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9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離開大江山,少了茨木童子跟前跟後,酒吞童子突然覺得身體與腦袋輕了許多,總算沒有人在耳邊碎碎念。

走南往北,四處都是美景;揣著懷裡的酒對著日月暢飲,哪裡都好。

隆冬時節,懶得用妖力護體的酒吞童子特地往南,暖和的南方積了薄薄的一地雪,涼意正佳,最適合溫壺美酒、坐於廂房好好欣賞落雪亂梅之景,為此他特地前往許久之前曾路過的,記憶中那個盛開梅花的城鎮,準備住上一段時間。

然而剛踏入城鎮,以往的繁華榮景不見蹤影,整座城空盪盪的沒人氣,每扇門窗緊閉,空氣中瀰漫驅蟲藥草燃燒的臭氣,只見焚燒過的紙灰順風飛來,黏著他的腳踝不放。

信步閒逛,發現廣場中央架起木柴堆,遠處一列黑色的送葬隊伍伴著誦經聲走來,一旁的女人們哭成一團,似乎是家中男人慘遭橫禍,暴斃而亡。

此時幾個壯丁將蓋著麻布的屍體抬下後排列於木堆,淋上煤油點火,火焰熊熊燃起,和尚們念佛號、做法事,隨手扔進驅蟲的藥草,剎那間焦味與刺鼻藥草混合,鼻子簡直要壞掉了!

而另一股腥臭的氣味也隨著焰火慢慢飄散,酒吞童子微微擰起眉頭,是妖的氣味且非常濃烈。

隱身於市的酒吞童子盯著纏繞在篝火堆的黑焰,幾不可察地嘖了聲,那東西他再清楚不過,是女人的怨恨與執念,而且比起當年他所承受的怨怒多上好幾十倍!

深色瞳眸瞥了一眼那些女人,通通都不是他愛吃的處女,沒有逮來當糧食的打算,更沒打算成為別人報復的絆腳石。

準備另尋他處賞雪賞梅,然而剛旋過腳跟,一股陰風夾雜怒火席捲而來,他側頭閃避,卻聽見後方響起了尖叫聲。

「啊啊啊啊啊──鬼啊!」

「蜘蛛!有蜘蛛!」

蜘蛛?酒吞童子轉頭一瞧,密密麻麻的蜘蛛不知從何而來,張揚著八隻腳包圍和尚與家屬,並爬向篝火似要將屍體吃得一乾二淨,一團混亂中,有壯丁拿起斧頭、執火炬開始消滅毒蜘蛛。

張開妖氣的屏障,爬來腳邊的毒蜘蛛被他震歪了路線,只得繞遠路前進,酒吞童子饒富興味的看著眼前的兵荒馬亂。他開始好奇,到底是哪個女人擁有這麼深沉的怨念,竟能驅使這麼多蜘蛛?

順著怨氣來源來到一棟大屋之下,他一躍而上,屋瓦站著一位面容姣好的絕色,黑髮紅眸、瓜子臉蛋乍看有股我見猶憐的錯覺,但細看其下半身已與蜘蛛融為一體。

那雙斜挑的美眸摻著恨不得殺死人類的狠毒,見他到來便凌厲一掃,妖風挾著恨意直面而來,酒吞童子唇角一揚,同樣地凝聚妖風對抗,相觸瞬間擊潰對方並刻意擦過女人腳邊,屋瓦發出清脆的碎裂聲。

女人微微變了臉色,卻仍舊氣焰高張的與他對峙。

「厲鬼?真是可惜了這張臉。」

「你是誰?來替那些負心漢出頭的傢伙嗎?」警戒心十足的女人瞇起美眸。「我是不會收手的,這些男人都該死!」

「哈哈哈,本大爺沒興趣管妳這麼多事。」大概又是個被男人拋棄,由愛轉恨的女人。「妳最好別逼本大爺動手,真要打起來妳是贏不了的。」

聞言,絡新婦不為所動。男人的話通通不可信,想當年她就是誤信了那男人的話,以為終於能夠得到幸福,於是準備與對方共謀毒殺丈夫,未料卻被出賣──或許該說,那本來就是一場戲──才會被關入黑色箱子成為活祭品,只為讓男人們得到更強大的力量。

身體爬滿這些八腳動物的噁心感,每一口被利齒扯下肉的痛她都還記得,不斷哭喊並求饒,卻只聽見箱外男人們的恥笑聲。

「哈哈哈這賤女人,居然在哭求我們放了她啊!」

「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這蠢婊子呢。」

她痛苦嘶喊著的同時對自己發誓:她有多恨、多怨,就要這些負心漢付出該有的代價!光是死完全不夠補償她的哀怨悔恨,她要他們也嚐嚐這種被活活蝕骨囓心的痛楚!

