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妖狐中心】封02

【陰陽師/妖狐中心】封02


※妖狐中心

※傳記衍生+私設

※朋友點的,練筆用,其實沒頭沒尾

※前一章> 00 01


白日裡,妖狐會坐在廊道旁笑覷庭院裡的式神們活動,陰陽師們多半是忙碌的,處理各地的妖怪事件或是貴族們的煩惱,固定幾位式神負責協助巡邏、收集資料或鎮壓怪物──所以當白狼叫上他一起出門時,不禁瞪大了眼。

「小生我要出門?」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恐怕不太妥當吧,小生力量不穩,而且晴明大人應該還不放心──」

「就在附近山區而已。」白狼倏地打斷他的叨叨絮絮,態度十分堅定。「是晴明大人的吩咐。」

「既然如此,那小生的確無法推諉...

2017-09-29

【0927】【陰陽師/妖狐中心】封01

【陰陽師/妖狐中心】封01


※妖狐中心

※傳記衍生+私設

※練筆用,沒頭沒尾,標題隨意


■前情提要> 00


「妖狐,你半夜不睡覺,在庭院做什麼呢?」

巡邏平安京後夜歸的晴明碰著了前陣子收服的式神,一隻連續誘拐女性將其殺害的妖狐,純白尾端帶紫的蓬鬆尾巴揚在身後,白日總是揹著的偌大卷軸倒是不見蹤影,聽到他的叫喚時,只見罩著半罩面具的狐狸側過頭淺淺一笑。

「晴明大人晚上好,辛苦了。小生半夜睡不著,看月色挺美的便來逛逛。」

「喔……但是這裡都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呀。」白藏主扒了扒泥地,嗅了嗅地面上奇怪的白色粉末。「小白好像聞到...

2017-09-27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1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1


※CP:酒茨、荒連(雙龍組),鬼使一家未分上下

※單篇若有R18會另外註明

※不定時更新,尚未想到篇名

※給友人阿月的點文,謝謝你的碎片,希望你會喜歡~


酒吞童子抬起鬼葫蘆朝四方噴出瘴氣,掃平了四周樹木總算看見突擊者,那是一身黑衣的白髮男孩,手上那把大鐮刀流轉著奇妙的氣息,原先面無表情的小男孩驀地勾起唇角,笑意竟令人毛骨悚然。

「……黑童子?」

一目連正召風加強風盾時,卻聽見荒略微訝異的口吻,還沒來得及詢問,腳下倏地竄過結界包圍眾人,觸目所及的深藍宛若沉入深海又如天幕壓頂,星月流轉的幻境裡有座鳥居。荒抬起一手,下一瞬,攻擊如天...

2017-09-17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0

【陰陽師/酒茨雙龍】無題00


※CP:酒茨、荒連(雙龍組),鬼使一家未分上下

※單篇若有R18會另外註明

※不定時更新,尚未想到篇名

※給友人的點文,謝謝你的碎片,希望你會喜歡~


溽暑蒸騰,縱是山林綠蔭扶疏也止不住鑽心的熱,黏膩的熱汗彷彿從骨髓裡一點一滴擠出,五名式神及負責帶隊的神樂走在林道卻各個神色如常,宛若未受天氣影響──或者這也跟一目連悄悄地帶動風勢有關,曾為風神的他控風如呼吸順手捎來涼風,降低了暑氣更降低了整隊人馬的火氣。

至少前方開路的酒吞童子雖然額角青筋鼓鼓跳動,仍舊耐住性子繼續走──只是冷著一張臉推開不斷湊前,並且一路走來歌功頌德千萬遍...

2017-08-27

【陰陽師/妖狐中心】封

【陰陽師/妖狐中心】封


※妖狐中心


※傳記衍生+私設


※練筆用,沒頭沒尾,標題隨意


看中誰呢?


噓。你安靜。


「你不專心哦。」


女郎屋的小隔間裡,暈出光暈的燈籠籠罩室內,脂粉及冷酒的氣味隨著嬌嗔舔吻耳廓,化為書生人形的妖狐勾起唇角,輕輕避過女人極具侵略的吻。


「怎麼會呢?小姐姐這麼美,小生都忍不住沉浸在這樣的美麗之中了,連自己都忘記了呢!」


「真的嗎?就你的嘴巴甜。」微醺的遊女笑開懷,不依地捶了下他。


「小生說的句句屬實。」愛憐的撫過遊女的長髮、摩搓著女人外露的肩頭,金眸竄過無可自拔的欣喜,收緊...

