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王柔本】《人生四喜》試閱01

人生四喜,始於相遇、相知、相惜、相愛。


※CP:王杰希X 唐柔

※此為出本的試閱連載,不會在網路上放完全文,大概會放接近一半的量,特此告知

※原作向,有私設,步調慢慢來~

 


 

 

興欣網吧是H市裡數一數二的大型網吧,幾千台的機子分區排開、佔地大還分上下樓,再加上地利之便──H市的榮耀電競戰隊:嘉世俱樂部就在對街,這網吧便成了粉絲蹲點堵選手的好地方。

而這網吧的老闆娘是附近知名的美人,更是個知名嘉世粉,為人又爽朗,對於網吧經營也有一套吸引客源的方法,像是特地購置一套大型投影器材及布幕,當各戰隊比賽開始時轉播嘉世的戰況,附近民眾也能到店內觀看比賽,生意火熱。

夏日時分H市炎熱不已,風吹來都是熱騰騰的像火爐裡的風,而太陽底下來來去去的人就是正被烘焙的麵包,網吧的早班人員拎著包子豆漿、打著大大的呵欠晃來準備上工時,發現店門口站著一名短髮美人,水藍色的連身長裙隨風飄飄,左手還拖了個小型行李箱。

他想著這人是來找網吧找人的、還是來問路的?不管如何,這似乎是個搭訕的好機會啊!趕緊藉著店家反光的玻璃整理儀容,他深深後悔今天怎麼穿得如此邋遢,連頭髮都沒用髮膠抓個時髦造型。

「咳,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美女聽見問話後轉過頭來,他吸了吸口水,雖然剛剛只看到側臉,但就如他所料的,是個大美女啊!短髮造型讓人感到有些銳利,但是對方的氣質馴化那股銳氣,大側邊瀏海塞在耳後,烏黑的大眼睛平靜的與他直視,白白淨淨、明眸皓齒看著就賞心悅目。

「這網吧還有招人嗎?」指著招募人才的紅單,美女連聲音也很好聽啊……

「有有有,我就是這間網吧的員工啊!」他趕緊拍拍胸脯,這麼美的妹子若能一起工作豈不是爽翻了!而且近水樓台先得月啊,只要好好把握機會,他就能擺脫那群單身漢集團,成為朋友間第一個脫團狗啦!「我們還沒請到人呢,來來來,我帶妳見老闆娘,放心,我替妳說一定可行的!」

唐柔微微一笑道謝,拖著行李一同進門,迎面冷空氣撲來褪去一身暑氣,早上網吧裡的人零零落落的,櫃台人員打個大呵欠都能看見裡頭有幾顆蛀牙,那人才剛想抱怨早班的怎麼這麼晚來,擦去眼油才發現早班的後頭跟著一位美麗的妹子,忍不住指著對方顫聲問道。

「靠,林勇,你何時交了個漂亮妹子!」櫃台人員直想搥心肝,林勇這殺千刀的騙子啊,七夕那日才剛跟大夥到快炒店,邊喝酒邊詛咒那些出來秀恩愛的脫團狗,吃方便麵沒調味包、上廁所沒水洗手!

林勇抬頭挺胸一臉得瑟樣──完全忘記八字根本沒一撇──才剛想順著話尾擺擺樣子,沒想到美女以一種溫和但肯定的語氣,否定櫃台人員及林勇的猜想與美夢。

「我看見你們有在徵人的單子,所以這位大哥熱心的要帶我進來找老闆。」

「原來如此,沒問題,我幫妳叫老闆娘。」櫃台人員拉出好大的笑容,踩著階梯三步併成兩步的奔上二樓。

無視於林勇的哀怨,等待期間她左右轉頭察看,這網吧頗大還分了吸煙區及禁煙區,櫃台後方則接著一大櫃食物及香煙,環境還蠻舒適的,至少不是想像中的龍蛇雜混。

「誰要應徵?」樓梯處傳來一道爽朗的乾淨聲音,唐柔轉過頭看見一個綁高馬尾、穿著簡單牛仔褲的女人從二樓步下來,大眼睛與她四目相對剎時浮出驚訝,雖然訝異對方如此年輕,但女人首先拋來禮貌性的微笑。「哎,妳要應徵嗎?」

「是的。」

「妳跟我來,裡頭比較好說話。」對方微微瞠大眼眸又瞟了她幾眼,帶著唐柔推開櫃台後的隱藏櫃門,裡頭竟是個小休息室,她側過身將行李箱拖進去後,只見對方又探出頭朝外邊喊,「倒兩杯茶來啊!」

唐柔規規矩矩的坐在小沙發上頭,老闆娘坐下來順勢打量她腳邊的小行李箱,員工速度快,一下子便把茶送來了,頗有種想留在原處的意味,但被老闆娘瞪了一眼後又灰溜溜的跑了。

「妳有帶履歷表來嗎?」終於趕走閒雜人等,老闆娘總算可以好好應徵了。

「沒有,其實我是路過發現這裡有在招人。」唐柔勾起笑容,這的確是一次臨時起意。

「哦,沒關係,我跟妳說一下我們的工作內容。」老闆娘沒過問太多,突地終於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對了,忘記問妳的名字,我是陳果。」

