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柯南|GinSherry】《Retrograde》試閱01

【CWT43|柯南|GinSherry】《Retrograde》試閱01

 

※CP:Gin X Sherry(灰原哀/宮野志保)

※原作向正劇,有私設,有輕描淡寫的R18橋段

※試閱不照順序!

 

人的一生有多少代稱詞可以用來指稱自己?

女兒、妹妹、宮野志保……從今而後,又多了一個,並且步步吞噬其餘的稱呼,直到再也沒有人記得她原來的名姓。

當日與Gin口中的「那位先生」通完電話,她便從原先的組別調到父母生前工作的實驗樓,識別證、工作表在同一天全數更換完畢,重演回國後的戲碼,被外力硬生生剝離原本的生活,塞進另個陌生領域,毫無抗議及拒絕的餘地。

那天在田中進一的驚訝視線中,她搭上那輛黑色保時捷揚長而去,車門關上的瞬間頓覺自己誤搭一班錯誤的列車,漸漸遠離正常人行駛的軌道,於失控中朝失控奔馳,而她已無回頭的機會。

既來之、則安之。她定定心神打量車內,令人訝異的是,Gin竟是親自駕駛,他看起來不像是得自己開車的人,而副駕駛座叫Vodka的男人,與其說是搭檔反而更像部屬。

行駛途中,Vodka打開一份密封袋,Gin單手拿出手機按下號碼,隨即示意她接聽。

「志保。」

貼近手機,耳畔響起「那位先生」的話語,先是褒揚她一番努力,隨後要她接手父母未竟的工作。

莫名的,她竟不敢開口詢問通話中的人的真實身份,聽內容似乎對她很熟悉,可她怎麼也想不起曾經見過熟知她與她父母的人。

通話時間並不長,直到放下手機才狠狠打了個寒顫,聰慧的她怎麼會意識不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其實都被監視,否則,對方如何知道她熬了兩天兩夜做實驗,以及漂亮的實驗結果呢?

她不禁疑惑:這到底是怎樣的公司?父母的工作究竟又是什麼?

直覺不停叫囂,要自己快點逃離,趁泥淖尚未掩住口鼻,令她僅能沉淪且窒息前迅速離開。

「『SHERRY』,以後這就是妳的代號。」

「那位先生」在收線前如此說道,她終究只能回個單音。

確定收線後,Gin頭也不回的說:「工作清單以及證件在袋子裡。明天一早會有人帶妳交接細項。」

單手抱著紙袋,心下五味雜陳道不出完整話語,一方面為了能接近父母而雀躍,另一方面覺得不甚妥當,這其中的渾水深不見底,踏入後是滅頂或是順利泅泳?

「對了,手機還你。」捏著手機好一會兒,驀然想起這不是她的東西,傾前從駕駛座中間的空隙將手機遞向Gin,豈料男人僅在等待紅綠燈時,淡然的瞥她一眼。

「那是組織給妳的,別搞丟了。」

「我自己有。」組織給的,一聽就是有鬼。

Gin跟Vodka嗤笑一聲,意思很明顯,她不想要也得拿著。

 

「Sherry,APTX4869的進度如何了?」

晨間的進度會議,部長逐個點名組員報告專案進展,輪到Sherry──是的,現在沒人再叫她宮野。從她坐入Gin的車子,就再也回不去宮野這身份──落落大方、胸有成竹的起身報告,誰也看不出來,方才的她走神了一圈。

「關於APTX4869,目前正在核對原來的配分及確切藥劑……」邊看著草記邊報告,自從來到這棟最高權限的實驗樓之後,抬頭便見無所不在的監視器,出入都有嚴格的管制,一道道聲音辨識、瞳眸辨識以及指紋辨識,所有人的舉動都被監控。

或許這是為了讓他們忘我的投入實驗,才施行這如軍事重地般的規條,因為外出太麻煩了,不想意識到自己是籠中鳥的話,那就專注在眼前的事務。

另一方面,科學家多半都是實驗狂熱者,雖不想承認,但她骨子裡也有這樣的基因,一頭栽進實驗中無法自拔;尤其是父母未竟的研究,初翻閱紙本報告時她萬分驚歎,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如夢一般的理論竟有化為現實的可能。

當人類邁步追溯過往時間,時光的洪流究竟是可追或不可追?而這樣的人類將是天使還是魔鬼?

