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王柔本】《人生四喜》試閱05

人生四喜,始於相遇、相知、相惜、相愛。

 

※CP:王杰希X 唐柔

※此為出本的試閱連載,不會在網路上放完全文,大概會放接近一半的量,特此告知

※原作向,有私設



王杰希退出競技場後,第一次發現也有他難以預料的事。

或許不能這麼武斷的混為一談,但是有很多別人預測不到的,其實對他而言一點也不意外。

「奇怪的姑娘……」

這叫唐柔的姑娘,他從第一日車輪戰中與對方交手時便處處留心,以他身為隊長的眼光來看,這絕對是個可造之材。

最初用車前子的帳號測試這對人馬時,這位戰鬥法師身上就有葉秋的影子,不過在手法跟意識上跟葉秋截然不同。

同為戰法,葉秋的手法老練,第一招時後續的第二招、第三招早已備好,旁人看來行雲流水的招式銜接是十年經歷的累積,意識上高出這位叫寒煙柔的戰鬥法師不知幾倍。

但真正讓他另眼相看的是這姑娘的心理素質。

「之後的加練,雖然不是強制要求,但我希望你們都能參加。」

「呃!」

當時王杰希在訓練室裡宣佈要刷葉秋這位BOSS時,隊員們一臉震驚與錯愕──榮耀界裡的第一人,隊長竟然要他們與葉秋對打!

王杰希從他們的眼裡讀到驚疑與擔憂,但是晚間加練一個不落的通通到場,不管是因為威嚴還是其他因素,總歸是好的局面。

雖然葉秋訂的規矩五花八門,但是入門券非常容易取得,就是打敗這個放在網遊裡可算高手、但在職業圈裡分分鐘被虐成渣的寒煙柔。

最後一戰,王杰希毫無懸念的拿下勝利,明明已被十個人輪番虐過,寒煙柔的攻勢依然凌厲,每一刺、每一擊都帶著意欲擊中他的意圖,高昂的鬥志彷彿傳透螢幕而來,這位拿著戰矛的女戰法,令他無法輕忽。

顯然的,除了他之外,似乎沒人覺得這個女戰法有什麼可取之處,因為隔日詢問整隊人馬,竟沒有任何一人錄下與寒煙柔戰鬥的錄相。

「有這個叫寒煙柔的資料嗎?」王杰希去信詢問中草堂會長車前子,但對方給予的資料並不齊全,這人跟君莫笑一樣都是憑空冒出來的強敵。

「我們再多方打聽打聽,有新資料會回覆您。」車前子畢恭畢敬的回覆。

「好。」王杰希輕敲鍵盤沉思,寒煙柔既然被葉秋帶在身邊指導,甚至要對方接受慘無人道的地獄式訓練,必然有其意義。

雖然葉秋退役前,嘉世的戰績比起往年稱得上是「一榻糊塗」,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團隊內部出現問題,職業圈裡跟葉秋交手過的人,誰敢說對方狀態下滑?那不過是嘉世丟出來的理由罷了。

現在葉秋於網遊裡掀起腥風血雨,依他來看,各大公會是打不過葉秋、更別提對方也有隊友的幫忙,很快的會上報到戰隊高層,連帶影響未來的動向;再加上競技場賭局裡的材料,不難猜測葉秋未來必想復出──或許該說,帶著一隊新人馬再次進軍職業聯盟。

因此王杰希對於葉秋帶在身旁的成員都很上心,每一個都可能是微草未來的對手。

「要不要跟我打一場?」

「好啊。」悅耳的女聲輕快回應,明明才剛輸給柳非幾次。

──所以才有親自下場與對方一試的念頭,與唐柔的比賽,雖然只是業餘對戰,但是王杰希沒有任何的放水,他想試試對方的程度,以及在絕對碾壓的實力落差之中,唐柔會有怎樣的反應。

事實證明,王杰希對唐柔的側寫並沒有錯。

越挫越勇、勇往直前絕不退縮,心理素質與戰鬥風格一樣強悍的人,這人適合擔任攻堅手,更是微草欠缺的、可以破開戰局的人才,因此他順勢提出試訓邀請──此時他忘記微草裡也有一個戰鬥法師肖雲──看到好苗子就想淘來為微草添磚加瓦。

王杰希原以為這邀請勢在必得,哪曉得下場是慘遭滑鐵盧!

