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王柔】相戀倒數計時 07(完)

※CP:王杰希X唐柔

※私設:無國家隊,葉修退役,奇妙人士打醬油。注意,此文易斷頭!慎入!

※前面的連結>>01-06


「懂得叫人了呢!」紀老踏前幾步,拄杖聲咚咚作響。「啥時從國外回來了?」

「回來一陣子了。」差不多兩三年吧。

紀老挑眉。「老唐不曉得?」

「爸爸自然是知道的。」

「妳爸知道卻沒說!」紀老一拐杖重重頓地,「那妳現在在做啥?怎麼回B市沒來找我們?妳知道紀奶奶、老李他們多想妳呀!」

「我現在不在B市呀,紀伯伯。」她就是知道才不想回去,回去有參加不完的餐會、相親宴,又不是腦子進水。「我現在在H市當電競選手,偶爾回去再去拜託您。」

「電競選手?」這啥玩意。

「打電玩的職業選手。」

「妳在國外學鋼琴學得那麼辛苦,結果回到國內打電玩!」糟蹋我國大好苗子呀!「老唐他──」

「爸爸自然是知道的。反正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也過得很快樂。」

紀老沉默。唐書森與他們極力想培養一位接班人全然不同,他對女兒的教導方針是「只要健康、快樂就好」,在他看來,唐柔並非沒有能力,磨練一下就有了,而且那個性也適合在商場馳騁,只可惜志不在此。

「老唐真是……唉。」

「紀伯伯別嘆氣,嘆氣就不精神了。您再不去會場,那邊的人會愁得頭髮都白了呢!」

唐柔提醒紀老還有重要的會議,現在只希望趕緊把這尊大佛送離會場,她稍早經過外頭迎賓告示時,還想說應該不會這麼巧吧?哪知真是好事不靈壞事靈。

「顧著跟妳說話都忘了正事。」紀老轉身,倏地又轉回來扣住唐柔的手。「等等,柔ㄚ頭,妳得跟我過去一趟。李老他們都在,妳過來露個面,免得他們等等圍著我問。」

「紀伯伯,我這兒也有會議呀。」

「妳不過來,等等他們要是知道妳在這兒,看他們會不會過來。」

「紀伯伯,您別說溜嘴,他們就不知道了。」

「我年紀大,啥時會說溜嘴自己哪曉得。」紀老突然朝臺上西裝筆挺的男人一喊。「那位先生,借一下柔ㄚ頭,妥不妥?」

「呃……妥、妥的。」馮憲君倏地被點名,一臉矇逼。

眼看推不掉,唐柔只能認命,轉頭朝陳果交代一聲:「果果,我去去就來,有事打電話給我。」

「欸……好……」陳果滿臉寫滿大字的傻,眼睜睜看著不認識的商界大佬帶走唐柔。

「走吧柔ㄚ頭。」得到許可,紀老腳步匆匆就要往會場走。

「好。」唐柔無可奈何,上前扶住對方並推開宴會廳大門。「紀伯伯,我明早就得跟戰隊一塊回H市,只能今晚幫您了。」

「知道了、知道了,妳不就嫌老頭子們煩嘛!」

「您這話可就不對了啊……」

門再度闔上,眾人聽著那詼諧笑鬧的話語,一時之間仍舊無法消化龐大的資訊,上至馮憲君、下至各戰隊隊員只有一個疑問:唐柔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一夜,別說興欣的主事者被聯盟主席強烈關愛,義斬戰隊的人也被請去詢問──畢竟他們是第一個對紀老身份有反應的人。最後馮主席得到了「唐書森」這個關鍵字,秘書手腳麻利地搜尋了下,得知的結果讓馮主席差點心臟病發。

原來是鑲金鍍銀的大小姐!聯盟惹不起呀!

