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2|UNLIGHT|里馬】《Black out》試閱02

※CP:里斯 X 馬庫(西瑪)斯

※屬性:正劇,有R卡劇透及捏造,有R18←←←

※雖然印調過了很久但我還是來放一放(欸

※有沒有里馬粉啊(呼喊

 

食物的香氣喚醒深層意識,馬庫西瑪斯抽動鼻翼慢慢睜眼,視野前方,棕髮青年蹲在火堆前忙碌,仍舊靠著樹幹的他,好一會兒才緩解從夢境過渡到現實中的空虛感。

這次的夢境異常玄幻與真實,通道、因果、可選擇的世界……這些東西究竟從何而來?完全不是他能理解的事物。

書上說,「夢境是現實的反應,就像一面鏡子」,莫非是因為正式參與渦的收復,才下意識夢到這些事嗎?但不諱言,這些渦就是一個個通道,通往另一個未知而危險的世界、通往生與死的交界。

不過想這些也沒有用,既來之則安之。

「西瑪斯,醒了嗎?」棕髮青年轉頭正巧與他四目相對,緊接著一塊烤得酥脆的麵包呈弧線落到他手中。

「嗯。」

「早,快吃吧。」里斯又轉身熄滅殘火後,一邊咬著麵包一邊把地圖找出來,「今天應該可以追上大部隊。」

「嗯。要上路了嗎?」吃完食物,馬庫西瑪斯已將夢境內容忘得一乾二淨,瞥一眼預測的方向,看來沒有太大落差。

「吃飽就走吧。」里斯看著冉冉升起的陽光,希望能順利會合。

迅速解決食物,兩人各揹起二十多公斤的補給品繼續上路。

其實他們原本是來見習如何與渦對戰,實戰目前還輪不到,因此都是待在後方處理補給事宜,偶爾消滅漏網之魚。

後備軍全體駐紮在被渦吞噬的村莊附近──聽說當時渦的通道突然打開,幾百人無一倖免,這個渦再也沒有關閉過──饒是靠近周遭而已,全隊氣氛便肅殺不已,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怕驚動敵性生物,而此次前輩們出擊的目標就是要關閉此通道。

關閉通道的首要條件便是深入渦之中取回核心,可是根據生還的戰士們所言,裡頭的風土環境及怪物皆不同,唯一相同的,那都是九死一生的戰役。

每日傳回的報告說明大部隊已深入核心,然而前幾日卻傳來補給軍被敵性生物擊殺的壞消息,於是留守的後備軍瞬間落入兩難:到底該不該運送物資給前線?如果要的話,那該派誰?

「那兩個不是很厲害嗎?里斯跟馬庫西瑪斯能二打六嘛,這麼威,就派他們去啊。」

當時帶領後備軍的上級之一就是霸凌他人的學長同夥,不曉得搞了什麼手段硬是通過這項提議。

命令一出,所有後備軍嘩然,縱然迪諾、出葉等同期生聯合抗議,但軍令已下,事無轉圜餘地。

臨行前,上級召集里斯與馬庫西瑪斯,語帶歉意的向他們解釋。

「我知道這有點胡鬧,但是只派你們兩個也是有原因的。」大概是看他們一頭霧水,長官補充說道,「里斯你是地方守備隊出身的,是裡面最有經驗的人了,而馬庫西瑪斯是隊上最冷靜的。面對怪物,經驗和冷靜缺一不可,這是最能提升生存率的基本條件。」

他頓了一頓,繼續說。「其他人不是不夠強,只是我不認為他們能夠在生死之前還能保持既有水準。而你們是搭檔,默契上比其他人還要好,與其派其他人白白犧牲,不如交給你們。」

「知道了。」都說到這份上,怎麼可能拒絕呢?

里斯及馬庫西瑪斯接下命令,帶著裝備及補給準備趕上大部隊,同期生依然憤憤不平,「好歹也多些人,只派你們是讓你們送死的吧!」

里斯露出開朗的笑容,朗聲安撫眾人:「上面有上面的考量啦,不過這裡很重要,你們要守好呀!」

其實提議者的惡意,他們比誰都清楚,所以更不能讓其稱心如意。

只是上路後發現更糟糕的事,分配的方向儀不知道是壞了還是沒電,半路時故障無法使用,幸好手頭還帶著最原始的指南針及地圖,運用各種求生及辨位技巧克服困難。

沿著大部隊走過的痕跡急起直追,萬幸的是並沒有遇上怪物,可能跟大部隊掃蕩過有關係,落後的路程在日夜趕路之下花了兩天時間,終於在過午時分看到大部隊的帳篷,里斯當時真有股想跪下感謝上蒼的衝動。

「到了!」

「是補給嗎!」

不僅僅是里斯及馬庫西瑪斯兩人看到大部隊開心,駐紮在渦中心旁的前輩看見他們的到來也連聲歡呼,四十多公斤的補給足夠大部隊撐過幾天。

「你們來得真是時候,我們預計明早把核心取回,」前輩們邊分配補給品邊解釋,「我們還擔心你們會不會……畢竟後備說只派兩人來,你們也夠強悍了。」

「沒有的事,是因為路上的怪物都被前輩們清掉了,所以才能這麼快速追上你們。」里斯不居功,把功勞歸給其他人。

幾番聊天明白現況,里斯與馬庫西瑪斯稍作休息,進到帳篷前那些學長惡狠狠的瞪著,口吐惡毒之言。「好狗運啊,居然沒死在路上。」

「你們不要自己先完蛋就好。」里斯不想跟這些人一般見識,把補給當兒戲、只為一己之私的人,根本沒資格繼續待在軍隊。

「哼,明天有多遠滾多遠,別扯我們後腿。」撂下這句話,那群人便轉身離開,兩人進到帳篷打水梳洗,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路途的疲憊一湧而上,為了趕路根本沒辦法熟睡,擔心怪物襲擊、擔心方向偏離,現在總算來到相對安全的地方,兩人一躺下直奔夢鄉,直到翌日生理時鐘發威,自然轉醒為止。

「里斯,醒醒。」

「要出發了?」一夜無夢的里斯,疲憊的程度超乎他所想像,只覺得剛閉眼怎麼就天亮了?

