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2|UNLIGHT|里馬】《Black out》試閱01

※CP:里斯 X 馬庫(西瑪)斯

※屬性:正劇,有R卡劇透及捏造,有R18←←←

※印調處:http://goo.gl/forms/pG7tWxj0bs

 

「糟糕要遲到了。」里斯單手搔頭、另隻手抓著馬庫西瑪斯奔跑過校場,原先自由時間他們都躲在頂樓休憩,但隔沒幾天就被迪諾等人找到。

嘰嘰喳喳的迪諾話匣子一開,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里斯對迪諾的聒噪抵抗力比較高,但是馬庫西瑪斯沉默比以往更甚,身為搭檔的他準確接收到對方對噪音的抗拒。

果不其然,下次馬庫西瑪斯又躲到另外的地方了,直到里斯再次找到他。

「走這邊比較快。」把連隊機構摸清的馬庫西瑪斯,腦袋自動計算出最短路程,反拉里斯的手往兵裝課所在的第二訓練場衝。

然而有些事就是這麼湊巧、這麼不合時宜的被撞見。

當他們拐過一個彎時,緊急煞住腳步,定睛一瞧,前方不遠處幾個男人圍著一個衣衫不整的男生,嘴上笑罵、手腳也不乾淨的欺凌對方。

「唷,有人來了呢。」其中一名男人看見他們後咧嘴笑道,抓著被迫跪在地上的男生的頭髮,逼著他抬起頭來。「請他們一起來玩如何?」

「不、不要……拜託……」涕泗縱橫的男生臉龐還有著鮮紅巴掌印,皺巴巴的軍服被扯開,下褲更是消失無蹤。

這是,霸凌吧?里斯第一次親眼目睹這種事,他是耳聞過軍中會霸凌比較女氣或是弱小的人,但從未想過竟會在眼前發生。

「你是新來的那個里斯吧?要不要一起啊?這傢伙還蠻好用的。」他們一臉奸笑的發出邀請,里斯瞥一眼那些人軍服上的繡槓,再移到被霸凌的男生臉上,似乎是前一期的學長。

「放開他。」里斯冷冷吐岀這三個字,不能忍受這種陋習,如果今日他沒看到就算了,但今天他撞見了,不出手相救的話他也是加害者。

「你說啥?」那群人對看一眼,不敢置信這新人居然敢嗆聲。「小子,老子是看你還不錯才邀你,你那囂張的語氣是怎樣啊!」

「我說放開他,你們做這種事羞不羞恥啊?」里斯走前幾步,厲聲指責。

「幹,老子上他是給他面子,給你顏色你還開起染坊啊!」學長們呸了聲,紛紛捲起袖子靠近,緊繃的氣氛一觸即發,兩方人馬即將幹架。「再吵,老子連你一起揍!」

對方用力抓起里斯的領巾,其他人則是散開來包圍他們。

「放手。」垂眸盯著對方的挑釁動作,里斯額筋突突的跳,但是他還在忍耐,不想第一個動手落下話柄。

「放手?好啊,反正你旁邊這黑髮的比較好看,把他壓著跪下來舔我們老二應該很有趣吧。」

里斯轉頭,經他們一說才想起,他是跟馬庫西瑪斯一道,搭檔依然安靜的站在一旁,淡漠的氣質的確會勾起他人的嗜虐欲。

「嘿,這麼沉默,不會是啞巴吧?」

「想跟哥哥們一起玩就說一聲啊,里斯滿足不了你的吧?」

眼見其他人不但調戲起馬庫西瑪斯,還想摸上他的臉,里斯覺得理智線即將斷裂,剩下頭髮絲般的理智還連接著。

「敢碰他,你們就死定了。」從齒間擠出這句冰冷冷的話,里斯拳頭緊握到連手骨都在輕響,眼神凌厲如刀,周身爆出殺氣,硬生生的讓學長們頓了一下。

但他們隨即露出猥瑣的笑容,其中一位態度輕佻的摸上沉默青年的臉,「怎麼,老相好?借我們玩玩啊,反正他也沒說不──」

話還沒說完,那人眼前突然發黑,劇痛從臉龐襲擊全身,整個人止不住跌勢的往旁邊摔。揮出這拳的是馬庫西瑪斯。

他冷冷的用紅眸掃了在場人一眼,薄唇微掀拋出一句:我拒絕。

這眨眼一瞬的變故讓所有人愣住,第一個回神的是里斯,扳住抓著自己領巾的手往反向一折,慘叫聲宛如信號開啟這場大混戰!

