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泰瑞CC】只如初見

※CP:泰瑞爾XCC

※唔嗯......練習跟側寫人物......小短文.......OTL

※我也不知道這會不會是之後文裡的一段或開頭,別問,泰C的故事這幾天一直在腦袋裡轉快把我煩死了(欸


只如初見。


泰瑞爾是標準的潘德莫尼出身的工程師。

基因優劣加上人為淘汰雙重門檻下,存活的工程師。

他跟諸多號稱是「萬中挑一」的工程師沒兩樣:人上人的傲氣、頭腦好、工作實驗狂、自視甚高,拚命學習以便哪一日可坐上高階工程師之位。

喔,還有一點,好辯。

對泰瑞爾而言,真理越辯越明,當然,他並不常活在自己世界裡對某某某長篇大論--說實在話吧,潘德莫尼就是小型蠱巢,每個工程師都有自己的看法兼之心高氣傲,誰容得了誰在面前指指點點,說這個研究方法不對、哪個研究步驟更好更精確?

得了吧,排擠不是沒有原因的。天縱英才是原因、狂妄自大是原因、不懂察言觀色也會是原因。

不過比起C.C,泰瑞爾好上太多。至少遇到攻擊絕不會苦哈哈的笑著承受。泰瑞爾會以此為目標,更努力的爬上攻擊者的頭,最好能一把踩斷對方頸椎。

小型蠱巢,鬥爭之下誰會勝出?


至於C.C可說是奇葩,高階工程師之女,遺傳到父母的優良基因,智商高、能力好,內在滿分、應對零分,同事說「像誤入狼群的白兔」。

但是鮮少有人能在工作上挑C.C的錯,共事過的人不解C.C的腦迴路,明明看起來在想其他事情、下筆卻如有神助,偶爾還能聽見「咦我怎麼寫了這個」的詭異話語。

潘德莫尼的工程師是理性的人群,但偶爾討論起C.C總忍不住套上附身說。

C.C個性軟,幾乎不曾發火過,天大事都像沒事,雲淡風輕的在小天地裡活著;她很少與人爭,競賽類、工作類都一樣躲得遠遠的,卻還是被抓出來推上前線。

愁眉苦臉的推拒,成為別人眼中的矯情;解釋如隔靴搔癢,令人聽不入心。是了,偶爾還會岔題--如果剛好講到她專精或感興趣的範疇時。

漸漸的她便一個人了。

直到C.C被洛斐恩收為學生,這才與泰瑞爾有所交集。

耳聞過彼此大名,卻在洛斐恩的辦公室裡初相見。

C.C一腳還沉浸在幻想世界中未能脫出,在泰瑞爾主動自我介紹並伸手示好時,她的唇角因幻想的美好而勾起一抹淺笑,手掌交握的溫度與力度才讓她真正清醒,回歸靦腆而容易緊張的本性。

「你好,呃,我是C......」

「我知道妳是誰。」

「呃......」

泰瑞爾掛著微笑卻讓C.C背脊都是汗,小動物般的直覺讓她明白眼前這粉色頭髮的男人習慣性的掌控話事權,她在心底深深嘆氣。這是她最不會應對的人了。

雖不解C.C為何一臉慘澹,但是泰瑞爾做夢也想不到是因為自己,或者說,他沒把自己當成是原因之一。


爾後泰瑞爾回想時,總是會想到初相見的情景。想到C.C的淺笑、還有那一段共事的時光。

想到後來自己顧著追上C.C而忘卻自己設下的目標,只一心一意的想追過對方,讓她知道自己並不比她差。縱使他知道C.C根本沒把他當成競爭對手,她一向不願比較優劣勝敗。

卻沒有再之後了。

陽光透過窗櫺灑在桌面,泰瑞爾敲著光影處,爾後用指腹輕輕撫著,像在撫摸著誰。

這人生,為何不能只如初見?


***

泥悶不要問我為什麼突然寫泰C,我從來就不知道我腦洞啥時打開(O

泥悶不要問我這到底在寫什麼東西,我想這就只是練筆!

我第一次寫這兩隻(爆炸)好難(爆炸)

我會記得回去再看十遍R卡但是我得先寫完其他本子再說(爆炸)

這可能會是之後的開頭,吧,我不確定OTL

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把泰C初略的大綱打好了,然後呢,這幾天那劇情就一直在腦袋裡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X)......

泰瑞爾大爺你放過我吧,我已經先幫你插隊了放我回去寫威廉吧謝謝......(爬走)

也謝謝看的你們,歡迎說說,你們懂>UO(?

评论
热度 ( 8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