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7

【陰陽師/荒連】《千風流火》試閱07


※CP:荒X一目連

※正劇,手遊背景衍生

※修稿完畢,CWT48販售~


 

「救救我的孩子!」

 

撕心裂肺般的悲號震醒了一目連。

「誰?」

彈起身子,環顧四周卻不見人影,一目連剎那間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但是摻雜濃烈悲傷的晚風不斷撲上面頰,他讀出那是屬於父母深切的悲慟,如漩渦般扯著他一同往下墜。

──救救我的孩子!誰來救救我的孩子!

──把他們埋了,這樣工程就能順利進行。

──那是我的孩子啊!不要!

──被妖怪沾染過的孩子會帶來霉運,甚至替整個村帶來不幸,只要成為人柱就能抵消他們的過錯。

這些交談被風帶來,一目連震撼地捂住心口,扭頭一瞧,山腳的村莊不知為何燈火通明,趕緊御風來到燈光最亮處,只見兩口大箱子半埋入土,後方柴房傳來低泣及怒吼,隨即有個男人衝出人群,撲上土堆徒手刨土,幾個壯丁舉起鏟子毆打他,就算對方已頭破血流也不住手。

火把熾烈燃燒,村民們圍在一處待建的空地做壁上觀,簡易祭壇前,巫女念著禱詞,陰陽師裝模作樣地做法,突然指向被打得無力招架的男人。

「神明大人告訴我,除了童子血以外,也要這男人的身體。」

「血祭他!讓工程順利!」

不知道是誰突然喊出這句話,村民們開始響應,紛紛鼓譟殺了那位父親。

壯丁們像丟布袋,把男人扔在祭壇之前,圍觀者的臉龐被火炬照亮,有些人表情木然、事不關己,有些人激動萬分、直喊著殺字,有些人嫌惡地盯著男人、彷彿看見一隻爬在腐肉上的蛆,有些人緊皺眉宇、別開視線不忍再看。

──住手……我的、孩子……救救他們……

在那把高高揚起的鏟子即將揮落,男人舉起了手向上天祈求,祈求有哪個神明能拯救他的寶貝孩子。

「住手──」

一目連猛然大吼,纏繞周身的赤龍呼應激動,暴烈的強風以他為中心點擴散,一路掀翻了屋瓦茅簷、磚石柴草,飛沙走石掩熄火光,瞬間落入黑暗的恐懼,促使眾人尖叫著往外跑,無形的障壁卻阻擋了出路。

「什麼東西?」

「妖怪現身了啊!」

「我不想死!」

一目連踏風而來,繃帶隨風飛揚,銀月照亮後頸,鮮豔的符文宛如塗上了鮮血,髮尾染了一抹銀,逆向褪去粉色。

殺了他們吧,永除後患。

「不要靠過來……」

這些人類都該死,他們不懂你的苦心。

「救救我們……」

來吧,動手殺了他們!遵循你心中的渴望。這些忘恩負義的人類就該死啊!

「快點!神來討祭品了!快動手!」

一目連抬手擊出風刃,凜風削過主事者頸子,濺出一地血花,金眸輝映著劇烈跳動的火光,胸膛翻湧的憤怒與悲慟無從排解,人們的尖叫與哭求入不了他的耳,視野裡一張張臉孔模糊不清,力量不斷湧現。

他要……他要什麼呢?

鼻腔充滿血腥味,踩在黏膩的血泊中邁不開步伐,垂首看著長出尖甲的十指,力量充斥四肢百骸,他可以征服各場域,迫使更多人臣服,只要擁有更強的力量,就能……就能做什麼?

──救救他們……我的孩子……

對了,他是因為想拯救誰,所以才來到這裡。他要救……他要拯救誰?

「唔……」

一股清涼竄上右眼窩,彷彿誰徒手撕裂了盤據腦門的渾沌不清,也驅散了心頭因憤慨而引起的疼痛。一目連放下捂住傷處的手,意外地發現自己的右眼能視物了,指掌移遠又移近都能看得真切,環顧四周,滿目瘡痍令他瞠目結舌:躺在地上不肯瞑目的人,還有抱著傷處的人們,滿臉驚駭又恐懼,全擠在離他最遠的地方。

「到底……發生什麼事?」

「鬼啊!」

「請放過我們吧!」

人們的哭嚎與驚懼令一目連止住腳步,一張張驚惶的臉龐囁嚅著求饒,他突然明白那些害怕是因他而來。他就是讓人類害怕的主因。

「我做了什麼?」

一目連愣住,此時,圍困人類的屏障倏地消失,人們爭先恐後地往四方逃散。

──……我的……孩子……

一目連茫無頭緒,幾不可聞的碎語飄入耳內,順著耳語來到男人面前,瞠大的雙目顯示已經失去生命,但執念化為實體,訴說著不甘心與不情願,以及對最最寶貝的孩子的愛戀。

對了,那兩個小孩,得趕快救出來。

一目連御風掀開土堆,兩口箱子被銀龍搬出來,但是打開箱蓋時,已窒息的幼童靜靜地躺在箱底,他伸出的手顫抖得連自己都震驚。

明明是想救他們的。

他想拯救他們,所以才送他們回來,卻逃不過人類貪欲下的惡。

為什麼他總是重蹈覆徹?當時因不忍心導致更多人枉死,如今做壁上觀,仍舊無法守護想守護的人,為什麼?