Sherry有時會懷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正確,天譴是否將降臨於己身,要她付出逆天而行的代價?

「志保、志保?」一雙纖細的手在眼前揮動,喚回她的神智,姐姐擔憂的臉映入眼簾。

「怎麼了?」下一秒,餐館裡人們大口享用食物的聲音灌入耳道,她才意識到自己終於跟姐姐碰面了,在機場一別之後,久違的碰面了,而她還沉浸於父母異想天開的實驗內容。

「我才想問妳怎麼了呢,頻頻走神,工作太累嗎?」宮野明美握住妹妹的手,短短幾週沒見面,寶貝妹妹就瘦了一圈,看著都心窩都疼了起來。「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就辭職吧!爸媽的工作不代表妳必須接下,我們可以一起離開。」

「沒事的,抱歉,我剛剛走神了。」反握對方的手,柔軟的、纖細的掌心傳來溫暖,她希望這雙手能夠安穩順利的活下去,所以那句方才的暗示性話語被她自動過濾。

別的不說,她已經被組織──還是「那位先生」親口賦予「Sherry」這個代號,代表這輩子除非死亡,否則不可能能脫離組織。

而且組織的水有多深,她們根本不知曉,更何況,宮野明美的生活必定也被監視,她們是彼此的軟肋,就算逃又能逃到哪裡?

「我是說認真的,志保。」宮野明美低聲說道,與自己相似的臉龐透露的堅決,絕不遜於她想保護對方的決心。

「別說了,姐姐。」她有些詫異,一向溫馴的姐姐竟也有如此母性強悍的時刻,看得出姐姐的承諾是真的,但是她不想拿手足的命開玩笑。

她賠不起啊,這世上只剩下這位與她同血脈的至親,怎麼能為此賠上兩條命。

「我會讓我們脫離組織的。」但宮野明美卻不是說笑。「妳再忍耐一下,等我有足夠的能力,我會帶妳離開的。」

敏銳的從對方話中讀出更深一層的涵義,一個想法如驚雷劈中腦袋、一個她不願相信的事。

「等等,妳該不會──」也進了組織、染黑了手吧!

宮野明美一個苦笑證實她的猜想,事實的衝擊令她乏力的靠在椅背,隨即又挺直身體、雙掌拍上桌面對胞姐低吼。「天……姐姐妳在想什麼啊!妳知道他們是在做什麼的嗎?」

「我知道啊,志保,我知道的。」宮野明美溫婉一笑,她不像妹妹遺傳到科學家父母的好頭腦,不可能被網羅進同個部門;但是也靠自己的力量取得連繫,進入組織當基層人員,雖然過程有些波折,但目前要處理的事其實也不算多黑暗。

再過一段時間,再深入一點,就能跟組織談條件了。

「妳是在藥品公司嗎?」口吻急切的追問,姐姐到底在想什麼!

「不,我還是維持本來的生活。」只是偶爾接接無傷大雅的任務而已。「別替我擔心,志保,妳才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啊。」

撫額深深嘆口氣,這到底是怎樣的曲折,她們這輩子還有逃離組織魔爪的可能嗎?

 

(續)

***

嗚嗚嗚嗚嗚我來賣毒鮪魚了QDQ

一直以來就很喜歡這對相愛(?)相殺,這次在阿羊的大力贊助(?)下,我圓夢了(雙手高舉)

不得不說,這兩隻實在是非常非常的難寫,加上是BG就又更難寫了OTZ

故事主要是Gin跟Sherry的愛恨情仇(?),就不帶柯南玩耍了www

歡迎喜歡這對的朋友也能跟我聊聊喔(艸)


评论 ( 4 )
热度 ( 5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