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尤&薩?】小段子

※CP:尤哈尼+薩爾卡多


(上)


眼前的文字正在飛舞,像外頭片片飄飛的雪花,審問官辦公室裡清一色口罩配衛生紙,鼻涕配咳嗽聲,此起彼落。

尤哈尼是在地面執勤途中被叫回來支援的,啊啊,為什麼那時候沒有說自己有另外工作必須在地面待命呢?長期在地面工作都活得生龍活虎的他,一回到導都便華麗中了這波感冒病毒。

說什麼地面危險又未開化,在他看來導都病毒才毒上千萬倍吧。

「尤、咳咳咳──哈尼,咳咳咳,薩爾、卡多大──咳咳咳、人找……」布列依斯抱著一疊文件夾進門,一邊傳達命令、一邊咳得撕心裂肺。

聞言,尤哈尼從文件堆裡抬頭,漂亮的紫眸鍍著一層因體內高溫而產生的水氣,「大概是什麼事啊?」

布列依斯搖搖頭,表明並不曉得。「快、咳咳咳──」

「喔......好啦好啦。」憐憫的拍拍布列依斯,尤哈尼雖然不是咳嗽打噴嚏一族,但是頂著發燒的腦袋工作,實在也沒好到哪裡去。

晃著腳步一顛一顛的走向薩爾卡多的辦公室,冷風一吹,不禁打了個寒顫,敲門而入,薩爾卡多動作快速的批閱公文,果然是文職出身的,一目十行呢。

「大人,有事嗎?」沒什麼重要事就快放他走吧!

「上次出勤的報告呢?」

「啊……啊……還在寫。」

紅眸凌厲瞪來,「你是根本忘記了吧?」

「怎麼敢呢?」尤哈尼扯開笑容,眼前的事物開始像萬花筒,不行了。「報告我會儘早交上來的。薩爾卡多大人,我下午要請假。」

「請什麼假?」要不是人力吃緊哪會把這傢伙叫回來。

「病假喔。」尤哈尼繞過桌子,猛地撐在把薩爾卡多椅子扶手上,臉湊得極近極近,薩爾卡多反射性揮了一掌--落空!

忽一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連人帶椅撞翻於地,噗嘰一聲,尤哈尼卒於薩爾卡多身上。

此時有人開門而入,馬庫斯的電子眼默默記錄眼前兩人的姿勢,緊接著電子腦找到適當的應對方式。

他默默的把門關了起來。

--「該死的,尤哈尼給我起來!」


***

※馬庫斯角度,微劇透


(下)


馬庫斯潛藏在記憶深處,那屬於前任戰士的心近來很波動。

如果他擁有控制這個身體的權利的話,第一個舉動應該是先戳瞎自己的眼睛,免得老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第二步是把那兩個上司下屬給砍了。

等等,順序上好像不太對。算了。

電子腦記錄的東西可以記一輩子,或是超越一輩子,反正,就會一直記得,秀什麼恩愛,哼。

像這個。

「薩爾卡多大人,身體還好嗎?」尤哈尼賠笑的拿了兩罐保溫瓶放在桌面,前幾天生龍活虎的薩爾卡多宣告陣亡,包得跟粽子一樣,辦公室裡咳嗽聲震天。

電子腦判斷其有60分貝,跟某人的打鼾聲有得比,可忍受。

「你給我--咳咳咳咳咳--滾、咳咳咳咳--」薩爾卡多明明就咳到要斷氣,還是堅持把「滾」字擠出口。

尤哈尼笑意盈盈的晃來走去,隨後撐在桌面前,「薩爾卡多大人,我有特效藥,您要試試嗎?」

「嗯?」

「再這樣下去,跟蕾格烈芙大人報告時會很麻煩吧?」

薩爾卡多一臉為難,卻又有點心動,「什麼藥?」

「這個。」尤哈尼一把扯近薩爾卡多,快手拉下口罩在其唇瓣一吻,又趁著對方想破口大罵時攻城掠地,薩爾卡多嗚嗚嗚咽咽咽的、手揮腳踢的還是被壓著狠狠吻了一頓。

「就是因為昨天把病毒傳給您,今天病才好呢,一來一往,大人就別生氣了。」尤哈尼舔舔嘴唇,像偷腥的貓。「喔對了,不好意思插你隊啊馬庫斯,你們繼續忙吧,我先走囉。」

薩爾卡多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勉強把紙鎮扔過去,然後轉頭向他提出無理的要求:「把剛才的事--咳咳咳咳給我、刪掉,咳咳咳咳--馬庫斯!」

「........」

他想炸死他們了。


(完)


评论 ( 6 )
热度 ( 8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