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6

※CP:荒X一目連

 

※正劇,手遊背景衍生

 

※修稿中,劇情會再增減(預計CWT48販售,詳情2月前會公告)

 

 

06

 

當夜,一目連將兩名幼童送回家,雖然不認為如荒所言,但對方的說法總如一根利刺紮在心頭,讓他無法忽視最糟糕的可能性。

「咦,我怎麼在這裡?」

「孩子!孩子你回來了!」

屋內燭火照耀著桌面的珠寶與抱衣對泣的父母,一聽到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立即衝出來抱住兩名小孩,喃喃念著對不起的字眼。小孩不懂,還以為是之前偷溜出門玩的事又被發現了,看父母這麼傷心便愧疚地伸出小手拍拍背部。

「我們以後不會亂跑了。」

「真的……不要哭哭……」

「好,不哭。」父母擦乾眼淚,沒向孩子們說出醜陋的真相。「以後不會讓你們『亂跑』了。」

「今天收了雞蛋,等等煮給你們吃。」

「真的嗎?太好了!」小孩們手舞足蹈,將傷心與為何家中有雞蛋的疑惑全拋到腦後,一家人親暱的走回屋內。

隱身於窗外的一目連目睹這過程,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並不是所有人類都像荒想的那麼惡毒。許久沒來村裡繞一繞,趁此機會,他放慢腳步經過一間間小屋,溫暖的鵝黃燭光暈出紙窗,裡頭或是一家人食用晚餐的場景、或是夫妻為了開銷及生計正在吵嘴,這些讓人類煩惱不已的小事於他而言,如同一幕幕恬淡而溫馨的戲,妝點了這漫長的年歲也豐富了他的生命。

他自知沒有荒的神力能夠守護全人類,唯一能做的就是守護眼前看得見的幸福。

佇足於富豪宅邸前,一目連神色一黯,沒打算揭露事實,畢竟鬧場的是此村的富豪,而那家人還得在這裡活下去。

一目連回到神社,坐在殘破的鳥居上頭調節體內力量的平衡,踩在墮妖邊緣的他為了抑制邪念,陷入沉睡的時間比以往來得多。右眼隱隱刺痛,如針輕輕挑起結痂的皮,單手捂住發燙的眼窩,靈氣與邪氣於內衝撞又抵消,兩股力量如暴戾的蛇蟒互鬥時不時絞緊心肺。

「唔……」深呼吸抑制痛楚,一目連另一眼因生理淚水而看不清,側頸望去,山腳的村莊洋溢著安穩的幸福,看著閃爍的燈火他慢慢穩下心神。

是啊,這是他選擇的路,不管任何苦難加身,一目連都會咬著牙繼續走下去。

 

那條小溪繞村而過,生活起居都脫離不了,孩子們在溪裡玩水、男人們打水灌溉、女人們在溪邊浣衣洗滌……這條溪流是村莊的命脈。

那陣子村裡正在籌備慶典,一目連坐在鳥居上頭看村民修建、裝潢神社,村民們扛著木材忙進忙出,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招些涼風褪去眾人的熱氣,若陽光過於熾烈則吹來雲朵遮陽。

翻修的神社充滿木頭與新漆的氣味,由於這任村長篤信風神,漸漸地人們開始信仰他,一目連便重新得回了力量。他撫著盤繞己身的赤龍龍鬚,滿眼的笑意漫出了眼角。

日正當中,村民們放下手中活回家吃飯,一目連走進神社,來回撫著特地未設立門扉的柱子,赤龍玩脫似的從中門來來回回地穿梭。

「謝謝。」輕閉雙眼,將額頭靠在門柱,一目連開心地揚起唇角。

村長說了,神社翻修後,祭典也會安排在此處舉辦,他獨居已久,有這麼多人類願意過來的話,真是太好了。

風中飄散一股腥味,兩名村民踩著溼腳印走來,其中一人拐了腳一瘸一瘸的坐到臺階,不斷拍著胸口,滿臉驚魂未定。

「剛才真是太危險了,青苔也太滑了!」

「回頭再向村長說小溪該整治一下,放任水草繼續生長的話,孩子們溺水爬不起來可就糟了。」

「是啊,我差點就爬不起來,真是太恐怖了。」

怎麼回事?隱身的一目連走到前庭,兩名村民脫下的濕衣散發著妖怪的腥味,擰起眉頭,這附近的妖怪他都已驅逐,僅剩的皆是無法造成威脅的小妖。再者,小溪的水量應該不至於讓村民爬不起身,難道是邪靈作祟?

