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威廉企劃】春困(with N王子)

【2017威廉企劃】春困(with N王子)

 →→→ http://wilhelm2017bday.wixsite.com/orchardwhite ←←←

威廉生賀企劃網站↑


※CP:古魯瓦爾多&威廉

※有微R卡劇透

 

潮溼的氣息繞著鼻尖,粗糙的顆粒緊貼頰側,風帶著土的私語、蟲的蠕動、草的成長與花的幻想舔舐耳廓。

他聽見世界竊竊私語著,有關愛啊,夢啊,與幻滅。

說,古魯瓦爾多啊,在暗夜的森林裡提著南瓜燈行走,一路走進了黑暗,翻飛的披風一角與睫毛揚起的角度等高。說,他回來了啊,在昏黃的夕暮中逆著光推開王宮大門,泰若自然地帶著王者的傲與妄回歸,彷彿他從未離開。

指頭抽搐兩下,摳進了鬆軟的泥中,找不到施力點能起身,光的熱度照在疲乏困頓的身上,像枝頭吱吱喳喳的麻雀不停跳躍,試圖踏醒他的神智與意志。

此時啞啞哀啼飛躍千山萬水,從山的那頭至從地平線那頭,震動的大地正在報喪。

聽,人們在哭喊,利爪撕扯皮肉的裂聲如帛綻,野獸的怒吼如雷貫耳,而從淒厲哀號中剝離出的指令命令他前進、守護再逃離,最後他握住了一束光,世界就此黯淡。聽,他們讚嘆旺盛的生命力,如春臨大地供養萬物,誇耀植物的根如同吸吮母體營養的嬰兒,緊緊地抓住有滋有味的血肉,搖曳的妖異沙沙作響,像爬行、像竊笑、絕非感謝,直到一滴落於冰冷檯面的水珠,這才驚覺原來眼淚也有聲響。

叩、叩、叩,鞋跟敲過青石板的脆音越來越近,還有披風拂過腿部的摩擦聲,告訴他,有人來了。

是誰?是那個覬覦力量的人?還是看穿他是怪物打算消滅他的人?還是熟悉的人?被他傷害過或救之不及的人?威廉想知道、想張眼看清逼近的危險,無奈身體全然提不起勁,眼皮連抬也抬不動。

他好似陷入流沙之中,無論做什麼都是徒勞,只能任人宰割。

「唔……不……」要逃,不能留在這裡。

威廉以為自己蹭動得非常厲害,足以向來者表達他的意圖,但不過是如蟲般蠕動淺淺擺動兩下,比烏龜翻身還不如。

爾後他聽見了一道冰冷的、不悅的嗓音,淺淺的卻銳利的直直刺入他腦門。

 

「你賴在這個地方做什麼,庫魯托少佐。」

 

那瞬間,所有的疲困被魔法一把抽乾似的,他睜開眼、彈起身,左右察看四周,清風拂過樹林、草坪與花圃,最後摸了他的髮與臉又飄然遠去。

這裡是?

觸目所及是一片春降大地的青翠,雨濕草地的氣味瀰漫於空中,站在紮實的泥土地上,一手還拿著小土鍬,種子散落四周,半邊身體都染上褐黃,似乎還能聽見教堂傳來的鐘響,昭告領地裡的人太陽即將下山。

和平而靜謐的氛圍令威廉迷惑,他不該身處於此。他應該處於一個更為雜亂且危機四伏的地帶,有著要守護的人、想追隨的人,他曾經與他們同處一地。

無論是煙硝四溢、槍淋彈雨的戰場,或是聚集於聖堂聆聽禱告、陪伴著誰等,都不該是這樣祥和到幾近凝滯的場景。

握緊了掌中物,威廉打算找個人詢問,未料才剛踏出一步,一對提著菜籃的婦女從大屋轉角拐出,說說笑笑的一路往前,他邁開步伐欲追上對方,卻在相觸前五步距離時停下。

「沒想到古魯瓦爾多成為咱們這地區的領主還不錯呢。」

「是啊是啊,看看大家現在能吃飽喝足,也不用擔心鄰國會打過來,多好啊。」

「沒錯,之前他來視察時還以為只是擺擺架子的大人,居然真的會做事呢!」

「自從有了這位領主大人,日子多好過啊。」

「可不是嘛。」

威廉正努力這些與模糊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消息,原來古魯瓦爾多成為了一方領主嗎?

那麼,他腦袋裡的國殤資訊,以及與一干犯沖且井水不犯河水的人們共同生活的記憶,又該做何解釋?

晚風從山間颳起,深重的涼意如滴入池水的水珠,擴散一池漣漪。

紫黑色的天空吞噬了橘黃夕暮,像極了古魯瓦爾多甩身離去時畫開半圓的衣擺,飛動的布料恰恰遮蔽了威廉的視線,他看不見對方前行的路、對方也不需要他一路相伴。

而現在。

現在,他立於王位高巔,庇護一方百姓;他站在對方領地,成為一位臣民。

或許他不再記得自己是誰、或許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相見,但誰能說這不是最好的結局?

冬去春來,終究春暖花開,而生機蓬勃。

威廉忍不住流下一滴溫暖的淚水。

願此夢成真且永不改變。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12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