另一組忐忑不安的人馬則是以阮成為首的記者群,從「紀老」、「B市」、「商業」等關鍵字順藤摸瓜,得知那是B市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佬,再聯想到對方同唐柔的親密,怎麼推想都指向唐柔恐怕來頭不小。那麼他們處處針對唐柔的事,會不會被放大做文章?

王杰希倒是對唐柔更進一步的瞭解,怪不得冠軍戰隊對對方搆不成誘惑,她追求的不是冠軍附屬的金錢和名譽,而是根本的達成自我設定的目標與成就感──這份純粹令人激賞。

隔日一早,王杰希仍舊早起下樓吃早點──反正感冒睡也睡不安穩,不如早早起床──餐廳裡只有興欣的蘇沐橙、陳果還有義斬的人坐同桌聊天。就算今日大家就要離開渡假村,仍是改不了晚起的習慣。

「能併桌嗎?」

王杰希端著餐盤過去,除了蘇沐橙以外其他人都有點愣住,樓冠寧第一個回神,熱烈地歡迎他。

「王隊請坐。要不要再點些什麼?這裡沒有的話,可以從外頭送過來。」

「不用了,謝謝。」王杰希咳兩聲,繼續吃那碗吃不出滋味的養生粥。

一時間飯桌氣氛有點沉默,當陳果終於受不了想開口時,服務生帶著一名西裝筆挺的斯文男進餐廳,見著他們嘴角便揚了揚的靠過來。

「是紀家二少。」樓冠寧等人皺起眉頭,正想提醒一下陳果他們,對方卻已走近。

「請問興欣的陳老闆在嗎?我是唐柔的朋友。」

「我是。」陳果被點名只好放下湯匙,幸好還沒塞滿嘴東西。「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來替唐柔轉達消息,她對昨夜帶給諸位困擾深感抱歉,以後不回戰隊了。」

「啥──」

過於驚訝的陳果繃不住形象,不小心喊到破音,還激動得站起身卻撞到桌子又坐回原位。蘇沐橙瞠圓了眼,這種重要的事情,唐柔不可能不先告知啊!

「不可能。」

第一個出聲否決的是王杰希,只見對方話聲鏗鏘有力,大小眼直視斯文男。

「唐小姐不是個會半途放棄的人,況且,沒經商量便單方面說要退役,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不像是她會做的事。想必夏休期結束,興欣還會繼續在賽季裡努力。」

「王隊說的沒錯。」蘇沐橙用力點頭,拍拍陳果的手背安撫。「我們並沒有接到這樣的消息。」

「另外,會因她的身份而困擾的只有她自己。但據我對她的瞭解,唐小姐不是個退縮的人,她寧可扛著外在困擾繼續勇往直前,藉此證明她能在賽場打出好成績,靠得是自身的努力。」

王杰希輕輕地勾起唇角,隔出了斯文男與他們的世界。

「因為電競這個世界,比家世更重要的是努力與才能。」

斯文男冷下臉。「怎麼稱呼你?」

「王杰希。」

「你剛剛的意思,似乎是指家世並不重要?」斯文男嗤笑一聲,「如果唐柔的家世不重要的話,那麼興欣的陳老闆還會招募她嗎?職業聯賽的薪水恐怕還不如唐柔的零用錢呢!」

「我跟小唐認識時,可不知道她是大小姐。」陳果拍桌而起,靠,這傢伙把她們當成為財接近唐柔的鼠輩了!

「哦,妳難道沒想過拉唐家的贊助嗎?唐氏千金的名號在B市上流圈可是赫赫有名呢。但話說回來,圈子不同,混在一起也痛苦吧!不如各自玩各自的,省得還得調整彼此的身價。」

「想必這就是唐柔拒絕你的主因。」

王杰希語出驚人,好幾雙眼唰地看向他,到底是怎麼得出這答案的?這男人是唐柔的追求者?

