狀,一目連怒氣衝天,赤龍現形龍尾掃出的風將四名工人擊飛,半空摔落的幼童則被風盾包圍,免除摔傷之疼。

「是惡靈!」

「可惡,到底要阻撓我們到什麼時候!」

「那個陰陽師根本沒有靈力吧。」荒瞭然,連他們在這裡都不曉得。

「是在裝神弄鬼以便訛詐錢財嗎?」書翁低嘆,不管哪個時代總有這種人,層出不窮、無法滅絕。「這種事真是層出不窮。」

書翁及荒的感嘆全入不了一目連耳裡,怒由心生的他解除隱身,立即引起人類們的恐慌,指著他喊妖怪、惡靈,翠眸一黯,但仍挺直背脊面對這群走錯路的人們。

「這裡不可能讓你們建造任何工程,不要再牽連那些無辜的孩子。」

「如果你是主宰此地的妖怪,那麼你有何要求?」

「我只要求你們回去,別再打這塊地的主意。」

一目連瞥向被迷暈的幼童。那兩個孩子常在森林玩耍,之前曾因迷路而哭聲震天,吵醒了正在休養的他。

──你是壞人嗎?

──不是。快回去吧,大人們在找你們了。

──可是、可是不知道路……嗚啊……會不會被妖怪吃掉……

──嗚……我不好吃,不要吃我!

──不會的。有我在,不會讓妖怪有機會下手的。

當時費了好一番心力才哄著他們願意相信他,一人一邊牽著手慢慢走回村落,日後孩子們特地爬上山帶些糕點、糖果或鮮花給他,也只有他們知道山林裡有座頹壞的神社,未料卻因此讓他最後的棲息處曝光。

這些貪婪的人們為了利益想剷平神社建造貴族的別莊,在他多次阻止的情況下,異想天開想以人柱的方式祭祀、祈求工程平安。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動手除妖了!」

陰陽師突地擲出符紙卻被一顆松果砸破,生氣的小松丸豎著全身毛,現形拿著松果開始砸人,一目連橫指來路,要這群人別再踏足此處。

「離開這裡!」

「居然有兩隻妖怪,既然如此,那就一起除掉你們這些做怪的妖物。」

能力低微的陰陽師如班門弄斧,書翁飛快地畫出飛鳥防護己身,赤龍盤護著一目連擋掉那些沒用的符咒。前風神思索該如何妥善處理,讓這些人別再打這塊地的主意,卻見陰陽師大聲疾呼要血祭兩個幼童。

「童子血能增強力量──噗啊!」

陰陽師還沒說完便被一記風符擊中腹部,彎腰的同時又被大松果正面打臉,順著山坡一路滾了下去。

「滾!」

一目連揚起風刃颳得四周颯颯作響,飛沙走石的場面嚇得人類們四處逃竄,一個個挾著尾巴溜下山,扔下兩個幼童不管。他用輕風裹住了兩名孩子,憐愛的撫過沉睡的孩童髮絲,希望他們別再遇到這種事。

目睹經過的荒真切感覺到一目連的改變:曾經捨不得對人類下手的風神終於學會以惡制惡,而不是放任人類得寸進尺。這樣很好,善惡分明才能賞罰分明,這才是神明該做的事。

但不知為何,荒卻打從心底泛起些微的失望。

一目連摸摸赤龍,傳達了請求。「龍啊,送他們回村莊吧。」

書翁微訝,「一目連大人,您要將他們送回村莊?」

「當然。」他已是妖怪,無法養育這些孩子。

「你確定嗎?」

荒突然開口,引得大家回頭。「你並未消除那些村民的記憶,他們更未明白自身的錯誤。你確定要在這時候就將兩個孩子送回去?」

「他們是人類,總要回歸人類社會。」

「不是這個問題。」荒的眼神充滿不敢置信,這傢伙是在山裡待久了,不懂人心險惡是不是?天真!「他們今日既然能帶走孩子,想必父母是知情的。當他們被送回去時,難保不被冠上『被妖怪救下的孩子』的罪名,你能確保他們不會遭受歧視嗎?人類的惡毒,遠超出你的想像。」

「真的會有這樣的狀況嗎?」小松丸好難想像,好不容易救下的孩子卻反而被排擠嗎?

「妖怪都會排擠同類,為什麼人類不會。」說什麼傻話。「奉勸你還是將他們送往他處,免得慘遭毒手。」

一目連側著頸子,納悶著荒對人類的態度。

「你為什麼對人類這麼有偏見?為什麼你要放大人類的惡意,卻不去看他們善良的部分?」

「因為人類就是這樣。」荒沉下聲,他所遭遇的事,提醒他人類的惡大過於善。「當他們感覺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或侵占,翻臉就跟翻書一樣,不帶任何憐憫。神明就該中立並給予賞罰,讓人類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皺起眉頭,一目連不能接受這種論調,站在道德的置高點卻不去體諒凡人的苦衷,只會淪為一意孤行,進而錯判賞罰。

「你不能因為站在神的高度,就自以為高高在上,而不去真正認識各樣的人類。」

「收起你的自以為是,一目連。我比你更接近人類過。」

荒倏地瞇起藍眸,殺意瞬間暴漲,銀龍直起身子再度亮出力齒,在場三位後頸一涼、汗毛全豎起,扛著迫人的神威,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不懂人類的其實是你。賠了一隻眼都沒能讓你得到教訓,無可救藥的蠢蛋!」

聞言,一目連撐大碧眸、瞪向高大的男人,猛地踏前一步又止步,死死地攢著衣袖直到指尖發白。

「我的確是能力不足。但我失去一隻眼睛,卻從未失掉我的信念。」

「信念?」呵,好一個信念。「那你就去做吧。把那兩個孩子放回村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我會的。」

荒哼了聲,猛地拂袖而去。


(續)

***

啊第二章放完了啊......

預計放到第三章完畢,實際狀況待到時調整W

目前修稿.....有夠難修(躺)

评论
热度 ( 15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