「唐柔。」輕聲報出自己姓名,唐柔的微笑依然穩穩的掛在唇邊。

「基本上是三班制,早班、晚班跟大夜班,目前大夜班有人專職,除非臨時變故需要幫忙代班,否則都是輪班。」陳果喝了口茶續道,「早班是早上七點到下午三點、晚班則是下午三點到晚上十一點,工資約五千元,過年跟假都有放,有什麼想問的嗎?」

「沒有。」唐柔覺得這工資與工作內容頗為合理,何況現在的她並無特別想做的事,旅途也該歇歇腳了。

「哦……那妳有住的地方嗎?我們有包食宿。」陳果對於唐柔這樣氣質不凡的女孩,竟會願意來做網管感到不可思議,對方看來該是進校園當學者,或是一般公司工作的人,不過這恐怕並非她能過問的事情,話說回來,只要為人正派、手腳乾淨就行了。

「沒有呢。」實話說,唐柔今天才剛到H市。

「我記得宿舍還有床位,先帶妳過去看看,沒有的話,樓上還有間小套房。」

唐柔點頭,包食宿的話就方便多了,省去她還得租房的事。

兩個爽快人敲定事情後,陳果請唐柔留下基本資料,緊接著帶人過去宿舍;外頭的人一確定美女要留下來工作,林勇等人都開心不已,以後都有工作的動力啦!

「這是唐柔,以後跟大家就是工作夥伴了,好好教人家、別毛手毛腳的啊!」陳果警告性的瞪去一眼,真擔心這群去死去死團嚇跑新人啊!

「陳姊放心啊,我是林勇,跟妳一樣是早班的!」林勇還想要多自我介紹些卻被另外一位擠走,最後通通被陳果趕回工作崗位,帶著唐柔殺出重圍招輛的士往宿舍前進。

「他們沒惡意,只是太開心了,希望妳別放在心上。」陳果為自家員工緩頰,然而唐柔鎮定的模樣似乎並不受影響,這讓她對唐柔的印象更好了幾分。

抵達租來當員工宿舍的小區,外頭剛好停了一輛小貨車,拖著行李箱進入員宿,陳果大手筆的租了左棟的一樓到二樓區域當宿舍,她從皮包拿出一大串鑰匙將人往二樓帶,路過走廊發現203寢房門大開著,倚著門框朝裡頭指手畫腳的正是網吧員工之一的小楚。

「怎麼了?」

陳果納悶不已,小楚聽見聲音後乖乖的喊了老闆娘,再看見拖著行李箱的唐柔,意識到後頭的短髮妹子大概是新員工,只是恐怕住不進來了。

「陳姊,這間漏水不能住人了。」退到一邊讓陳果一探房內究竟,只見房裡工具散落,水電工跨在鋁梯上頭抓漏,所有傢俱都移了位、上頭還覆蓋一層灰,要住人還得好好整修。

「之前不是就請人來修了嗎?怎麼又漏水?」在陳果印象中,這事之前就上報了。

「工都排滿了,現在才有空。」小楚指著水電工,無奈的向陳果說:「陳姊,我看那妹子是沒辦法住這間了,抓漏不好抓、而且雨季要來了,阿宏還沒離職前每次下雨都要接水桶,這妹子現在搬進來的話,晚上睡覺就有伴奏了。」

看著一地狼藉,的確不是個能住人的地方,陳果摸摸鼻子將唐柔又帶回網吧,將人拖來帶去白跑一趟感覺蠻過不去的,於是她提出折衷的方案。

「抱歉,帶妳白跑一趟。」

「不礙事,我──」唐柔對於這事並未放在心上,原想跟陳果說她可以自己找房子或住飯店,但陳果的嘴巴動得比她快,一下子便截去後話。

「其實我就住在網吧二樓,有套房隔間,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還有另間空房可以給妳住,這樣妳上下班也方便,如何?」其實陳果本來是擔心員工都在網吧吃住,生活起居都被限制在這棟樓裡,誰承受得住呢?

可都已經說是包吃住了,總不好意思叫人提著行囊到外頭自己住吧。

幸好唐柔是女的,而她好久沒跟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有個室友也能相互照應。

  「那就麻煩了。」唐柔也不扭捏,既然老闆都開口了,于她也是個方便的提案,那還是別違了對方的美意吧。

唐柔安頓下來後,上工的情況頗為順利,雖然跟她本科所學不同,但她吸收極快,與同事間的相處也頗為融洽,待人處世的應對進退極有分寸,所有人都能夠清楚感覺到唐柔必然是個家教良好的女孩。

這麼一來就很奇怪了:這樣好人家出身的女孩,怎會自己拖著行李來應徵網管呢?