一目連緊緊擁抱兩名孩童,邪念就要壓過中心的善念,暴風再度以他為中心擴散,狂暴地撕裂四周物品。右眼的金瞳如蛛網綻裂,陰陽兩界盡呈於單目之中,陰界的惡鬼及陽界的人魂穿梭於世間,而不瞑目的男人周身泛起赤豔的紅光,即是厲鬼之姿。

剎那間,一道蘊含強勁靈力的風,從平安京方向遠颺而來,拂過他的尖角與銀白長髮,安撫了狂躁的心,也讓男人褪去不祥的紅光。那瞬間,一目連聽見銀鈴般的笑聲,像極了孩子天真的笑。

「神明大人。」

「喜歡……神明大人!」

一目連單手捂住臉龐,無從發洩滿腔的痛苦。一陣陣強風宛如撕心裂肺的哭號,持續掃過這處斷壁殘垣,三日不息。

 

平安京的震盪之大連地府也能感受到,閻魔擰著眉,震落的杯盞被身旁判官快手接住,再度遞回她手邊。

「閻魔大人,請用茶。」

由於溢出的茶水灑了幾滴在地板,判官微微欠身後離席。

閻魔接過盪漾的茶湯,這世局難以掌控,就算擁有閻魔之目,也無法看清未來的流變與異變。不僅僅是她,對座擁有預言能力的男人,亦難以全局操盤。

「正如您所預言的,陰陽師晴明施行了陰陽分離之術。」

「的確是靈力充沛。」

荒放下杯盞,深色眼眸瞇起,那位陰陽師分離出來的靈魂落地分成兩位,皆是靈力強悍的個體。他不得不承認,這人確實是橫空出世的天才,但是有才能的人總是特別不安份,惹出的事更難收拾。

既然預言之事一項項成真,想必八岐大蛇即將復活。當年由他封印的八岐大蛇又將禍害人間,但是,這次該讓人類自己處理了。

「那麼,荒大人可知剩下的草薙劍碎片流落何方?」

荒不無遺憾地搖頭,「可惜,我的預言失準了。」

「辛苦荒大人了。」摩搓杯沿,地府之主想到未來便頭痛。「看來得從封印下手,才能爭取時間。」

「也只能如此。」

「如果在衝破前封印,仍舊無法找到草薙劍的碎片,您可有什麼備案?」

「沒什麼備案。」

自嘲一聲,荒放下杯盞。

「反正,八岐大蛇一時半刻無法完全復活,陰陽師們就算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拖延邪神衝破封印的時間。」

聽見荒如此直白的回應,閻魔哭笑不得,除了拖延時間以外,真的不用想其他防堵辦法嗎?

「不用想太多。」荒意有所指。「破壞之後必有重建,草木盡毀之後,必會重生,這塊土地總會重獲生機。」

「荒大人,最後若不得已,您可會出手?」

「我只會保護必須保護的人,其餘的,皆與我無關。」

閻魔挑眉,真能這麼冷血又豁達?

「妳只要注意地府的狀況就行,其餘的,犯不著徒添煩惱。」荒起身準備離開,「至於那個晴明就交由妳引導了。」

「這點吾明白。」

百年前,荒便告知她這件大事,這些年他們一直找尋草薙劍的碎片,並試圖阻止八岐大蛇復活,無奈天命無法扭轉,這就是人類引起、牽連三界的浩劫,但是只要找到草薙劍最後的碎片,便具備斬殺八岐大蛇的條件。

「雖然妳無法離開地府,但鬼使們就是妳的眼線。」

「這點自然。」

「荒大人要離開了?」判官提著一壺燒好的水進門,倏地頓了下,立即恭敬地垂首欲再退出。「或是在下打擾了。」

「不,正事說完,自然不再留此處叨擾。」

荒看向失明的判官,當年地府受八岐大蛇影響,導致人魂及怨靈暴動時,閻魔與判官雙雙重傷,地府之門差點被破開。這男人不顧一切地守在門前,堅決不讓門敞開一條縫隙,不給人魂湧入人間,違逆陰陽的可能性,甚至在最後一刻,獻上所有的靈力,讓閻魔鎮壓地府惡靈,直到八岐大蛇被他封印為止。

「至於你,理應明白該怎麼做,地府就交給你們了。」

「在下明白。」

「荒大人。」閻魔沉下語氣,哪壺不開提哪壺,當年判官的慘烈她最是明白;若非該場戰役,判官又怎會失明。

荒輕笑一聲,「心疼了?」

「慢走不送。」閻魔不動聲色的垂眸品茗,一副聽不懂弦外之音的模樣。

「大戰就要到來,加緊腳步處理吧。」

荒扔下這句話便消影離開地府,閻魔沒好氣地撇撇嘴,隨即擺手要判官聽令。

「之後陽界若有什麼特殊狀況,讓鬼使兄弟去找陰陽師晴明處理吧。」

「在下明白。」

這網,得鋪得密、鋪得張馳有度,才能讓晴明明白其責任與罪孽,既而甘願犧牲性命也要完成使命。無論如何,她閻魔向來要的是心甘情願。

唯有自身意願夠強烈,作為才能實現。


***
今天終於定稿啦(舉高高)
下週找個時間發宣傳,但是下週工作也是大爆炸的一週啊(躺地滾)
感覺肩頭卸下了重擔,然而

其實還有一本要修稿呢(冷風吹)


评论
热度 ( 3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