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伊普雨果】Debt

※CP:伊普西隆X雨果

※我就急性子QDQQQQQ

 

伊普西隆的房間在聖女之館的西側四樓,夏日西曬嚴重,整個房間會像火爐一樣,所以基本上沒人願意住那間,直到伊普西隆來,這間房便分配給他了。

雖然歷經西曬,但伊普西隆並未對侍者表明要換房間,除了會跑進來的雨果總是嚷嚷著熱,但往往褪去衣服之後,就會經歷更熱的情事。

伊普西隆挺習慣雨果來炫耀或抱怨事情,然後毫不忸怩的要求欲望的紓解。

通常他們互爭主控權,他忘記很多很多,爭鬥的本能在多數時候支配著他的行動。

「你是野獸嗎,伊普西隆?」雨果對鏡查看烙在身軀上的深淺牙印與吻.痕,脖子一圈像被狗啃過,這是最輕微的地方。

「我是怪物,雨果。」手長腳長的伊普西隆撐手抵著衣櫃門,緊貼著身體像把雨果抱在懷裡,又低下頭在對方髮旋處親吻。「我也被你咬得都是傷。」

「這是一報還一報嗎?」瞇起眼,雨果從鏡面對視,挑釁的哼了聲。

伊普西隆的回答是把雨果整個人壓上穿衣鏡。

 

對伊普西隆而言,雨果的性格鮮明,享樂主義至上的對方對很多事都一笑而過,甚少瞥見對方不悅或發怒。

於是現在他有點搞不懂,雨果的憤怒從何而來。

探險遺跡回來之後,一跟雨果打照面,對方一把扣住他手腕扯往他房間,在他反應過來前褲頭已被扒開,草草逗弄他的欲.望幾下便納入體內,雨果悶哼一聲,指甲在他胸膛摳進十個月牙印。

「你......」伊普西隆剛開口,逕自搖晃身體的雨果倏地面露兇光,兩手掐住他脖子往內收緊。

憑握力,善用靈巧身形對戰的雨果不是伊普西隆的對手,他一下子就格開那雙手,未料卻像惹怒了對方。

只撤下彼此下裝的雨果變戲法般掏出慣用小刀,快狠準的對著他左胸捅下,反射性的,伊普西隆擊飛刀刃,手腕一轉一握一頓,雨果的腕骨發出清脆聲,呈現詭異的角度垂落。

伊普西隆嘖舌,他不是故意的。

「出去......出去!」雨果默默爬下床,猛然往門板用力一敲。「你們出去......給我滾出去啊!」

你們?伊普西隆抓到不尋常的語病,但看雨果眼角泛紅、牙關咬得作響,他放棄現在跟對方溝通,反手將落在旁邊的大披風披上對方肩膀,伊普西隆走出自己的房間。

 

當那件披風重量落到肩膀時,雨果猛然清醒。

盯著那扇闔起的門板,他知道自己反常、無理取鬧,「不像平常的自己」。

可他沒辦法克制這層從心底湧出的恐慌,以及因恐慌而做出的行為。

身為一個生前長期混在龍蛇雜處的貧民窟地帶的盜賊,面對一個陌生人只消幾眼就能看出對方把貴重物品藏在哪裡、相處久一點就能看出習慣及個性。

就像一個人習慣將手錶戴在右手,那麼沒有特別意外就不會戴在左手,同樣的,他來到聖女之館後,便看出多數戰士的活動規律。

里斯天未亮便晨起跑步、練劍,多妮妲會在午後坐在大廳沙發閱讀,弗雷特里西會在飯後吆喝柯布一起小酌或是躲在天臺偷偷喝酒,夏洛特一大清早便在戶外開嗓,晚間時刻則跟凱倫貝克搭配練習......

規律,讓追求刺激與快樂的雨果安心。他一回頭就能看見世界如常運轉,他仍掛在齒輪上頭沒有被拋棄,生命不算脫軌。

 

直到那天他如常去「巡視」各人的活動,卻在最後一站時找不到伊普西隆,那時還以為是錯過了,雨果再次晃著腳步尋覓甚至問人,但誰也沒注意到伊普西隆去了哪裡。

剛開始沒有特別的感覺,日子照過,只是偷了更多東西,然而當他瞥見伊普西隆出現的身影,潛意識壓抑的恐慌突然爆發。

他怎麼能夠不告而別?又怎能一臉無事人的回來?

雨果迫切的想確定伊普西隆的存在,卻僅是加深依賴。

這樣不行、不可以,不能再重蹈父母失蹤時的覆轍。

對孩子來說,龐大的負債根本無力償還,就算把雨果拆開賣掉、窮其一生也還不了,所以他能做什麼?他什麼都不能做。

只要有錢就會被奪走,所以錢不能久留;永遠也不知道何時世界會崩坍,於是即時享樂。

雨果曾想過要是失蹤的父母突然出現的話,他會怎麼做。

思考過很久,他想他會抱住他們,然後殺了他們。

因為他們的不負責任,澈底攪亂他的人生。

 

伊普西隆最後被侍僧請進小房間,他被雨果趕出來時只著半身衣,嚇得宅邸的女戰士花容失色,若有「妨礙風化」的罪名,他絕對會被逮進監獄。

緊急商借了米利安的衣服,伊普西隆總算有褲子穿,只是被侍僧微笑詢問時他一概回答毫不知情。

伊普西隆大概在小房間睡了三、四天,直到外出用餐時跟雨果打照面,對方明顯停頓了下,默默拐出餐廳。

他想了想,尾隨雨果而去,對方呆坐在花園板凳意外落寞。

「我不懂你那時怎麼了。」伊普西隆脫口而出,嚇了雨果一跳。「但如果你不想講也沒關係。」

「......你消失的幾天去哪裡了?」

「去探險,附近有個遺跡感覺挺熟悉的,就去看看了。」伊普西隆說,看雨果臉色不善,隔幾秒又補了一句。「你在氣這個?下次一起去?」

「再說吧,」從懷中掏出鑰匙丟給對方,瞟向遠方。「你的鑰匙還你。」

「不住了?」

「管那麼多。」雨果撇撇嘴,「我要住還需要鑰匙嗎?」

「也是。」畢竟開鎖是雨果的常備技能。

伊普西隆拿出藏起的蘋果遞到雨果面前,「要嗎?」

「廢話。」握著對方手執著的蘋果,用力一咬。「都我的。」

 

(完)

 

***

我自己走。

大概是稍微揣測一下,雨果可能的心境(?

我一直覺得父母輩對小孩的影響很大,所以才有這篇的產生。

希望不會太突兀,打人不准打臉啊!!!

我要逃命了再見(奔)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