馬庫西瑪斯點頭,一條毛巾啪的甩上正在伸懶腰、打呵欠的里斯的臉,冰涼到刺痛的柔軟布面觸及臉龐時,使他渾身一激靈。

「好冰!你故意的吧!」

馬庫西瑪斯沒正面回答,不枉他一早去附近溪水打水。「該出發了。」

爬起身,里斯整裝踏出帳篷,天才剛濛濛亮,其實他們不用這麼早就跟著整隊,但是都來了,好歹看看能否幫上什麼忙。

目送前輩開著武裝車進入渦中,黑洞散發不祥氣息,以往都是處理跑出來肆虐大地的怪物,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看見這玩意。

「會順利吧?」里斯屏息以待,忍不住詢問同樣佇立渦前的沉默搭檔。

馬庫西瑪斯眼神離不開渦,那令他有股熟悉感,腦袋隱隱作疼、視野倏地模糊,當他想揉揉眼睛時,一切又清明了起來。

「這個通道會開多久?」一直盯著渦怪不舒服的,里斯轉頭詢問其他人。

「十二個小時,如果順利回收核心的話就會提前。」前輩扔給他們一人一把武器,「等等可能還有一波敵性生物出現,絕對不能讓任何一隻跑出去。」

面對前輩們的諄諄告誡,兩人提著武器嚴陣以待,留守的人圍成半圈,里斯感覺到劍柄有點濕黏,翻手一瞧,發現掌心沾了深褐色的血汙。

是前人的血嗎?里斯猜,那麼當時握著這把劍的人還安好嗎?他有一種預感,大概是,已經離開世間了吧。

「來了,大家注意!」

有人大喊,隨即與怪物的吼叫聲重疊,緊接著一大團黑影撲天蓋地的竄出,紛紛撞上他們的身體及武器!

「是吸血蝙蝠!」

腥臊味因張開的血盆大口直擊顏面,里斯抬劍架住怪物的利爪,能夠直立行走的人狼正與他角力,尖銳的指甲離眼珠不到幾公分,危機接踵而至,如丘丘人等敵性生物也衝來湊一腳。

里斯踹開丘丘人的同時,橫向一劍劈開人狼,劍身流轉順勢梟首了丘丘人,瞬間血液噴灑一地、濺上他的軍靴,嫻熟的翻轉劍身削斷襲來的蝙蝠雙翼,並且一劍貫穿其身體。

越來越多怪物湧上,里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雖然與這些生物對戰相當危險,但奇異的是並不認為自己會死在此處。

好不容易清完身周的怪物,他又跑去砍殺標記為C型敵性生物的怪物;直到後方一聲怪物吼聲如驚雷炸開,整個地面也隨之轟然,轉過頭,未曾見過的怪物有著兩顆頭,所到之處都因利爪而噴出血花。

幾位前輩紛紛掛彩但還是緊守崗位,不讓那頭龐然大物突破重圍,他們用力將聖劍捅進怪物體內,怪物因吃痛發出的吼聲令所有人腦門嗡嗡作響,剎那間動彈不得──就在此時,巨獸頭一扭直接咬斷一位前輩的身軀,半身頓時成為其糧食,突如其來的變故令眾人都傻了眼。

只有一個人並未因此停下動作。

被上級評價為「冷靜」的馬庫西瑪斯在這眨眼一瞬,接過從前輩鬆開的劍,左右開弓對其中一顆頭連續斬擊,快如閃電般的連擊竟讓他成功砍斷一顆頭!

「馬庫西瑪斯!」里斯三步併做兩步奔來助陣,擋下即將砸到馬庫西瑪斯背部的攻勢,背靠著背在最接近死亡的地方作戰。

當里斯手中的聖劍刺進怪物下顎,阻止那口利牙如法炮製的咬下他頭顱時,一聲插銷彈出聲於耳畔頓時放大,只見冷靜自持的馬庫西瑪斯壓著安全握把,探手橫過里斯右半身,硬是把手榴彈塞進怪物嘴裡。

「散!」

所有人就地找掩護,里斯反身把馬庫西瑪斯護在身下,暗藏在手榴彈裡的鐵片於怪物體內炸裂,龐然大物轟然倒下,模糊的血肉如漫天血雨降在身上,實際版的腥風血雨。

可是戰役還沒結束,渦尚未關閉,怪物仍舊前仆後繼的出現,沒有喘口氣的時間,跳起身馬不停蹄的繼續持劍砍殺,就算乏力了還是不能放棄。

眾人之力好不容易解決那些怪物,此時渦漸漸縮小,可喜可賀的是,前輩們也開著武裝車凱旋而歸,大家滿臉汗、滿身血汙的笑迎高舉著核心收回裝置的戰士。

所有人跌坐於地,武器插進泥土,雖然旁邊散落著怪物的屍體,但陽光穿透雲層照亮大地,天真正亮了。

這一瞬間像置身於天堂,苦難暫時過去了。

他們活著,這就是最美好、最值得感謝上蒼的事。

 

(續)

 

***

每日一試閱~歡迎大家舔舔印調單~

阿襲持續修稿中(哭了)

嚶嚶請大家為我集氣(๑⃙⃘°̧̧̧ㅿ°̧̧̧๑⃙⃘)

希望這故事你們會喜歡(艸)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