「會不會是離家出走的啊?」員工在休息室裡邊吃早餐邊討論,對於唐柔這人,大家除了欣賞之外就是好奇,沒辦法,唐柔的氣質在網吧裡就是獨樹一幟,看來會當網吧妹的類型,更別提對方一臉心安的在此工作,頗有落地生根的跡象。

「哪個千金大小姐會甘願來當網管的啦!而且逃家不是都往國外去嗎?」小楚撇撇嘴,千金小姐都嬌生慣養、沾不得一點髒,輪到唐柔負責打掃廁所可沒聽對方唉唉叫過。「不然林勇你說說她做網管是想圖啥啊?」

「笨,當然是躲人啊!誰會料到人是躲在又黑又暗的網吧裡呀!」林勇堅信自己的推測無誤,這一定是命運的相遇。

「這話要是讓老闆娘聽見了,你就準備去把各個日光燈管好好擦一遍吧。」百來枝燈管擦一擦,八成脖子會扭到痛上三日。

「別啊!同事一場,別告訴陳姊啊!」林勇噴哭,一時口直心快。

「哼,反正你覺得怎樣就怎樣吧。」小楚放棄與沉浸在幻想裡的人進行溝通,「話說回來,不管唐柔是為了何事來當網管,若她真的是千金大小姐……你還是醒醒吧!」

「戳什麼心窩子,人幹事嘛!」林勇眼淚真的要噴出來了,讓他懷著美夢會死嗎?

「這是同事一場的友愛,提醒你認清現實別再做白日夢。」小楚打個呵欠,聽到外頭傳來的腳步聲後終止這個話題,畢竟腳步聲是從二樓下來,不是陳果就是唐柔。

一轉頭,開門進來的正是話題女主角。

「早,要豆漿還是牛奶?」瞥了眼唐柔如常的神色,小楚使了個眼色給林勇,這傢伙最好機靈點、別一股惱的問人失禮的問題!

「牛奶,謝謝。」接過同事遞來的牛奶,唐柔吃飯優雅但其實速度頗快,其實林勇跟小楚的疑問她都聽見了,甚至林勇跟其他男同事眼底的愛慕也都一清二楚,不過這些人沒一個敢當面問她,她若自己跳出來說豈不是讓其他人尷尬?

對她而言,這些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要解釋估計也是件大工程,想想還是算了吧,橫豎她就是唐柔、唐柔就是她。

不過這倒是讓她想起一件事,她得打電話回去報備一聲。

「抱歉,我打個電話。」在其他同事的眼神疑惑下,唐柔拎著口袋中的手機走到網吧外頭撥號,掐算了時間點……應該不會影響到父親的工作才是。

不一會兒,電話便接通了,話筒裡傳來父親唐書森敦厚的嗓音。「怎麼了柔柔?」

「爸,我找到工作了。」脫離網吧門口的範圍,熱空氣包圍了她,盛夏的熱氣舔舐著她的肌膚,將髮絲撩到耳後固定,唐柔靠在店與店間的柱邊通電話。

「什麼工作?」背景音傳來幾道女聲交談,唐書森和藹的詢問女兒近況,這事比那堆待批准、待簽章的文件來得重要得多。

原本將女兒送到國外學琴,不過自家女兒的性子他是知道的,有目標就衝勁無比、沒目標就懶洋洋的,因此當鋼琴再也提不起她的興趣時,就直接從國外休學回來。

而回到國內後,唐柔百無聊賴的說要四處走走散心,唐書森想想也好,如果這樣唐柔可以開心的話,何樂而不為呢?於是隨女兒去了。

基於安全問題,他依然有派人隨時注意唐柔的動向,唐柔也不是恣意妄為的人,每到一個落腳處都會自動打電話回報。

「網吧的網管。」毫不扭捏的說出目前的職業,唐柔覺得這工作輕鬆的愜意,而且老闆及同事都蠻好相處的。

「網管是做什麼的?」唐家集團雖然全國排得上名稱,但並未涉足電子科技業,唐書森本人天天忙著賺錢做生意、平常總是拿鋼筆簽文件及資料,偶爾才滑一滑平板電腦看股票資訊,對電腦還真是一竅不通。

「管網吧電腦的。」唐柔換了個簡單易懂的說法,也不好意思佔用父親工作時間──她想,旁邊待簽的文件必是如以往般堆積,而秘書們正一個個列隊等待──因此她笑著與父親道別,在掐斷電話線前,唐書森的問句透過電話線傳來。

「柔柔,妳過得快樂嗎?」

「嗯。」給予正面的回應,唐柔覺得現在的日子沒什麼不好,而她也明白這就是自家父親最大的心願。

「那就好。」

──希望她一輩子都快快樂樂的,這樣就好。


(續)

***

嗚呼呼呼,因為要開始修稿了,所以我終於鼓起勇氣來放了(掩面)

說真的前面沒什麼大眼的橋段......我對他有深沉的愛(欸)

預計是明年2月場的本子,發文的狀況就看我稿子修的狀況跟基三渣得狀況(......

文章一樣世界白話(痛哭

看12月底能否發預定吧(艸)

希望你們喜歡嘿>UO


评论 ( 10 )
热度 ( 33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