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11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陰陽師翁立,能讓我寄攤的友人報上了,但我的文還沒寫完TDT


 

那時,楓林道緋紅飄飛,酒吞童子本來打算繞過那座山,然而楓葉宛若招魂般,令他難得風雅的佇足後踏入。

耳尖的他聽見風中細微的樂音,好奇的跟著聲音前進,只見林中有一美豔的女鬼正和著樂音舞蹈,如瀑黑髮隨著舞步輕旋半圓,身段柔軟、舞姿曼妙。

「誰在那邊?」一聲嬌喝,下一秒,楓葉如利刃襲來,酒吞童子連閃都沒閃,僅僅是勾起唇角,妖氣於身周繞成圓便擋住這波攻勢!

「你是誰?為何像個登徒子窺探!」鬼女停下舞蹈,四周協奏的小妖們也停下彈奏,所有人全神戒備。

酒吞童子靠著楓樹樹幹,雙臂交疊於胸前,「本大爺是酒吞童子,路過此處剛好看見妳在跳舞,挺美的,繼續啊。」

「這支舞不是跳給你看的!這是我特地練習給晴明……」紅葉激烈反駁,當她提到某個名字時,雙頰浮起紅彤,嬌羞的念著某個傢伙的名字。「話說晴明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再來看我呢?」

晴明?哪只妖怪?沒聽過。

「您是酒吞童子大人吧?」此時,一旁的盜墓小鬼眼色極好,認出大名鼎鼎的鬼王,立即跳出來打圓場。「紅葉大人平時較少離開紅葉林,對您不敬,失禮了,望您海涵。」

「酒吞童子?」紅葉細細咀嚼這名字。「丹波國大江山的鬼王?」

「妳也聽過本大爺的名號?」酒吞童子略感詫異,離丹波國這麼遠的地方也有人知道。

「這是自然。酒吞童子大人的盛名早已傳遍各地,方才對您不敬,失禮了。」紅葉斂下敵意,眼波流轉,妖豔的臉龐適時揚起一抹淺笑,氣質倏地變換,宛若小家碧玉。「我名為紅葉,是這座楓葉林之主。既然酒吞童子大人到來,那麼紅葉理當當個東道主,請大人千萬要留下來參加宴會。」

面對鬼女明顯的前倨後恭,酒吞童子勾起冷笑,倒想見識一下這女人打的主意。

「行。」

紅葉朝盜墓小鬼使了個眼色,對方會意的撤下樂器,將酒吞童子奉為座上賓,帶領至林中深處的小屋。

「地方鄙陋,請酒吞童子大人暫且委屈一下。」盜墓小鬼領著他進入典雅的木屋,案頭擺放著紅葉娃娃、燃著異香的鏤刻香爐、木製的棋盤棋子還有掛畫等,女性化的擺設與之前他私鑄的宮殿完全不同風格,倒也賞心悅目。

屏退對方,他初步查看室內,捻熄了線香、翻了翻棋盤,三大面的掛畫有著「吳葉」的落款,酒吞童子並未在聽過這個名字,落坐於榻榻米,紅葉究竟想做什麼他不知道,估計是看上他的力量或名氣。

至於他怕不怕?笑話,身為鬼王有何畏懼?放馬過來!

待到夜宴開場,酒吞童子品嚐佳釀、佳餚,樂曲一首接一首,空氣中飄散著甜膩的香氣,倒也不算違和。

但東道主卻遲遲未見人影,直到樂曲稍停,盜墓小鬼換了線香,晚風拂起眾多紅楓,一葉葉飛舞而炫目,鬼女紅葉款步登上舞台,特地妝點過的臉龐勾著媚人的笑。

「喜聞酒吞童子大人遠道而來,紅葉獻醜了。」

盛裝打扮的她坐了下來,淺蔥十指撫上琴弦,急弦嘈嘈切切,時而悠揚時而激昂,段落有序、輕重有致,就算不懂音律也能明白這演奏手法是高妙的。

酒吞童子支頰笑覷這場表演,突然間,紅葉揚首朝他送了一抹淺笑,艷麗的、純潔的、媚人的雜揉成一團進入眼睫──於是天地間驀地只剩下紅葉的一顰一笑,牽動著他沉寂百年的心。

燭光明滅,樂音宛如空谷回音,他瞇起眼睛,一股懶洋洋的奇異感竄過全身,炫目的紅葉飛舞迷亂視覺,忍不住閉了一下眼,那股詭異便消失無蹤,他想斟酒,一雙手卻先一步拿走酒壺,殷勤地遞到他嘴邊。

「還滿意嗎?這可是人類釀造許久的珍釀,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尚佳。」

酒吞童子感覺自己在張嘴說話,但是隔了幾秒鐘才聽見自己的聲音,一陣脂粉香撲面而來,視野裡,一只楓紅娃娃像急縮小版的紅葉,正在左舞蹈、右旋圈,他無法移開視線,但本能令他抓住身旁的鬼女,一把扯進懷中。

「妳……」做了什麼?

