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BL】〈天生注定我被攻〉02

※大概是……表裡不太一的醫生攻X內包裝不符的早洩受(?)
※傻逼甜的故事,力求帶給眾人歡樂(!?)
※文中涉及的病症這輩子阿襲沒能經歷過(下輩子就算有也不想經歷),所以只能拜辜狗大神找資料,若有誤……正常(咦)
※好久沒碼原創了,我會努力碼完,求求泥悶給我感想,地方的阿襲需要動力╭(.-.╭ )╮(欸


殷維恭人在超市裡推著推車買菜療傷,興趣之一是煮菜的他,心情不好時就會買一堆菜大展身手,煮一大桌吃都吃不完的滿漢全席,然後當成敦親睦鄰、救濟親朋好友的伴手禮,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只要殷維恭招呼去拿飯吃,就是他心情低潮的時刻。

雖然這麼說很對不起他,但是,總是忍不住希望──

殷維恭多失戀幾次吧!讓他們天天有好料可以吃!

拿起冷藏櫃裡的牛排往推車丟,殷維恭丟了第二塊牛排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買成兩人份,他原本打算晚上跟麥克共進晚餐,順便告訴對方他去看醫生了這事,但是……現在也不需要了吧。

默默的把第二塊牛排放回原位,殷維恭找不到人陪他吃晚餐,說好要絕交但當然沒有絕交的易曦在傍晚時把他扔出家門,拍拍屁股爽朗的去跟男朋友約會了。

「易曦你不吃喔?我要煮菜耶!」完全忘記才剛發誓說不絕交就是小豬的……「小豬恭」,看著易曦穿衣戴帽,納悶的詢問。

「沒啊我約了人吃飯。」易曦喬了一下帽子。

「吃什麼啊有我煮的好吃嗎!」

殷維恭抗議,他的手藝可是媲美五星級大廚,還無師自通的耶!

「吃小鮮肉,」易曦斜睨的一眼滿滿是鄙視。「你是小鮮肉嗎?」

「再見不送!」

──想想易曦有小鮮肉可以吃,而他孤家寡人一個只能吃牛排,就覺得心裡不平衡,他也好想要吃小鮮肉啊!

自己吃飯真是孤單寂寞冷,殷維恭滑開手機試圖尋找朋友一同吃飯,但是通訊錄上的人名,不是有女友就是有男友,他也不想找歷屆舊情人,只會更觸景傷情。

「難道真的要去GAY BAR或是用約砲軟體釣人嗎?」殷維恭盯著手機,一陣天人交戰後默默將手機塞回褲袋,要他第一次就跟完全沒見過面的人吃飯,感覺很奇怪,何況又不是以交往為前提的見面。「好歹要吃飯也要知道彼此名字啊……」

嘟嘟嚷嚷的挑選食材,末了又拐個彎跟婆婆媽媽搶即期特價品,靠著手長搶到最後一塊鮭魚腹,殷維恭覺得心情好多了,有餘裕思考要變什麼花樣煮,「這塊要醃味噌好還是鹽烤好呢?」

提著兩手滿滿的袋子,殷維恭將物品放到腳踏墊準備返家時,一段「FUCK YOU~FUCK YOU~」的鈴聲伴隨震動從褲袋傳出,由於太靠近褲襠令他小小呻吟,趕緊抽出來接聽,迎面就是學弟歡快的聲音直擊,還外加與女生打情罵俏的聲響,就像一把劍捅進他心臟。

現充狗真是太王八蛋了。

「學長,你今天不是要來當顧問嗎?我們要討論系會成發的事,大家都到了剩你耶!」

身兼數職的殷維恭是T大的風雲人物之一,不但是系會長更是學生會長,偶爾兼職家教跟拍拍平面廣告,在學弟的提醒之下他才想起今日要開會……都怪他被分手一事沖昏頭,差點翹會。

「我知道了,你們吃了嗎?」看看腳踏墊的兩大袋食物,殷維恭想想還是大伙一起吃吧,反正他總歸要煮的,一人份跟十人份都費一樣的工。

「還沒耶,學長你要帶食物來嗎?」學弟嘿嘿兩聲。「我想吃麥當勞。」

「吃什麼麥當勞。」殷維恭哼了聲,那種垃圾食物他才不吃。

「蛤──」

「把廚具準備好,讓你們嚐嚐我的手藝!」

 

「學長,你這輩子為什麼不是女的,你是女的我一定娶回家啊!」眾學弟妹品嘗完色香味俱全的豐盛料理後,深刻明白什麼叫做「抓住了一個人的胃就抓住一個人的心」,這麼好吃的料理他們以後要是吃不到該怎麼辦!