2017-07-09

【CWT46|陰陽師/一目連中心】《成活》試閱01

【陰陽師/一目連中心】《成活》試閱01


※一目連中心,無CP

※正劇,有私設,手遊傳記衍生

※試閱兩篇,接續的段落

※台灣CWT46販售


魔在心中、在千萬個無言的念頭

我墮妖而不改本心

雖妖亦佛亦成魔


「救命啊……」

「哇啊──嗚啊──」

「救命!請救救我們!」

「不想死──拜託──請救救我們──」

天降著滂沱大雨、風狂烈地襲捲四周,狂潮般湧來的大水氣勢萬鈞地吞噬眼前所見的事物:土地、樹木、村落或是人類。渾身溼透的人們狼狽的躲在村中唯一的高地緊緊抱著彼此,滿目驚惶與痛苦的看著打拚了一輩子的身家被沖毀,而滔天的水如餓虎撲...

2017-07-02

【陰陽師|酒茨】《無歸》印量調查

本子:《無歸》


大家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襲音(。・_・。)ノ

有幸衝出了這本酒茨本,歡迎喜歡的朋友填填印調喔(  ง`0´)ง

但是請不要灌水,謝謝>_<


ONLY印調單→ https://goo.gl/forms/BmEBAgTpyknxmT0E3

CWT46或通販的印調→ https://goo.gl/forms/9G4ysEmwlpqhq1p22


※ONLY場次完,此表單會轉換成『預購單』,將發送MAIL給填單者可直接匯款購買,通販會先寄出、CWT46則場領



本子:《無歸》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2017-05-09

【公告】想一想還是覺得應該來告知一下,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還在等後面的章節 


⇊⇊⇊
酒茨本《無歸》不會在場前釋出全文


原先是預計釋出全文,然而現在的我連關窗都還沒確定完全關緊(……),稿子連第一次都沒修完,而我至少必須修稿兩次,甚至更多。

也許有人會覺得可以先放或是沒修稿也沒關係,但是我自己仍有自己的堅持,請海涵阿襲的任性 

到時完售後,至少兩年都不會釋出內文,當然,番外跟特典內文本來就不會釋出 

■□■

請集氣讓阿襲順利趕上場次吧 

2017-05-04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12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陰陽師翁立,能讓我寄攤的友人報上了,但我的文還沒寫完TDT


山腳小鎮因為坐擁清澈的甘泉水,搭配鎮民釀造的酒麴,讓小鎮的酒業十分活絡,途經此路要前往京都的旅人都會停下腳步,打一壺酒再上路。

食色性也,密不可分。久而久之,這裡開張幾間女郎屋、聚集了一批遊女,提供短暫的休憩及性服務。

旅人來來去去,很少有人會在此處停留,然而不久前,鎮上來了個有錢的美男子,花錢不肉痛的包了最大間的女郎屋,叫來美豔的遊女夜夜笙歌。

鎮上的遊女都瘋了,只想被男子相中一番雲雨,若能成為情婦當然也是上上之選,但是沒有...

2017-04-16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11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陰陽師翁立,能讓我寄攤的友人報上了,但我的文還沒寫完TDT



那時,楓林道緋紅飄飛,酒吞童子本來打算繞過那座山,然而楓葉宛若招魂般,令他難得風雅的佇足後踏入。

耳尖的他聽見風中細微的樂音,好奇的跟著聲音前進,只見林中有一美豔的女鬼正和著樂音舞蹈,如瀑黑髮隨著舞步輕旋半圓,身段柔軟、舞姿曼妙。

「誰在那邊?」一聲嬌喝,下一秒,楓葉如利刃襲來,酒吞童子連閃都沒閃,僅僅是勾起唇角,妖氣於身周繞成圓便擋住這波攻勢!

「你是誰?為何像個登徒子窺探!」鬼女停下舞蹈,四周協奏的小妖們也停下彈...

2017-04-08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10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陰陽師翁立,能讓我寄攤的友人報上了,但我的文還沒寫完TDT


春櫻漫天,茨木童子走在林道中,任由清風將櫻瓣撒於頭頂、衣服,踩踏著林間小徑,浮日光影明明滅滅。

這一路上途經幾個小城,都未發現酒吞童子的蹤跡,不免令他懷疑自己是否找錯路線。他便考慮化為人形到附近城鎮打聽,尤其是有湯屋、女郎屋、大戶人家等等,這些酒吞童子可能感興趣的地方。

說實在話,他其實不知道酒吞童子原本住在哪裡、真正喜歡什麼東西,但這並不妨礙他要找到對方的決心。

摸摸肚子,饑餓感興起,山中樵夫也吃膩了,那種人類頂多只能拿來塞塞牙...