馬庫西瑪斯看來冷靜和善,但下手可不如外表溫文儒雅,攻擊的都是人體各要害如咽喉、心窩等處,狠勁從那雙紅眸迸出,帶著不可侵犯的凜冽。

里斯肝火正旺,手刀、拳頭與踢腿樣樣都來,完全體現漂亮的身手,因怒火燒紅眼眶,像一頭雄獅教訓侵擾領域的不知死活者。

不過蟻多咬死象,縱然兩人非常強悍,但是架不住人多,混戰之中也受了不少傷,可是他們死死撐著,直到把學長們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來為止。

「掯……」里斯呸出一口血沫,臉頰不小心被拳頭擊中,咬破了口腔內膜,原想再對他們踹一腳,不過馬庫西瑪斯拉住他,立即將注意力轉到搭檔身上詢問:「你沒事吧?」

「沒事。」說是這麼說,馬庫西瑪斯的軍服都被扯裂一道口子,嘴角有點青紫,拳眼都因揍人而破皮流血了。

「這些人應該把他們拖去丟水塔。」里斯不能忍受他們竟把骯髒的念頭動到自家搭檔身上,更謬論伸出髒手觸碰!「應該要跟教官報告,把這些傢伙開除才對。」

馬庫西瑪斯扯住氣沖沖的里斯以免節外生枝。「那人還在。」

環視一圈,發現事主還瑟縮在一旁發抖,也不曉得要跑。

「誰?喔。」里斯過一會兒才明白搭檔口中的「那人」是誰,用拇指擦去血沫,走到素未謀面的對方旁邊蹲下詢問,「喂,你沒事吧?你叫什麼?」

「吉姆……沒、沒事,謝謝……」進入連隊以來總是被霸凌的吉姆,一方面感激涕零的謝謝讓他免於性侵的兩位學弟;另一方面也知道這是治標不治本,那些人一天不死,他永無寧日。

「沒事就好。」不小心拉扯到背部的傷,里斯嘶了聲,回頭詢問被他拖下水的友人。「課都上一半了,我們還要去嗎?」

「去。」兵裝課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不去不行。

「那你的傷怎麼辦?」

「小傷。」馬庫西瑪斯毫不在意。

「你也太勤奮好學了……」里斯原本想翹課的。

「要測試之後的武器,數據很重要。」

難得講了比較長的句子,里斯拗不過馬庫西瑪斯,兩人慢慢步行到教室,當他們推開教室門的剎那,導都來的工程師及同袍們唰唰唰轉過頭緊盯,那瞬間彷彿全世界的聚光燈都聚焦於他們所站的那一小塊地方。

「報告,不好意思我們遲到了。」想當然爾,馬庫西瑪斯是不會開口的,里斯只好意思意思的解釋兩句。

「你們是被武裝砲管擊中嗎?」兵裝局的工程師洛斐恩挑起一邊眉毛,打量負傷的兩個小傢伙。「你們先去療傷吧,記得請病假。」

「謝謝教官。」既然能正大光明的翹課,他們自然不會笨到帶傷上課,這副模樣自然也惹來醫官的關愛。

「你們是互毆嗎?」醫官一邊療傷,一邊調侃。「誰贏了?」

「我們是──」去教訓人好嗎?

