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2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本大爺是酒吞童子。你又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茨木童子,是為了找個能打敗自己的強者而來。」

這發言真囂張啊!

酒吞童子笑聲如嘯,林木裡的鳥獸全驚醒,飛鳥感受到危險,成群掠過天際疾飛逃離。

「那你今天可以如願了!」


 

林晃鳥驚,飛沙碎石如箭矢分別攻向彼此,濃烈的瘴氣遮蔽了新月,道旁的耐寒植物因接觸妖氣瞬間枯萎,方圓幾公里的生物無一倖免。

而這不過是前哨戰。僅僅是試探彼此的第一招。

沒了月光,暗夜裡只見茨木童子左掌心凝聚的黑色火焰左右躍動,倏地,那團火僅剩微火,與此同時,酒吞童子腳下出現一圈豔紅,探出一隻鬼手撲擊他。

酒吞童子反應快速,一見紅圈便躍起,同時間,原先揹於身後的鬼葫蘆轉至身前,對著茨木童子隱身的方向噴出瘴氣,短暫滯空後落地,順著鈴鐺聲響追擊,眼角閃過黑色凝火,他偏頭一躲,身形旋過半圓朝四個方位接連噴出瘴氣!

耳尖的他捕捉到細微的抽氣聲,趁勝追擊,鬼火擦過臉頰與臂膀,於雪地落下幾滴豔紅,但這攻勢無法阻擋他前行。他視若無睹、他勢在必行。

兩人終於無可避免的近身搏鬥,拳來腳往間彼此也掛彩無數處,暗夜裡只見那雙金眸燦燦豔豔像一團明火,讓酒吞童子移不開眼,牢牢地鎖定攻擊目標,短暫的交手後,對方的鬼爪銳利無比,竟扯裂了鬼葫蘆的繫繩,當最後一根絲線斷裂時,鬼葫蘆砰砸於地。

茨木童子咧開猙獰的笑,倏地後退一步,右手抵地,四周再次浮現黑紅交錯的火圈,瘴氣噴發而出,風刃颳過酒吞童子的胸甲並割出刮痕,至於皮甲包覆不到的肌膚則飛濺起血花。

第二次近看才發現,那是一隻鬼手從地獄之門衝出,扒抓著所能觸及的生命體,威力相比第一次更盛,原本的單行道已然成了廣場,樹倒草毀,一片狼藉,就連他也得閃躲而不能硬扛這波攻勢。

但這點攻擊就想打敗他?天真!

一時大意讓鬼手觸及腳踝,生命力迅捷流失──這點令他燃起對他人、對自己的怒意,反倒令腦袋更為清醒、冷靜,於是酒吞童子蹬了一腳以妖力震開,一張手,鬼葫蘆飛回掌中,恰巧擋住那隻直插面頰的鬼手!

「放肆!」

酒吞童子迅速轉身,將妖力灌入鬼葫蘆並用力撞上對方身軀!

撞擊力道彷彿被鐵球正面甩中,疼痛直達五臟六腑,骨骼發出悲鳴,茨木童子呼吸一滯、動作一頓──說時遲、那時快,酒吞童子精準捕捉到這短暫的空檔發起密集攻勢,疊加的瘴氣團從四面八方搶攻。

白髮大妖努力保持身形,並且試圖反擊,然而紅髮鬼王並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越戰越猛、越戰越強。

直到一雙腿踹中茨木童子的胸口,力道大得讓他跌於雪地,一時半刻爬不起身,只能用手肘撐著試圖撐起,下一秒,一隻腳踹翻了他,踩著心窩處用力將他踩回地上。

居高臨下的紅髮鬼王揚起冷笑,反轉變形的鬼葫蘆,凝聚妖力的壺口正抵著他腦門,警告意味十分明顯:倘若他膽敢隨意動彈一分,這記攻擊會轟爛他的腦袋!

仰躺的茨木童子看清情勢後,吁出一口氣放鬆僵硬的身體,左掌心凝成的黑色火焰也收回,金眸滿是戰鬥完的快意與滿足,一副心滿意足、甘意臣服在強者之下的模樣。

「想好遺言了嗎?自不量力的傢伙。」

「哈哈哈,你果然很強,這才是我看上的男人,鬼族果然就該由你這樣的男人統領才對。」

出乎意料,茨木童子非但不是輸不起的人,還是個能直面失敗這件事的傢伙,甚至毫不扭捏的讚美他的實力。

但統領鬼族是什麼事?

「用打敗我的力量來支配鬼族。唯有擁有這股舉世無雙的力量的你,才有資格站在鬼族頂端啊,酒吞童子!」

「那你就是鬼王第一個手下敗將了,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哼了聲。「而手下敗將通常只能以死謝罪,或者,你有讓我留下你的價值?」

「我還不夠格輔助你嗎,酒吞童子?」白髮大妖笑開懷,完全不把威脅聽進耳裡。「你就是我正在找的人。除了你以外,誰也不夠格讓我甘願臣服。」

酒吞童子說不出這種感覺。

這是他漫長歲月裡,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真摯,從一個本該是反覆無常的鬼族口中說出,卻如此鏗鏘有力且令人難以質疑。

「嘴上說說誰都會。」話雖如此,酒吞童子移開了鬼葫蘆,卻將壺口打開,示意茨木童子啜飲,而對方也很上道,大口大口的灌下酒精濃度極高的酒液。

「我隨時都能殺了你,茨木童子。」他蹲下身拍拍茨木童子因烈酒而醺紅的面頰,卻發現這傢伙仍是笑彎了眉眼,吐出的話看似醉語卻慎重如誓。

「你永遠都擁有支配我的權力,酒吞童子。」



(續)

***

基本上最後一句讓作者覺得被直擊,恥力見底(深沉)

希望你們會喜歡,如果願意給我點感想我會很感動的(扭)


评论
热度 ( 23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