「謝謝你的邀請,但是我得婉拒你的好意。」

唐柔字正腔圓,柔和但堅定的拒絕了他,剎那間令王杰希錯愕,腦袋思考速度一向超越旁人的他,首次有種當機的感覺,就像一臺暢行無阻的飛機突地被一顆地對空的追蹤飛彈擊中般。

當唐柔說到自己的生活過得不錯且有目標時,王杰希忍不住順勢詢問,究竟是怎樣弘大的目標讓一個極有天賦的人才,甘願放棄成為職業選手的康莊大道,選擇在網遊裡載浮載沉?

畢竟戰隊在網遊裡培養的公會都是為了戰隊做準備,無論是供應銀武材料或是尋找優秀隊員,成為職業選手是榮耀玩家的終極目標。

而這個唐柔卻毫不猶豫的推掉他的邀請,沒有半點的遲疑、更不是所謂的欲擒故縱,這勾起王杰希的興趣──下一瞬當他聽見唐柔說出自己的目標時,他無比確定這位正與他交談的女生,絕非一般人。

打敗葉修。這是唐柔的最終目標。

這聽來多不可思議,無論是鬥神一葉之秋或是散人君莫笑,榮耀教科書的稱號可不是說說而已,唐柔應該也知道葉秋的強,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拍馬追上,但對方說出口時是如此堅定。

若是其他人聽見一個二線職業選手都挑不過的榮耀新手,立志要打敗一個屹立在榮耀頂端多年的頂尖大神,恐怕將被人嘲諷得一無是處。

但王杰希不同,面對唐柔立下的目標,他倒是相當感興趣,唐柔究竟為何會想打敗葉神?他們之間有過節嗎?唐柔又能爬到多高的高度,最後能否如她所言成功打敗葉修?

王杰希期待這後續。

但他也不會放棄將唐柔挖角到微草的可能性,這次邀請可說是他唐突了,因此王杰希替未來埋下解套的伏筆──如果唐柔真的願意跳槽到微草的話,他隨時歡迎。

「隊長要吃宵夜嗎?」王杰希從活躍的思考中回神,發現訓練室裡人差不多都散了,而他極費心思照顧的高英杰有些膽怯的詢問他的意願。

「不用了,你們去吃吧,早去早回。」婉拒邀請,王杰希並不想讓隊友吃得戰戰兢兢。

「還是隊長想吃什麼,我們幫你買回來?」高英杰詢問備案,其實他們很想跟王杰希一起吃宵夜,可是隊長看來並不怎麼想跟他們一塊。

「那幫我買瓶熱牛奶。」王杰希的大小眼掃了高英杰一眼,微側頭說道。「去吧,別太晚回來,我會查房。」

「好的。」高英杰點點頭,隨後跟著大夥離開,王杰希照舊是最後離開的人,回宿舍路上收到訊息,他購買的東西已送達,於是旋轉腳跟往樓下收發室走去。

「王隊喜歡這種小玩意啊?我兒子也很愛呢。」收發室阿姨指著小盒子裡的東西,她已經幫王杰希收了好多次了。

「是啊,能動手益腦,很有趣的。」王杰希在簿子簽下姓名,蒼勁有力的字跡謄滿格子,揮手與阿姨道再見,他將盒子挾在腋下往回走,拿到訂購許久的小玩意,出師不利被拒絕的納悶都一掃而空了。

