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2

【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2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原作向,有私設、劇透以及R18

 

薩爾卡多環臂抱胸,指尖點打著臂膀計算對方洗澡時間,真要說起為何不喜歡尤哈尼,最大的因素應該是看不慣對方的態度:散漫且提不起勁的模樣,做事總是拖到最後一秒才完成,與自己的工作態度背道而馳,就算再有能力,也無法放心。

而且,他總覺得那看似純良無害的溫吞傢伙,並沒有表現出來的單純。

視線移至散落在辦公桌上的公文夾,代表特急件的紅色公文夾未完全闔上,露出的一角簽署「尤哈尼」的名字。

最近有什麼急件需要處理嗎?正當薩爾卡多準備翻閱時,尤哈尼終於洗完澡,渾身熱氣的慢吞吞走出盥洗室,髮梢仍滴著水,一點一滴暈溼包覆脖頸的黑色布料,睡眼惺忪的紫眸紫眸輕輕一掃,習慣性淺淺翹起的唇角弧度,不知怎地讓薩爾卡多心頭瞬間湧上不悅。

「薩爾卡──哈嗯──多大人,有什麼事?」

而尤哈尼問好途中,突然打了個呵欠。

薩爾卡多感到自己的血壓急速飆高。

「給你三十秒整理儀容。」蜜膚男人未發覺自己擰著眉頭,看起來有多不願就有多不悅。「臨時任務,準備出勤。」

漾著一層水霧的紫眸瞅了瞅薩爾卡多,再瞥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尤哈尼搔搔頭,又瞄一眼出勤表。「薩爾卡多大人,今天我排休。」

他凌晨剛回來,都還沒有瞇個五分鐘啊。

「你以為我就不想睡覺?」

「……哦。」摸摸鼻子,好吧,誰叫他官階比人低。「那麼借過一下,薩爾卡多大人。」

明明是有禮的發話,但聽起來就是刺耳。薩爾卡多哼出鼻息後讓開身,拖著沉重腳步的尤哈尼,撥開辦公桌上的公文夾、文具、耳罩等物品,終於一疊雜物底部找到金屬髮扣,抬手梳理一綹又一綹的金髮並紮成小辮子。

「咔」的一聲,薩爾卡多額際的青筋也配合的跳了一下。

「你還需要化妝是不是?」婆婆媽媽、磨磨蹭蹭這麼久。「你已經浪費我半個鐘頭的時間。」

「我剛睡醒啊。」更何況今天他休假好嗎?

聳聳肩膀,尤哈尼抓起武器,走至外室取下掛在衣帽架、象徵協定審問官的披風,甩開半圓後穿上,半開玩笑半是認真的朝面露不耐的男人說──

「讓您等候多時了,薩爾卡多大人。」

 

飛行艇從導都出發,穿越雲層駛向地面,狹窄的機艙內,兩位男人沉默得讓空氣都顯得沉重,百無聊賴的尤哈尼坐在副駕駛座看風景,偶爾用眼角餘光瞥向駕駛座的蜜膚男人。

照理說,薩爾卡多階級比他高,駕駛這種小事應該由他負責,但是很明顯的,擔任主宰者心腹的傢伙控制欲強烈,而且不信任他人──這點由他們走到停機坪,對方一把佔據駕駛座便可看出。

尤哈尼沒打算跟對方爭,被載也有被載的好處,只不過那股濃濃的鄙視感,才是令他心底略為不悅的主因。

不得不說這傢伙惡名昭彰,還記得這傢伙甫上任便挾著復甦的主宰者命令,肆無忌憚的剷除異己,真是一計借刀殺人的妙招,爛鍋跟黑名聲都讓這個蠢蛋揹了,而這人還洋洋得意,甘願為虛名出賣靈魂與尊嚴。

然後反過來鄙視曾同為低階工程師的人,好似他不是靠著諂媚才得到這職位,而是靠己身實力一步步爬上高處。

話又說回來,尤哈尼也不太明白這男人為何處處針對自己,或許就是想找個人出氣,好彰顯自己有多偉大吧。

但潘德莫尼裡誰不知道,薩爾卡多就是用右臂換來權力的小人,只不過是機運好一點的傢伙,有什麼資格鄙夷其他人呢?真以為抱對了大腿就能一帆風順?

紫水晶般的雙眸竄過一絲譏諷,但尤哈尼收斂得極佳,沒有外流的殺氣與怒意,像輕柔拂梢的風,悄悄繞過眾物之身繾綣而去。

「薩爾卡多大人,這次任務的目的地是哪裡?」欣賞完風景,尤哈尼差點睡起回籠覺,突然想起被迫犧牲休假日的他,連原因都不曉得就被抓公差。

「到了你就知道。」問那麼多廢話。

「任務主旨或是目標人物呢?」總得告訴他一兩樣訊息吧!

薩爾卡多嘖了聲,單手把擱在儀表板的文件扔到尤哈尼腿上。

這態度真是──尤哈尼懶得計較了,早點處理完、他才能早點回家睡覺。

只是打開文件夾,裡面的資訊薄得讓他瞪大紫眸,漂亮的雙眼滿是不敢置信──這不是他凌晨回來時,丟進薩爾卡多辦公室的報告嗎?

雖然薩爾卡多稍微整理過,加了一些些內容,但是,將文件翻過背面、又翻回正面,只有一張紙的資訊怎樣也不會變成兩張!

反正資料的大意不脫為接獲線人密報,位於尹貝羅達的藥品工廠疑似生產禁藥,因此派遣審問官前往地面調查。

只是這種小事的話,怎樣也不該輪到對方親自出馬吧?一道公文發給協定審問官不就得了?莫非這間工廠還藏著什麼祕密?

而且這地點跟他手頭負責追查的案子──逃離連隊的聖騎士們所潛藏的落腳處,以及流通於羅占布爾克的新式毒品之發源地──不謀而合。

「薩爾卡多大人真是盡心盡力,凡事都得親自操持。」尤哈尼闔起檔案夾,有意無意的刺探。「不過,大人親自追查禁藥工廠,不會太小題大作了嗎?還是說,其實是特地去追查禁藥以外的人事物?」

「閉嘴。你沒有資格知道這些事。」面對尤哈尼棉裡藏針的譏諷,薩爾卡多從後視鏡瞪他一眼。「你只要聽我的命令,我要你抓誰就抓誰、處理掉什麼東西就處理掉。」

「哦,大人這麼確定目標就在工廠裡?」

「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薩爾卡多冷酷說道,「懂了就閉嘴,你干擾我了。」

尤哈尼額際的青筋汩汩跳動,暗自深呼吸壓下脾氣,緩緩撇開視線,投向窗外的風景。

「謹遵吩咐,薩爾卡多大人。」


(續)

***

傳說中的騎馬釘都不騎馬釘了(痛哭)

寫他們互相鄙視其實挺有趣的嘿嘿,薩爾卡多整個就是奧主管咩~~~

尤哈尼因為報告寫得太少自己吃鱉這樣wwwww

試閱裡不一定會有R18橋段,可能會稍微接近這樣~~~

期待封面呀呀呀呀(心)


评论 ( 4 )
热度 ( 5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