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1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1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人要看清自己的心,是件不容易的事。妖怪也是相同的道理。

 

 

無論春夏秋冬、晴雨暖寒,酒吞童子總在月下飲酒。

更貼切的說,他早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喜歡喝酒,酒能模糊許多事情,讓那些無法遺忘的事情能夠褪色點,別再鮮明活現的展示於腦海。

他也不想管鬼族或妖族的紛爭糾葛,那些所謂首領該做的事,讓它們見鬼去吧!

妖怪們都是掠奪的主,憑什麼他就得為此付出,統領那些雜碎,有任何用處嗎?

酒吞童子冷笑一聲,隨即拉平了嘴角。

大概又要被那傢伙說,他又墮落了。

手一抬,就著罈口將香氣醉人的酒液全灌下,也不管溢出的液體沾溼了衣服,甚至引來其他弱小鬼怪想分一杯羹。

重重放下酒罈,酒吞童子胸口劇烈起伏,抬手抹乾嘴角,視線還是清明得連遠處飄落了幾片樹葉都能看清。

為什麼都不醉呢?

他曾想過,哪天那個銀白髮的男人又會不辭千里的追著他留下的蹤跡,從山徑那頭一疊聲喊著「我的摯友啊──」走來,或許對他侃侃而談那些統領妖族的長篇大論,或是氣沖沖的要找那個令他墮落的人算帳。

思及此,酒吞童子低聲笑出來。

錯了啊,茨木童子,這次真的錯了。

今次的墮落,是為了能讓你有機會再走到我身邊,我會打斷你的話,然後遞給你一杯酒、邀請你坐下,我們一起賞月對飲。

可是山徑那端,荒煙蔓草。

 

 


 

 

隆冬酷寒,丹波國剛飄完一場大雪,綿綿密雪於大地、於林葉上積了一層又一層,一輛華貴的馬車在暗夜的林間道路噠噠前行,車伕藉著燈籠微光照亮前路,小心翼翼駕著車,護送臨時偷溜出門的貴族小姐回門。

聽聞這條道路最近不甚平靜,常有屍體曝屍於道旁,令來往的旅人及樵夫人心惶惶,車伕心下不斷念著佛號,只希望這趟車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

此時一股濃臭腐氣的冷風吹來,下一瞬他喉間劇痛、眼前一黑,車駕便歪七扭八的朝路旁大樹撞去。

翻覆的車廂裡傳來慘叫與哀號,一名穿著華美的貴族女子,艱難的從裂開的竹簾裡爬出,披頭散髮的她睜著驚惶的眸子,不解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誰、誰來救救我──」想喊侍女救命,卻閃過馬車翻覆中侍女不幸撞破額角的情景,閉起眼,她甩甩頭不願回想,試圖站起身卻拐了腳,雙手壓在雪地凍得都僵了。

突然間,眼角閃過一抹靛藍,伸來一隻手扣住她下顎,濃烈酒氣撲面而來,薰得她幾欲昏厥;恍惚中,一位身著惡鬼胸甲與靛藍披肩的紅髮男人蹲於她跟前,俊美無雙的臉龐勾著不懷好意的冷笑。

「養得挺美的啊,挺合本大爺的眼。」

「你……」理智知道不該離這人太近,可是她沒有多餘的氣力去閃躲眼前人,對死亡的畏懼從背脊一節節竄上,本能告訴她,今日她逃不了了。「離我、遠一點……」

聞言,紅髮男人笑意更深,眼底的冷意恰如深潭之水,極寒、極凍,微光閃爍,她在那雙豎直如貓妖的深色雙眸中,看見心上人繫於她手腕的絲帶,反射著幽微火光,於風中翻飛出一道軌跡。

男人一腳踩熄了光。

 

皚皚白雪濺了一地紅,鐵鏽味與酒氣隨著呼嘯北風傳得很遠,酒吞童子率性的坐在大道中央,周圍散落的骨頭還黏著血肉及布料,依稀能見被利爪撕成片片的和服。

最柔軟的乳房是他第一個下口處,咀嚼兩下,呸出一塊繡金線的碎布,貴族為了彰顯身份老愛在衣著增加這些沒有用的裝飾,嚴重妨礙進食,隨手拋開咬爛的肉塊,墮落的人類令他喪失食用的欲望,其他部位就當日行一善送給野狗吧。

拔開酒塞,他仰首灌下一口辛辣的酒液,原以為這次的目標,既然是搭乘華貴馬車的大戶千金至少端莊點,哪裡料想得到內在比埋在土裡的屍體還臭,敗壞他進食的興致。

邊喝酒邊用腳踢開車廂的木條及木板,暗櫃裡的財物並不多,最值錢的和服成了碎布,失策。

正當酒吞童子想著等會兒要往哪個方向去、要去做什麼時,一股目標明確的瘴氣毫不掩飾的撲來,他笑了,吞下口中的吟釀,朝源頭瞥去,想瞧瞧是哪個不怕死的傢伙,膽敢在他面前放肆!

「出來。別讓本大爺說第二遍。」

此話一出,濃烈的瘴氣如浪潮一波波湧來,若是一般妖怪,恐怕早被震懾到瑟瑟發抖並匍匐於地,大喊饒命吧!

然而酒吞童子只感到這股妖風挺涼爽的,吹得他紅髮飛揚、也吹得他戰意高昂。

大道那頭,一位妖怪撤去隱身,沐浴在銀白月光下,隨風揚逸的白髮與鮮紅的犄角呈現鮮明對比,包覆重要臟器的暗銅軟甲輝映著流轉於左手掌心的不祥黑火,垂落的玄色衣袖與暗紫紋金褲角隨著步伐擺動,細碎的鈴聲清響源自於對方腳環。

大妖赤腳踏雪而來,高昂的戰意摻合喜悅,從其彎起的眉眼與嘴角洩露,不知為何也感染了酒吞童子,令他血液沸騰。

但這樣就想靠近?哼。

酒吞童子運起妖氣,如飛矢一股股射出,對方身型微微停滯,嘴角咧開的弧度又大了幾分,不為所動的繼續前行,直到距離兩臂處才停下。

「你就是酒吞童子?傳說你很強,是鬼族最厲害的鬼王,是誇大其辭還是真材實料,試了才知道。」

白髮大妖笑得猖狂,凝聚於手中的黑色火焰開始摻入紫紅妖氣,壓迫感也逐漸升高並擴散。

酒吞童子來了興致,想看看這傢伙有多少能耐,明知道他名號的情況下,還敢向他挑戰?

「本大爺是酒吞童子。你又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茨木童子,是為了找個能打敗自己的強者而來。」

這發言真囂張啊!

酒吞童子笑聲如嘯,林木裡的鳥獸全驚醒,飛鳥感受到危險,成群掠過天際疾飛逃離。

「那你今天可以如願了!」


(續)

***

第一次寫酒茨......各種擔心害怕(抖)

在有存稿的情況下考慮週更或週二更......我再看看狀況,畢竟最近卡到手痛,虐OTZ

希望你們會喜歡(艸)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