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吞茨木】求救

※CP:酒吞X茨木
※就是個蠢傻萌的段子
※我自首我OOC!
※我都不知道酒吞比較悲劇還是茨木比較悲劇

「晴明,你必須幫我。」
庭園裡月光正美、佳釀芳醇,安倍晴明好不容易能空閒一下與前來探望神樂的源博雅好好喝一杯。
當神樂咬著椿餅時,茨木童子抓著一張輕飄飄的紙,砰地一聲推開拉門,只見拉門扁成一條縫,而兇手猛虎伸出鬼手,看起來就像要捏爆陰陽師的臉--
安倍晴明反應極快,手中扇子格了一下,碎掉;吹曲吹到一半的源博雅眼明手快,直接從對方掌背狠狠敲了一下,裂掉。
可喜可賀的是,茨木童子也伸回了手。
「說話就說話,不要動手動腳!」源博雅看著裂開的樂器,心好痛。
「咳,茨木童子,有什麼事嗎?」安倍晴明趕緊插話,等會兒兩個不聽人話的吵起來,他又要受罪了。「你不是在酒吞童子那裡?」
最近記得酒吞童子一直招茨木童子喝酒聊天,再加上某些隱諱的風聲,怎麼想都不需要他來相助吧?
「我的朋友好像有了煩惱,我必須幫他。」茨木童子揚揚掌中物,將其拍在桌几上頭,可憐的石桌立即崩了一角。「他似乎又迷上了哪個女人,這實在太可惡了,要是又來一個女人把酒吞童子迷得只會喝得爛醉那怎麼辦?他可是最強的鬼王啊!我不能忍受!不能接受!我的朋友怎能因為這種事而墮落!」
神樂默默的說:「......又進入小劇場模式了啊......」
三位陰陽師湊近一瞧。
「酒味好重!」
「.....字好醜......」
「這看起來似乎是給某個妖狐的求救信吧?」

「致某妖狐:我的朋友喜歡上他的朋友,但我朋友的朋友是個熱血戰鬥笨蛋,聽不懂人話也聽不懂鬼話,請問我應該怎麼處理比較好?」

「這個『朋友』是誰還真是明顯啊。」
「......從頭到尾沒說到女人啊......」
「我記得我的工作應該是守護京都,而不是戀愛諮詢師吧。」
三位陰陽師大嘆一聲。
「酒吞童子到底怎麼了?他不會真的被迷了心竅吧!」茨木童子追問,一副「要是真的有哪個女人敢再讓酒吞童子忘記戰鬥的話,他分分鐘去把那女人給掐爛」的模樣。
「你既然都知道是酒吞童子,直接去問對方不就行了?」源博雅不耐煩,這種事最容易公親變事主了。「搞不好對方也希望你直接去問。」
「這怎麼可以!我這樣去問,不就等於我認為他又被女人騙了嗎!」
「你既然都能想到這個,那為什麼還要乾著急......」神樂掂掂手中的椿餅,開始懷疑眼前妖怪的腦袋,究竟有沒有她的椿餅大與重。「他若想問,就會直接問你如何解決了吧?」
「是啊,而且你們最近不是都住在同一間房裡喝酒嗎?不如直接詢問?」安倍晴明記得八百比丘尼提過,這兩人最近也很火熱。「咳、你們『對決』時也可以問一下,說不定會有意料之外的結局。」
「男人們的對決怎能被這種事打斷!」茨木童子一口否決。「而且酒吞童子有他的傲氣,才不能這樣做!」
「......」
「那不如先觀察幾天,看看酒吞童子最近跟哪個女性走得近?」
「唔,這也是個方法。」
「然後我們再來討論看看該怎麼處理。」
「好吧。」
「那請回吧,我想酒吞童子應該在找你喝酒了。」安倍晴明連哄帶騙的把大妖怪請走,幸好對方熱血歸熱血,也是挺天真好騙的。
「這個是在講茨木童子吧?」小白叼了信來看。
「一定是啊。」
「連小白都知道了,茨木童子卻不知道。」好笨喔。
「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想過這方面的事吧。」安倍晴明淺嚐杯盞裡的佳釀,不禁有感而發。
「人要認清自己的心,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妖怪也是一樣的道理。」

(FIN)

***

什麼都別說我想靜靜了(

茨木天然呆燃起了我的咻咻,可是這對不天然呆一點,就是整個大虐了!

太單箭頭啦QDQ

希望大家可以接受這呆呆ㄟ茨木(比心)



------以下有昨晚小劇場-----------


最近茨木童子心情非常好,好得簡直能飛上天了,庭園裡都能聽見他爽朗的笑聲,不斷的拉著其他式神說酒吞童子有多好多棒多強大。

眾人聽到都會背了。

「茨木童子,你最近走路怎麼都怪怪的?」八百比丘尼觀察幾天,覺得茨木童子的外八程度越來越嚴重。

「這點並不妨礙啦!」大妖怪毫不介意,但手卻下意識的揉了兩下腰部。「因為我的朋友太厲害了。」

「怎樣的厲害?」

「我們進行了一場對決,酒吞童子的腰部非常有力、手勁也非常有力,戰鬥過後流了一身汗,非常舒服,不過下次我是不會輸的。」

「......哦。」八百比丘尼瞭解了,順便也看見站在庭園那頭紅了一張臉的酒吞童子--不知道是羞紅的還是氣紅的--衝過來用力巴了下茨木童子的頭。

「誰跟你對決!」

(完)



评论 ( 3 )
热度 ( 37 )
  1. 茨木少爷の猫一剎芳華-襲音 转载了此文字
    诶哟我的傻茨(ノ∇≦*)这是一场不可描述的对决hhhhhhh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