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王柔】相戀倒數計時 06

※CP:王杰希X唐柔

※私設:無國家隊,葉修退役,奇妙人士打醬油。注意,此文易斷頭!慎入!

※前面的連結>>01-05

王杰希是被喉嚨痛痛醒的。

大清早的,外頭天色猶暗,他爬起來點開梳妝檯的小燈倒水喝,翻來覆去滾了一夜也睡不著,並非是因與心儀之人同處一室,而是喉間增生的痰讓他整晚都想咳嗽,又不想吵醒唐柔只好悶咳大半夜。

早早醒來,雨聲淅瀝瀝的,瞥一眼時鐘,才七點多,他滑著手機察看消息,電車目前部分通車,也許晚一點就能修復完畢。

王杰希將吊掛一夜的衣服全收下,雙人床上,唐柔裹著棉被縮成蝦米,黑髮碎落在白色枕頭,睡得很沉的女人全然不知有人正盯著她。從來都只見唐柔沉穩而精神的一面,相比其他女選手,無論是氣質或行事風格上都不像一般的「軟妹子」,極具主見且不畏懼任何事物,甚至於強硬得堪比韓文清,到底是怎樣的生長環境才能讓她變成這樣?王杰希甚感有趣。

而昨晚大概是唐柔難得曝露的一面,有禮、機敏、氣急敗壞到後半段強硬的掌握權──這點倒比較像他熟悉的,賽場上的寒煙柔了。

並不討厭。

人總是喜歡上與自己靈魂相似的人,根本原因可能就是《聖經》上所說的,夏娃是亞當的肋骨所生的,於是每個人尋找的另一半,其實都是在找缺失的自我。王杰希明白自己的情意與想追求的,但唐柔有這份情意嗎?他尚在觀察,雖然經過昨夜,似乎也不是沒譜。

「唐柔,起來了。」王杰希沖好一杯熱茶,嚷了幾聲對方卻沒反應,看著床鋪的人要推不是、要掀被也不是,睡得這麼沉到底是太放心還是不把他當男人。

「唔……」唐柔翻身,扯過棉被把自己裹成繭。

王杰希叫了幾次還是沒辦法叫醒人,他認真思考手機裡有沒有什麼音樂能讓人一秒驚醒,卻見女人突然嘟嚷了句。

「爸,讓我再睡一下……」

微草戰隊的隊長忍不住睜圓了大小眼,他現在是該慶幸唐柔的囈語不是其他男人,還是該哀傷居然會被誤認為爹?想問一問蒼天,在線等,急!

「……早……」不知何時,唐柔自動清醒,睡眼惺忪地打招呼,睡衣歪斜露出半個雪白的肩頭。

「該起床了。」非禮勿視,他移開視線,把熱茶端來塞到唐柔手中。

「早安,我睡過頭了嗎?」

溫熱的觸感讓唐柔終於清醒,趕緊下床梳洗一番,待她出來,王杰希已經將昨晚的行李都準備好了。

「直接回去渡假村吧,路上妳可以聯絡一下妳們老闆。」偏過頭咳了兩聲,王杰希感覺自己體溫越來越高,再繼續可能會變成重病患。

唐柔瞧了瞧微草大隊長不正常的臉色,不禁皺起眉頭,「那我們趕快回去吧。」

兩人匆匆離開飯店,直接搭的士回去,唐柔一直注意王杰希的狀況,不出她所料,半路上,男人發起高燒而半暈半醒,她讓對方靠在肩頭休息,溼熱的鼻息噴在頸間。

唐柔要求:「司機大哥,能否開得快點些?」

「快了快了。」司機無奈,油門都踩到底了,再快也沒法跟飛機比啊。

不過臨到渡假村門口,唐柔突然想起可不能大剌剌地扶著王杰希進門,阮成那干記者還等著黑料刷版面。摸出手機卻想起沒有微草裡任何一人的號碼,打給陳果的話,回去又得接受「怎麼會一起回來」的盤問,不得已只好摸出王杰希放在口袋的手機,可是沒有圖形鎖的密碼,她也不敢亂畫,就怕一個不小心鎖機,那可慘了。

「王杰希……你醒醒。」她使勁搖醒男人,對方眼眶紅如兔子,大小眼看來非常納悶。「叫許副來大門口接你。」

「許副……許斌……」王杰希腦袋很努力連結這名字,半晌才連接起來,再照著唐柔要求的解鎖手機,完事後整個人繼續昏迷,沒能聽見自家副隊在手機另一端的驚恐。

「唐柔?」實在不能怪許斌大驚小怪。任誰接到隊長打來的電話,接起卻是嬌滴滴的妹子音時,誰都會嚇到的──更別提打來的是興欣唐柔。王隊什麼時候跟對方走得這麼近啊?「怎麼了?」

「你能帶幾個隊友到渡假村側門來接王杰希嗎?他正在發高燒,從大門進入的話,記者可能會圍過來。」

聞言,許斌明白嚴重性,趕緊找上劉小別與高英杰往側門趕,只見一輛的士就停在那兒,唐柔打開安全鎖讓他們攙扶王杰希。

「那麼我就從大門那邊回去了。」唐柔把手機塞進王杰希的包包,隨即對他們揮揮手。「請務必帶他去看醫生。」

「一定一定。」許斌聽著這段話,怎麼想都覺得這內容不太對勁啊?但的士已開走,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帶隊長回去。

「所以,他們為什麼會走在一起?隊長昨晚是跟唐柔約會嗎?」

「……這個問題,也不是我們應該討論的。」

許斌沉默了下,不管真相是什麼,他們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吧!