「滾!」佛山無影腳踹開一個個來偷他碗裡食物的學弟們,殷維恭挾起炸得酥脆油亮的雞塊,咔滋咔滋的咀嚼,不是他自誇,他上輩子一定是御廚,這輩子才會無師自通廚藝。

「學長,我要是變胖都是你害的!」學妹嚷嚷著,無法自制的將菜餚掃進碗裡,嗚嗚今晚來開會真是令她們又愛又恨。「學長你會不會做蛋糕?」

「會啊,我會做提拉米蘇、布丁、舒芙雷。」他有心都能搞出一桌滿漢全席,簡直可以去辦桌了,甜點算什麼。

「嗚嗚嗚學長我要嫁給你。」

「前門右轉出去左轉後直走五十公尺抽號碼牌吧,下一位。」殷維恭說得煞有其事,惹來哄堂大笑。

中國人的文化之一就是邊吃飯邊做生意,同理也可以放在任何會議上邊吃邊開會,完全體現了「吃飯皇帝大」的觀念。

等到飯盒空了、會也討論得差不多了,學弟妹們分工合作洗電鍋、洗碗盤,殷維恭靠在椅背百無聊賴的滑手機,傳給易曦的訊息理所當然的沒收到任何回覆,畢竟……對方在吃小鮮肉嘛。

但是想想還是覺得很幹啊!為什麼只有他被甩啊!

「對了學長,最近有個聯誼會你要不要參加啊?」直屬學弟靠過來神秘兮兮的說著,還偷偷打量了附近有沒有人在關注他們。「可以『試床』喔。」

「……怎麼聽起來很雜亂。」殷維恭的性向沒有特別隱瞞,但是身旁男女性朋友依舊一籮筐,套句學妹說的話就是──

那張俊臉大家看著賞心悅目,性向什麼的,好歹她們也能眼睛吃冰淇淋啊!

「哎唷,戴好套子就好啦,學長可以去認識新朋友啊!」學弟鼓吹。

「來,跟學長說說,你這麼處心積慮的推銷是怎麼回事?」手臂勒著學弟脖子,殷維恭覺得有鬼。

「我說我說啦,是易學長通風報信說你剛被甩,叫我注意一下你,免得你做傻事。」學弟被勒得臉脹紅,義無反顧的把主謀賣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啊,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聯誼會不會是易曦說的吧?」沒想到老友還是有在關心他嘛!

「不是,那是我朋友要辦的。」舉三指鄭重發誓。

「男女?」如果是的話就算了。

「不,男男。」學弟搖頭。「所以才問你要不要去啊,不過也要審核啦,要交體檢報告,聽說都是一等一的好貨。」

「還好貨咧,被你說的像賣毒品一樣。」殷維恭失笑,緊接著摩搓下巴,去認識新朋友還可以確定一下治療有沒有效,好像一舉兩得。「話說回來,審核這麼嚴?」

「小心為上吧。」學弟聳肩,隨即看向殷維恭問,「學長的意思呢?需要我幫你官說一下嗎?」

「你學長我什麼角色,審核會不過?哼!」笑話,憑他的外表,少了他那聯誼會就少了個亮點啊!「把對方的信箱交出來。」

學弟立刻雙手奉上主辦的信箱,殷維恭哼著歌準備認識他的下一春。


(續)

***

存稿告罄,手痛復發(유Д유〣)

於是明天停更一天(유Д유〣)

反正剛好要接第二章了......對,就是這麼短小輕薄(?)

繼續跟我說說感想嘛~


评论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