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夜魅〉

【短文】〈夜魅〉

※人物:夜魅(?)妖狐+小隻大天狗(?)

※標題跟後續都看天意,我已轉職成佛系寫手(ㄍ)

※其實是喇賽喇出來的


晴明的庭院多了一個式神,是前幾夜突然帶回來的黑毛狐狸,聽說與另一隻喜愛誘拐的殺人犯狐狸同種。

原先混在女式神堆裡的妖狐剛與對方打照面,隨即刷開紙扇呵呵呵的溜了,速度比見到跳跳弟弟跳來要用直拳揍他還快。

白狼納悶地看向妖狐:「你們有過節?」

妖狐悶悶的回話從扇後傳出:「過節倒是沒有,吧。只是小生要說那傢伙太太太危險了,風刃凌厲,小生曾看過他把來抄他巢穴的妖怪一把突成渣。」

末了,妖狐抬頭看看烏雲密布沒半點光的天空。

「今日天乾物燥月朗星稀適合出門進修,小生去也。」

隨即包袱款款地揹著大書卷從後門翻牆離開,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跟一頭霧水的白狼。


那頭剛進門的黑毛狐狸饒富興味的四處走走,雨珠凝結卻未落下的空氣濕得令人不舒服,幾位女式神聚在一塊窸窸窣窣,時不時投來打量的眼神。他不著急著打好關係,關係這種東西,總要摸透了人心才好建立。

比起認識,他更想知道自己今晚的落腳處。

他搖著扇子在庭院裡繞了一圈,笛音從上空傳來,大樹上坐著黑翅膀但面色嚴肅的大天狗,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硬生生縮小一號。金髮的大天狗專心致志地吹著曲子,硬是把一首婉約小曲吹成了大義凜然。

「是傳說中的大天狗大人嗎?」

「你是誰?」停下吹笛,力量未全的大天狗坐在樹枝上頭,警戒地看著樹下的黑毛狐狸。

「小生是妖狐喔,看我的樣子不就知道了嗎?」妖狐笑了笑,還轉了一圈。「大天狗大人要不要下來帶小生走走呢?小生迷路了,不知道房間在哪裡。」

「晴明沒有找人帶你?」大天狗不相信,但想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帶小生走走吧。」

夜魅妖狐笑了笑,而大天狗依然面癱,但挪動屁股飛了下來。

「往這邊。」

「謝謝大天狗大人。」

黑毛狐狸晃著扇子,矮他半個身頭的大天狗腳不離地的飛啊飛。「真是可愛。」

「什麼?」大天狗聽到他的喃喃自語,轉過頭來瞟他一眼。

「沒事。小生住這裡嗎?」

「大概吧。反正這裡有空房,你自己隨便找間住。」

「那大天狗大人您住哪裡呢?」

「最左邊那間。」

「請容許小生先跟您窩個一晚吧。」

「欸?」

「謝謝大天狗大人。」

夜魅快步走到最左邊的房間,一把拉開紙門就窩進去了,大天狗在後面怎麼叫怎麼扯都沒辦法。

「這裡是我的房間!」

夜魅很快速的把被褥搬出來,鋪好,掀被,躺入,拍拍另一邊的床位。

「大天狗大人,請。」

「你給我出去!」

夜魅一把抱住為了踹他而湊近的大天狗,就這麼把人扯入被窩裡。

「別亂碰我!」

「小生很暖和喔,一定不會冷的。」

「不要!滾開!」

「好了好了,乖乖睡喔。」


隔日一早,大天狗在雨聲中醒來,昨晚掙脫不了狐狸的懷抱,氣著氣著就睡著了。

一抬頭,黑毛狐狸還睡著,臉上面具依然戴著,要是可以的話大天狗真想揍他,但是金面具閃亮亮的,要是凹個洞那就不好看了。

於是大天狗伸手把對方的面具拔下來,卻發現狐狸耳朵也跟著一起拔下來了!

「唔......大天狗大人..........」好死不死,妖狐恰巧醒來,發現大天狗正兩眼驚慌地看著面具上的耳朵,再看回他的頭頂,倏地勾起一抹魅惑的淺笑。「您怎麼這麼粗魯,把我的耳朵拔下來呢?」

「騙、騙人。耳朵拔下來是會流血的!」大天狗兀自鎮定,他不是被嚇大的!

「啊啊啊........您說的是這個嗎?」牠用下巴指指突然滲出紅血的耳朵。「雖然是晚了點,但還是會流血的啊........小生,死得好冤啊.........」

語畢,夜魅啪的一聲倒在大天狗被上,而大天狗嚇得面癱,羽毛啪啦啦地掉成一座小山,沒注意到被上的狐狸偷笑了一聲,更沒注意紅血還有香味呢!

(完)


嘛,大概就是因為撞到頭(物理)所以寫了出來......

欺負小奶狗最有趣了!

想到欺負小奶狗當時年少不懂事覺得好爽!

喔關於那個突成渣,看狐塔流出的影片好像是全體突.............還吸血(


评论
热度 ( 3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