「你──」

「仗勢著不是親手打拚而來的榮耀鄙視他人,想必你的傲慢是她拒絕你的原因。」

「說得好。」

突然間門口傳來鼓掌聲,唐柔不知何時倚在門口,樸素但俐落的日常妝扮,素顏的她不急不徐地走到桌旁,但那氣勢卻如冷焰撲來,陳果與蘇沐橙後頸的毛的豎了起來。

「紀伯伯在找你了。」唐柔皮笑肉不笑地下逐客令。

「妳真的要繼續當電競選手浪費青春?」

「那與你無關,不是嗎?我非常不喜歡你造謠。」

斯文男雙肩一聳。「只是開開玩笑──」

「但我並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唐柔傲然回瞪,她最厭惡有誰想強迫她走上對方預想的道路,就算是所謂的「我是為妳好」也一樣。好或不好,她自己最明白,就算最終得到壞的結果,那也是她的選擇。

「你可以回去你的世界了,免得降低你的身價。」

「……唐柔,妳這麼天真,真以為妳的隊友、老闆會挺妳一輩子嗎?或許她們最初不是因為妳的身份而與妳走一起,但最終,『唐書森的女兒』這身份將會成為主因。」

「你這麼直接的剖析你接近我的理由,還真是不容易。」唐柔反唇相譏。「但你越想挑撥離間,我就更不想接近你,當然,更不可能會喜歡你。」

斯文男臉色鐵青,嘴角的假笑幾乎掛不住:「哦,那妳喜歡誰?誰會真正喜歡妳這個人,而不是妳帶來的『附加價值』?妳後面那個大小眼嗎?」

「對。」

唐柔的回應悍如削鐵寶刃,一下子削掉斯文男的反擊聲音,而眾人的下巴都快掉到桌上,但最驚訝的還是王杰希,只見他的小眼都瞪得跟大眼一樣大。「還有,他叫王杰希,請你記好這名字。別讓人認為紀家人是沒有家教的。」

甫說完,唐柔回望王杰希,拋出一個邀請:「王先生,你似乎忘了一樣東西在我這裡。」

「唐小姐指的是?」

「我們一起去買的伴手禮,還放在我房間,太重了,提不了,你不過來拿嗎?」

此話一出,陳果與蘇沐橙立即明白唐柔前晚外宿,除了因大雨回不來以外,兩人還共度一夜啊!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

意會的王杰希咧開嘴角,順水推舟地與唐柔離開餐廳,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原本嚴肅的氣氛急速轉換,在場的人們再度接收龐大的資訊。

「所以,他們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這個……」興欣兩位妹子思考,暗戀是搞一段時間了,但相戀嘛……「我們也不曉得。」

「嗯……我感覺我們剛剛似乎成了『禮成』的見證賓客。」

「醒醒吧,我們頂多是背景布啊!」

 

搭電梯而上的兩人同處狹窄的鐵盒子卻沒半點尷尬,他們在鏡裡四目相對,隨即對視一笑。

「唐小姐,要不要來微草試訓?」

「謝謝,不用了。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妳現在是什麼生活?」

「我有一隊好戰友、一個好老闆、一項能數度追求而永不放棄的目標,還有一個叫王杰希的男朋友。」

「這麼巧。」王杰希挑眉。「我剛剛也找到了女朋友,她叫唐柔。」

唐柔側過頭,踮起腳尖湊向滿眼笑意的王杰希耳邊,他則虛扶著唐柔的後腰。

「那麼,未來請多指教了,王先生。」

 

(全文完)

***

我終於!!寫完這篇啦!!!!!!來人啊!!!放鞭炮啊!!!!

從2015到2018,四年了,我居然能碼完這個坑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16、17年的年更,到18年的現在我終於想到結尾一次搞定,痛哭流涕!

故事就收在這裡,倒數計時結束,王杰希與唐柔終於可以開始相戀了~

在2月前處理完這份稿債實在太棒了,謝謝還記得這篇的人,如果願意留點文章的感想給我,我會很開心的(比心)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