男人們萬萬沒想到,本該死亡的她反而吞食牠們的力量,成功與蜘蛛融為一體化為妖怪,並用這股力量給予這群負心漢懲罰。

世間男子皆薄倖,徒留又有何用處?這些人渣不配浪費米糧!

絡新婦瞪著眼前的大妖。「那又如何?你若敢擋我的路,那麼你也一起去死!」

一無所懼的她,什麼都不怕!

酒吞童子哼了下,女人可怕的執念,這種事他比誰都清楚。

話說回來,當年他被執念折磨致死,墮落成鬼時,怎麼就忘記去把那些女人給殺了?真是失策。

「妳愛殺就去殺,反正是妳自己的事,干本大爺屁事。」酒吞童子就地坐下喝酒,真把慘叫聲當成淒婉樂曲。「想殺就動手啊,我倒想看看妳有什麼虐殺人類的手段。」

絡新婦並不相信眼前人的話,但對方坐於原地似乎真沒打算插手,半是存疑的繼續她的殺人大計,不過底下的和尚還真有幾分道行,佛經聲音越來越大,竟然漸漸鎮壓了她的厲氣。

這怎麼行!這種小事就想讓她放棄?想都別想!

「去死吧!」絡新婦大喊,驀地凝成妖氣的箭射向底下,幾個和尚吐出一口刺目的血,卻不停止口內的虔誠。

仰首暢飲,酒吞童子想,若他打算漁翁得利的話,等等不妨捕刀捅了絡新婦,畢竟這女人能成妖可不容小覷,吃了還能增強力量。

但他難得的只是想想。

縱然絡新婦因執念而強悍,但一己之力終究無法戰勝團結的人類,只見她因後繼無力,只能氣喘吁吁的、滿眼憤恨地瞪著底下人,眼睜睜看著和尚淨化她纏於屍體上的執念。

「妳拚成這樣,最終還是不能如願。」酒吞童子落井下石,不管是人是妖都太弱了!

「那又如何?」總有一日,她會殺光這些負心漢。

「殺了這些男人,妳很開心嗎?」

「世上男人皆負心,妖也是如此。」絡新婦哼了聲。「怎麼,想為你的同袍出口氣?他們都得成為我的餌食!」

「本大爺說過,沒興趣!」真要說起來,他才想把這些扭曲的女人給通通吃了省事。「無聊透頂。」

起身,酒吞童子懶得理了,這女人聽不懂人話,不如去找大天狗喝酒實際,那傢伙應該還在山裡吧。

「你們這些男人都唯我獨尊,把別人的愛都當作笑話。」後方,絡新婦驀的衝出一句,引起酒吞童子回頭。「終有一天你也會受到報應。」

「妳是活膩了,想我滅了妳是不是?」酒吞童子獰笑,他最痛恨別人對他指手畫腳,這女人什麼也不懂就放話亂講,他不介意活動一下筋骨,把這隻蜘蛛轟成碎片。

「呵,就等著看吧。」絡新婦昂首露出鄙夷的笑容,緊接著躍下屋頂,驅趕因她召喚而來的蜘蛛群,繼續囓咬那些男人及其家屬。

沒有追擊的打算,酒吞童子最怵這種怨念極深的女人,雖然滅了對方花不了多久時間,但都能強行變妖且保有心智,這種傢伙的執念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但他也感到納悶,這些男男女女到底為什麼這麼想要得到別人的愛?

得到,毀之;得不到,也毀之。

愛憎恨、傷別離、求不得,每一條都這麼苦、都要看其他人臉色,最終結果都是一樣,那麼愛與不愛又有何差別?

至於報應?算了吧,憑什麼別人想愛他就得回應?世上哪有這個道理!

他比誰都厭惡這種強求的事。感情本來就無法強求。

酒吞童子瀟灑走人,彼時的他未料絡新婦的話,竟然一語成讖。


(續)

***

經過了一週的三次元兵荒馬亂,終於能修點稿了OTZ

希望你們會喜歡!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