放心不下的一目連御風抵達溪邊,水量已漫到岸邊淹沒了芒草叢。他打量四周沒感覺到異樣,突然間水波瀲豔,匯聚成一位麗人,朝著一目連淺淺一笑。

「風神大人怎麼有空過來?」

一目連上下打量力量暴增的水妖,他是知道這名水妖閉關修煉一陣子,最近可能會進入下一個階段,或是化人、或是化成大妖,力量徒增或許是修煉的成果?

而村民身上的腥味與對方的氣息有些許差異,莫非附近突生變故,有不知名的妖物聚集於此嗎?

「你的力量變了。吃了其他妖怪?」

「什麼事都瞞不過您犀利的眼睛。」水色的瞳眸閃過金光,「最近的確有外地的妖怪來此撒野,趁他們還沒壯大之前我就處理掉了,您不會怪我吧?」

「若真是如此,自然不會。」對於妖怪間的紛爭,他一向不介入,唯獨觸犯他領域內的人事物才會出手。「但你為何我的子民下水?」

「風神大人言重了。」水妖掩嘴一笑,「炎炎夏日,同他們玩玩罷了。去去一身暑氣,況且也沒受傷,不是嗎?沒想到這點小事卻驚動了您。」

「下不為例。」扔下口頭警告,一目連轉身離去。

遙望風神御風離去的背影,水妖放下遮掩笑意的手,雙目染上了邪氣,周身的水波猛然張成大嘴吞噬正在喝水的小鴨,噴濺的血花沾到唇角,他舔掉唇邊的血滴,看向曲流盡處的村莊。

「我需要力量。更多的力量。」

 

祭典前夕,紫靄染色天際,村民們趁著天未黑趕緊將物資送上神社,傍晚時分,壯丁點亮從山腳裝飾到神社的燈籠,一路紅光順著晚風輕輕搖晃。

明明該是喜慶的日子,期待已久的一目連坐在鳥居上頭總覺得心神不寧,赤龍反應心境也不停盤旋於半空,勁風讓底下擺攤的、燃起篝火的村民無法做事。

「你這樣會讓村民做不了事情。」抬手召下赤龍,一目連撫弄著龍顎。「沒事的。」

彷彿要推翻一目連空泛的安慰,此時巨大的嗡鳴響起,隆隆作響的水聲由遠而近,烏鴉啞啞鳴叫與人們的尖叫相應。

「怎麼回事?」

「救命啊──」

「大家快看啊!那邊是水嗎!」

原先處在神社前庭的村民們發現異狀,紛紛放下手邊工作走向山徑想看清楚,只見一大片混濁的溪水洶湧撲來,有的人已經拔腿往山下跑想搶救財產及家人。

一目連立即御風前行,召出風盾試圖阻隔水勢,未料水流瞬間淹過所站之處,他出手,卻只能將水流擠往其他地方,所到之處,房屋、花草、動物皆以最快的速度乾扁、枯萎。

「到神社去!快!」

一目連現身,藉著風放大音量,指引眾人往神社高地撤離,並且運起風盾試圖拖延時間,卻發現風盾越來越薄,水裡有未知的東西正在吸取力量,到底是什麼玩意?

──一目連大人,這樣下去不行,盾會破。

「出來!」騰出一手擊出風符,順勢將穿出風盾的水觸手擊碎,然而水花卻分裂出更多的水珠,赤龍龍尾將其掃歪了軌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目連御風竄高,水觸手竟也隨之升空像是要抓取他,最後又啪的一聲落回水面。他從高處俯瞰,這水量完全不是小溪會有的,莫非是哪條大河的水暴漲而來?但再怎樣,也不會是流到此地!

黑壓壓的水色看不出所以然,只能確定必有妖物作祟,這股妖氣正是原先水妖的氣息,他找到妖氣匯聚的中心,聚在掌心的風疾射而出,觸及水面的剎那,神力與妖力相撞激起百丈高的水花,水妖終於現身,氣勢與以往全然不同。