「平手。」馬庫西瑪斯斜插一句話,堵住里斯差點脫口而出的話。

「喔?」醫官懷疑的視線在左右兩張臉龐上來回,試圖找到破綻,里斯只是笑著點頭、馬庫西瑪斯更不用擔心了,一號表情應對。「那要記得回診喔,互毆的兩位。」

「知道了,謝謝教官。」猶然是里斯代言,直到兩人走到無人處,他才吐吐舌頭,大掌拍上馬庫西瑪斯的肩膀,換來對方一聲悶哼。「剛才真是謝了,差點說溜嘴。」

「里斯。」

「怎麼了?」

「你拍到我傷口了。」會痛。

「抱歉、抱歉。」里斯太開心了,沒想到手頭這麼準。「你說那些人會不會去告狀啊?」

「怕?」馬庫西瑪斯側頭,逆光的身影鑲了一圈金邊,讓里斯忍不住瞇起眼。

「想多了。」他的字典裡沒有怕這個字。

「那有什麼好擔心的。」就算ㄒ不去告狀,只要一到醫務室療傷,有智商的人自然會連結兩者,一來二去,教官們必會知道他們打群架,懲處不可能沒有,只是晚幾天的事。

「連累你啊。」里斯嘆氣,其實他不該那麼衝動的,完全忘記還有馬庫西瑪斯,若是自己受傷或是接受懲罰就算了,結果還連累對方。「其實你不用淌這趟渾水的。」

「……」馬庫西瑪斯微微擰起眉頭,這是指他多管閒事嗎?

「沒有,我不是說你多管閒事。」敏銳的感受到馬庫西瑪斯的不悅,里斯趕緊說明。「我只是在想,如果能冷靜點,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吧。」

「不需要。」馬庫西瑪斯扔下這句話,逕自往前踏步。

「什麼?」里斯邁步與對方齊肩,這話簡短得讓他難以解析。

「你就是你,不用改變。」馬庫西瑪斯站定腳步,紅眸裡堅定的神情宛若萬年巨石無法銼磨。

 

「靠,里斯,你們偷偷去打架也沒揪本大爺!」迪諾等人興致勃勃的對他們訴說聽來的消息,末了還比了一個讚。「兩個人挑翻六個學長,厲害。」

聞言,里斯只能苦笑。

如同馬庫西瑪斯所揣測的,隔天他們就被教官約談了──外加那六個學長──問及打群架的前因後果,里斯還是決定把那些人的惡行惡狀說出來,教官們的臉像打翻染缸,這種事大家都有所耳聞,但是那都是檯面下的,當事情真的攤在陽光下時,再不做出懲處將有損威信。

學長們自然是惡狠狠的瞪著里斯,巴不得將他千刀萬剮,連帶也憎恨起馬庫西瑪斯。

只是那憎恨對馬庫西瑪斯來說不痛不癢,他本身對這類事漠不關心,甚或者,連長相都未曾記住過,為何要為不認識的人傷心或是氣憤?那根本毫無意義。

最後懲處公布,那些學長關禁閉一週,里斯及馬庫西瑪斯因為打群架,所以必須連續清校場三天。

「又不是我們的錯,為什麼我們也要受罰啊?」走出教官室,里斯仍憤憤不平的抱怨。

「因為打群架。」馬庫西瑪斯平靜接受。

「也不是我們先動手啊!」

「是我先動手,你不用陪我。」馬庫西瑪斯想了想,先出拳的是他,認真說起來,里斯才是被他拖下水的。

「怎麼可能拋棄你啊,當時要不是你先反擊的話,我也會揍上他們的臉──」里斯說到一半,後頭惡狠狠的傳來一句話。

「你們以後最好小心一點。」

回頭,雙方互瞪,里斯的反應是送他們一根中指。

雙方的樑子至此結下。

這事迅速擴散至全連隊,同期生沒有一個不曉得的,迪諾等人還覺得很有趣、出葉倒是默默塞了一罐跌打損傷的藥膏給里斯。

「你們這對搭檔也太妙了啊,打架打到被處罰哈哈!」

「別糗我們了。」里斯摸摸鼻頭,這可不是什麼光榮事,要是在家鄉被老爸知道大概又要罰跪了。

「話說回來,之後有短暫的放假,大家一起到鎮上玩一玩吧?」面對眾人的邀約,里斯答應了,順便捎上馬庫西瑪斯。

 

(續)

***

大家好啊這裡是阿襲,時間緊急、十萬火急的來開印調啦!

這是cwt42的本本,我跟繪者還在努力中,我們沒有放棄( `ω´ )b

印調處在最上方,請各位有興趣的歡迎舔舔、更歡迎幫忙轉轉,但請不要灌水喔(・×・)

還有,試閱是跳著放的,因為目前仍舊修稿中(……),最後還會再潤肺一遍的:DDD

愛你們!偷看到封面上的西瑪斯的阿襲覺得幻肢硬硬DER(流口水)(被燒滅)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