剛張唇,便被細掌捂住了嘴。

「你喝醉了嗎?」

紅葉輕而易舉的掙脫,笑彎了眼輕吐摻著咒術的話語。

「我再為您彈首曲子吧,您會喜歡的,就像你喜歡我一樣,會甘願為我做任何事,只願博我一笑、瞅你一眼。」

「……不……我……」潛意識想反駁,但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及腦袋重得抬不起來,恍惚間又聽到妖異的樂曲,以及妖豔的香氣繞在鼻尖。

耳邊,纖指滑過琴弦,滑音爆響的剎那酒吞童子滯了一下,手中的酒盃再也握不住,砸於地面濺濕了褲子。

「酒吞童子大人,這個嚐嚐……不是嚐我的嘴!」

呵,我就喜歡一親芳澤。這番話卻惹得心上人嬌羞地滿頰彤紅,不依的推開他又被他扯回懷裡。

「酒吞童子大人,那些人類又來騷擾我了。」

區區人類也想動我的人?去死!

「我當然也喜歡您啊。」

是啊,我喜歡一個駐足於楓葉林中的美艷女鬼,她擅長琴棋書畫,最喜歡在漫天翻飛的楓紅中跳舞。

「你喜歡我?但我不喜歡你了,滾!」

為何不喜歡我?妳愛上哪個妖怪?他能比我強嗎?

「滾呀!滾出我的視線!」

「我不喜歡你!」

「滾!」

──「閉嘴!」

混沌不清的腦袋只感到萬分疼痛、難以思考,被耳畔徘徊的聲響嚴重干擾,為了屏除雜音,忍無可忍的他驟然一吼,順手揮出一團妖氣炸向四周,恍惚間似乎聽見慘叫,顫顫地睜開眼睫,視線與腦袋變得清明許多。

而前方,紅葉捂著擦傷的臉頰摔跌於地,旁邊散落著盜墓小鬼的衣物。

「那傢伙是誰?妳愛上的是誰?」膽敢搶他要的人。

「關你什麼事?滾出我的楓葉林!」沒料到酒吞童子竟還能反擊,差點被擊中的紅葉艱難地爬起,撥了撥散亂的髮絲,看也未看他一眼。

「妳為何不接受我?」

「我為什麼要接受你?因為你喜歡,我就必須被你喜歡嗎?」紅葉嗤之以鼻,「我最愛的只有晴明,那才是我最愛的男人,而不是你這種只想吃掉我的人!」

晴明?那是何方神聖?但不管如何──「我會殺了他!」

「你敢!」紅葉怒喝一聲,隨即勾起冷笑,輕蔑地打量兩眼。「反正,不管你做什麼事,只會讓我更討厭你而已。」

「妳!」十指握拳又鬆開,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乾脆把這傢伙殺了、吃了,讓她再也無法窩到別人懷裡。

「你可以殺了我,但你永遠也得不到我的心。」瞥見對方的動作,紅葉捂著隱隱作痛的胸口,冷淡至極地下逐客令,隨即頭也不回的走進楓林深處。

「滾吧,不想我更討厭你,就別再踏進這裡。」

──那一日,酒吞童子帶著酒葫蘆與被拒絕的情意,搖搖擺擺的離開楓葉林。


(續)

***

說實在話我真不懂酒吞大大到底為什麼喜歡紅葉,目前劇情(臺版好像還沒開19章)翻來覆去都沒看到一點端倪RYY

查了下紅葉的資料,發現這女人當年真是不簡單啊,琴棋書畫都點滿了,天工樹(?)還點了兵法跟軍事選項,還是個會咒術的WWW

所以最後我就......嗯啊拼拼湊湊(被打死)的讓酒吞大大被降降釀釀了(???

人不要太過自大,鬼王也是一樣啊(喂)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