「水妖,你為何出手傷人!」

水妖哈哈大笑,激射更多的水箭試圖穿破阻礙的風盾。「原因?因為我想要更多力量呀!」

「這不是你修煉的成果。」這妖怪不可能在短短幾日就有驚人的突破。「你做了什麼!」

「這就不關你的事了,你只要成為我的養份就行了!」

水妖話音剛落,水流集成箭矢集中攻向風盾,一目連加強防護,卻隱隱不敵對方澎湃的力量。

這傢伙不能留。他對人類容易心軟,但對於妖怪──尤其是傷人命的妖怪,絕對不容許留下,放任這妖怪繼續存於人世間會造成更大的威脅。

「龍啊,借我你的力量!」

赤龍呼應契約嘯出龍吟,瞬間鞏固了風盾,一目連試圖找出水妖的弱點,一夕之間增強的力量必有其根源,只要破壞或奪取就能恢復原狀。

水妖沒料到風神還能撐住攻勢,但他一定要吃掉更多人類或生靈才能得到力量,絕不能在此處被阻撓!水流是他的眼線,赫然發現有位躲在樹上的老婦人,見獵心喜地立即調轉水流準備吞噬對方──一目連也發現了,立即空出一手替老婦人套個風盾,未料一枝水箭疾射面而來,他詫異地側身閃過,擦過肩頭噴出的血珠倏地被龍尾打散。

「目標其實是我嗎?」一目連定下心神,要赤龍先救走老婦人,憑藉契約互通的力量,風盾尚能不讓水流越過,但要怎麼釜底抽薪才是大問題。

不知何時,雨開始下了。

一目連驅不散那烏雲,更糟糕的是,壓頂的烏雲裡亦散發著濃烈的妖氣,正可謂背腹受敵。他深呼吸,當務之急仍是先讓水退,不可讓水妖再放肆。

當他再次出手,一道熾烈的、充滿著妖氣的驚雷猛然擊中水面,虛空中傳來水妖的哀號,一目連蓄勁的風刃即刻射出、貫穿對方胸口。一個晶狀體掉進水裡──明明在滂沱大雨中不會被看見的狀況,卻如慢動作播映般立於眼前。

「不!我的力量!我的──呃啊!」

水妖登時潰散,淒厲的喊叫穿透雨幕,一目連趁勝追擊,直到完全消滅對方為止。

一目連抹去沾滿臉龐的雨絲,剛想解除風盾時,一股重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擊中後背,即將跌入水的剎那,赤龍纏住他的腰際攀升,恰恰避開撲抓的水之觸手。

──一目連大人,您沒事吧?

來不及回應,一目連回過身張盾擋下第二波攻擊,而偷襲的妖物的目標似乎不是他,反倒一頭栽進水裡,水勢驟然暴漲,定睛一瞧,水面如煮滾的沸水不斷撲騰,方圓百里的妖物無論力量強盛與否,全如蝗蟲過境般前撲後繼地入水爭奪。

一目連不明白水裡藏著何物,只擔心這不退反漲的水勢會淹沒村民的家園!

洶湧翻滾的洪水終究還是衝破了他設下的風盾,狂暴地吞噬眼前的事物,子民的慘叫穿透雨幕。

「救救我們!」

「風神大神,請拯救我們!」

一目連緊盯水中妖物,試圖出手卻反而被攻擊,甚至差點被拉下水。眼看翻湧的波浪越翻越高,即將襲上高處的神社。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解除這次危機?慘叫如同拍岸的水波不斷衝擊,但他是御風的風神,不是水神,無法引水改道。

雨越下越急,眾妖仍舊貪婪地搶奪著水裡的物品,只為增強力量,一目連焦急地撥開遮擋視線的髮絲,突然意識到他也能夠獲取額外的力量,只要願意付出代價。

──一目連大人,不要做傻事。赤龍急忙想阻止,未料主人心意已決!

「力量……把力量借給我!」

刻不容緩,一目連咬緊唇瓣,自願獻出右眼換取更多力量,借用了超額的能力,強行堵起土石迫使洪水改道。劇痛無比右眼流下血絲,視野從一片光明逐漸模糊、直到完全黑暗。

「妖怪……滾出我守護的地方!」

眼見眾妖尚在作怪,一目連催動全身力量聚集風,爆發的威力劈開了水道,水裡的妖物發出慘叫後潰散敗逃,下一秒,脫力的一目連從高空墜入水中,腥臭的水波包圍著自己,直到某個充滿靈氣的物品竄入眼窩,稍稍減輕身體的疼痛。

──一目連大人,您還好嗎?

腰際一緊,赤龍捲起他放到神社,耳畔是人們喜極而泣的聲音,他幾不可察地點頭,隨即暈了過去。

 

(續)

***

預計1/31發宣傳+預購單..........感覺非常的刺激(閉眼)

二修完差不多抵定了,總字數來到5萬,就等最後一次修稿跟美美的封面了(心)

 


评论
热度 ( 9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