 

王杰希醒來時是在飯店附屬的醫療室,旁邊輪班照顧的柳非及高英杰喜出望外的通知輪班醫生與護士,還有憂心忡忡的經理與許斌,於是一撥人湧入醫療室七手八腳的診療、詢問身體狀況,最後隊員們保證會好好照顧隊長之後,醫療室才恢復安靜。

「隊長你終於醒來了!」許斌幫忙升高床墊。「真是嚇死我們,你怎麼叫都叫不醒,我們原先打算送你到城裡的大醫院。」

王杰希完全沒有這段記憶,只記得他跟唐柔離開小旅館一起搭的士回來,大概是燒昏頭了,室內沒有對外窗,於是他在床上寫了「時間」兩個字。

「喔,你昏了大半天,晚上是閉幕晚會,馮主席要來為這次公益拍攝收尾並精神喊話。」

原來如此。

「沒送你去醫院是擔心節外生枝。」光是經理問他為什麼王杰希會自己一人外出,還淋雨淋成重感冒,許斌一個字也答不出來。

王杰希點點頭,又寫下「唐柔」的字眼。

「她送你到側門之後,就自己搭的士到大門口。」大概是去轉移記者目光了。許斌看了看王杰希讚賞的眼神,還是沒忍住。「王隊是在跟她拍拖嗎?」

──沒有

「呼……」

──尚未

「……」好了,現在是郎有情,就不知道妹有沒有意了。「那王隊晚上還要參加閉幕晚會嗎?」

王杰希點頭,這種場合身為隊長無法不到,更何況也得露個面讓唐柔知道自己的狀況,借公開場合証明自己無礙。

──伴手禮

許斌一頭霧水,「沒看到。」

哦,那應該還在唐柔手上,晚點再詢問該如何拿回來吧。

輸完液,王杰希精神好很多了,回房換上正式點的襯衫外罩微草背心保暖,帶著隊員門來到一樓宴會場所,迎賓告示牌前遇見輪迴戰隊的人。

「王隊,身體好點沒?」江波濤負責開頭,稍作解釋為何他們站在廳外不入內。「我們似乎來早了,服務生還在佈置。」

王杰希點點頭,非到必要他實在不想講話。至於身為輪迴隊中最能讀懂沉默之語並翻譯的男人,要解讀這話太簡單了。

「沒事就好,王隊多保重身體。」但千千萬萬別傳染給他們。

「話說回來,隔壁是好萊塢嗎?」

柳非雖然也穿了小禮服,但是經過他們身旁的男男女女全穿著正式西裝或戴鑽石首飾、露背長禮服等,看得眾人目不轉睛,看得他們感覺自己走錯片場,格格不入。

「好像是什麼商界聚會。」杜明指著迎賓告示牌的字眼。

不一會兒,服務生佈置完畢並邀請他們進入,此時,方銳及魏琛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回過頭,正巧與唐柔面對面。

「王隊,你的感冒還好嗎?」蘇沐橙代表詢問,看著他的眼神卻有半絲揶揄。

王杰希定海神針般沉著,將目光從唐柔身上移開,向蘇沐橙點頭示意,各戰隊陸續進來,幾位女選手又湊在一塊聊天,他找不到機會單獨搭話。

此時燈光轉暗,眾人拍手歡迎聯盟的大家長馮主席入場。

「晚上好,很高興──」

可憐馮主席第二句話都還沒說完,宴會廳的大門猛然被推開,爽朗的喊話及鐸鐸瞪地聲響徹室內。

「抱歉抱歉,飛機誤點,來遲了!」

全廳的人皆驚愣地轉頭,這是誰家誤闖會場的老頭子?幾百雙眼睛如探照燈射向老人,看得對方也愣在原地。

「咦,是紀老?」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義斬戰隊的人。只見樓冠寧等人交頭接耳地確認,身為B市的富二代,都跟著長輩們參加過商業聚會,對於這跺一跺腳就能撼動股市的長輩自然是知道的。

「要不,過去打個招呼?」鍾葉離苦惱,依他們的輩份還沒能到代替家人打招呼的等級呢!若是對方認出來,他們卻沒動作,那便是失了禮數;可是若過去了,結果對方根本對他們沒印象,這面子可丟大了!

「這個嘛……」

紀老聽到有人似乎認出自己,一轉頭,只見幾位面生的青年少女,似乎曾在哪裡看過,可是他認不出來。更重要的是,他應該趕緊前往該去的會場,否則可就糟了。

「抱歉,走錯地方了,那我先離──」

正當紀老準備離開時,眼角卻掃到一位面熟的人,親暱的暱稱便脫口而出。

「柔ㄚ頭!」

握草,這是在叫誰?眾人面面相覷。

「就說妳呢!還想躲,出來!」

就在這時候,有個人默默走出來打招呼,這人選讓大家驚呼一聲──唐柔掛著嘴角的甜笑,實則滿心無奈,怎麼這麼剛好碰上熟人呢?

「紀伯伯,好久不見了。」


(續)

***

呀哈哈哈大家好我是阿襲這篇終於又孵出下一章了(欸

好消息是我終於寫完了手稿,就等KEY稿修改就行了,估計還會出現兩個私設人物,希望我能在下週發完.......

終於可以讓他們結束這倒數計時了RRRRRRRRRRRRRRRRRRR


评论 ( 15 )
热度 ( 40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