經過一星期又迎來與葉秋對練的時刻,王杰希的焦點反而集中在唐柔身上,親自下場與對方打了幾把,明顯感受到唐柔在短時間內進步飛快,除卻本身的天賦以外,有大神一對一指導,這要再沒任何進步,可枉費王杰希的關注了。

「上次我的邀請,唐小姐有任何改變心意的想法嗎?」中場休息,王杰希再一次提出邀約,但唐柔約莫是生來打他臉的,再怎麼高強的戰隊、拿過再多的冠軍都無法成為打動唐柔心意的條件。

「抱歉,現在的生活還是挺好的。」唐柔輕笑幾聲,再次回絕。

「沒關係,我會繼續期待的。妳若改變心意,歡迎隨時告訴我。」

「好的,謝謝。」

拒絕微草戰隊隊長親自邀約一事,還是接連拒絕兩次,若是被其他人知道恐怕唐柔會被批評為不知好歹的傢伙,不過王杰希倒沒有什麼被冒犯的感覺。

他的思維向來不與眾人在同一個步道上,他有他獨特的思維,當所有人對於一件事並未有任何疑問時,王杰希往往就是跳脫既有思考的人;或是常常眾人繞很久繞不出思考的象牙塔時,他的腦袋早已百轉千迴,反而不解眾人不解的原因究竟為何。

這部分自然而然的體現在他的風格、他的手法之中,因此享有魔術師的盛名,並在出道時打破新秀牆!

不過,後遺症也相當明顯,因為思緒過於跳脫導致隊員難以配合,他意識到自己必須改變,讓自己能夠配合微草。

至於唐柔的二次拒絕,王杰希不意外,他本來就是試試看能否從葉秋手中挖走這個好苗子罷了,真挖不走的話,那麼他一如他給予的承諾一樣:繼續期待並且關注。

 

第八賽季全明星賽場初見唐柔時,王杰希有瞬間的詫異。

唐柔會是怎樣的人,王杰希身為跟對方接觸過的第一線自然會有些猜想,但是對於職業選手而言,注意的是技術、有無發展性,聯盟看重的才是顏面。

而他想邀請唐柔到微草,無非是因為看中對方是塊可細細雕琢的璞玉。

因此在最初的詫異過去後,相對於眾人驚豔唐柔本尊的美麗時,王杰希反而相當鎮定,至於微草裡與唐柔交過手的隊友們,各個都是雙眼放光、張大了嘴,誰也沒想過這天天被他們虐的人是個大美女。

對於美女,總是可以給予一些特權的。

王杰希的心思集中在全明星賽場上的障礙賽,唐柔參加的正好是爬高塔,對她而言不啻為一個好訓練,或許是因為入門時間短,唐柔空有手速,但是意識及判斷方面就像一塊白畫布,等著人慢慢帶領、描繪──這也是為何王杰希與唐柔對戰後,立即出手邀請的原因之一。

帶隊帶慣了,套入的無非是隊長思維,王杰希看著螢幕上的唐柔、腦袋裡轉的是一個個訓練方針,微草隊員見隊長酷著一張臉,誰也沒膽與隊長搭話──他們剛剛才聽柳非說,隊長似乎在第一輪與唐柔對戰之後,常常在他們組隊被葉神當菜虐時,跑去競技場與唐柔一對一對戰──只敢小聲討論。

「隊長跑去虐寒煙柔幹麻啊?」梁方不解,不過是個菜啊,值得隊長關注?

「會不會是想挖角啊?」李亦輝提出可能性。

「再挖一個戰法幹麻?」柳非用大姆指比比後排的肖雲。「肖雲就是啦。」

「……」中槍的肖雲面色陰沉。

「專心看比賽。」王杰希聽到碎語,頭也沒回的說,微草隊員立馬挺直背脊認真看比賽。


(續)

***

是的,接下來就是大眼+大眼+大眼......裡面是我深深深深深沉的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終於修完第二章了可喜可賀,每天都在基三與稿子中拉鋸(吐奶)

歡迎跟我說說感想喔(艸)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