2017-04-01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9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離開大江山,少了茨木童子跟前跟後,酒吞童子突然覺得身體與腦袋輕了許多,總算沒有人在耳邊碎碎念。

走南往北,四處都是美景;揣著懷裡的酒對著日月暢飲,哪裡都好。

隆冬時節,懶得用妖力護體的酒吞童子特地往南,暖和的南方積了薄薄的一地雪,涼意正佳,最適合溫壺美酒、坐於廂房好好欣賞落雪亂梅之景,為此他特地前往許久之前曾路過的,記憶中那個盛開梅花的城鎮,準備住上一段時間。

然而剛踏入城鎮,以往的繁華榮景不見蹤影,整座城空盪盪的沒人氣,每扇門窗緊閉,空氣中瀰漫驅蟲藥草燃燒的臭氣,只見焚燒過的紙灰順風飛來...

2017-03-26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8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哇……」
凜風冽雪中,夾雜著一股微弱的哭聲,茨木童子聽聲辨位,足尖一點往聲源飛掠而去,越靠近山溝,嬰孩的哭啼聲越是響亮,當他抵達時,有道身影卻搶在他之前,彎腰抱起了正在哭鬧的襁褓。
那是個戴著白紗斗笠、拎著一把紙傘的纖細女人,她單手抱起嬰兒,姿態熟練的哄著,然而茨木童子能從微揚的白紗間看見女人銳利的眼神,警戒的與他對峙。
「茨木童子大人,路經此處,有何貴事呢?」
「妳認得我?」茨木童子挑眉,鬼火倏地浮於左掌心,威嚇意味濃厚。
女人低笑一聲。「丹波國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得力助手,茨木童子...

2017-03-17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7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那日,酒吞童子氣沖沖的離開,就再也沒回來這座宮殿。茨木童子輕踩於宮殿頂頭,暖陽照得屋瓦刺目至極,瞇起金眸,習慣性望向對方老是待著曬太陽的地方,但那處空空如也,幾片落葉乘著目光飛捲而去,飛過連綿不盡的千丈岳,卻飛不到酒吞童子的身邊。

茨木童子思索該往哪個方向尋找,才能順利找到摯友的蹤跡。

這段時間他並不是沒找過人。

他常幻化成落難美人蹲守來往大江山及京都的幹道,猜想酒吞童子是否見獵心喜,如同他們初次相遇;他也曾到附近富豪家中蹲等,期待能看見意氣風發的摯友入室搶劫。

然而沒有。連...

2017-03-14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6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昨日說好的下半段


自他認識茨木童子以來,對方從不會主動離去。

任憑酒吞童子管不住自己的嘴,說了哪些傷人話;或是蠻橫的叫對方閉嘴、自顧自甩袖走人,白髮大妖仍留在原地。

很久很久之後,酒吞童子才想起決裂那一日,自己遺漏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吾友,再不處理的話,那些傢伙真的要爬到你頭上,鬧得無法無天了!」

「閉嘴。」

「吾友,你真要放任他們不管嗎?」心急的茨木童子跨出幾個箭步,單膝跪於他腿側,金眸滿是擔憂。

「閉嘴。」

「吾──」

酒吞童子已經不是第一次為了造反的事叫茨木童子閉嘴。...

2017-03-11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5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隨著時日過去,乖了一陣子的牆頭草們又蠢蠢欲動,這次,檯面下的分派越演越烈,兩方人馬互相叫罵、對打,但誰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將矛盾到兩位領頭跟前。

既得利益者只想令酒吞童子與茨木童子反目成仇,而不想冒著生命危險挑戰兩位頂尖大妖;但坐享漁翁之利的算盤終究是撥不響,主因在於茨木童子總是以酒吞童子為尊。

眾妖怪不解為何茨木童子甘願臣服紅髮鬼王之下,為他人作嫁也心滿意足──然而這一點,連身為被崇拜者的酒吞童子也沒能找出解答,倘若去問當事者,僅會得到辭不達意的讚美之詞。

久而久之,他也懶得搞懂茨木童子腦袋到底...

2017-03-10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4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窸窸窣窣的撥叢聲響起,弱小的妖魔鬼怪鬼鬼祟祟地瞅著,想奪他手邊淺疊裡的酒──不是他自誇,他注入靈力的酒液可是極品──但這玩意,除了特定的那個人以外,誰連一滴也別想碰。

哼了聲,大妖的威壓無形中擴散,震得那些小妖翻了好幾個筋斗後落荒而逃,深色雙眸僅是冷冷瞪視,從齒間吐出不屑。

「一群廢物。」就沒個人敢與他一戰嗎?算了,反正這些弱小傢伙並無法與他勢均力敵的對戰,一秒鐘結束的戰鬥不是戰鬥,那叫自討沒趣。

仰頭痛飲一口解愁,酒吞童子嗜酒,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而且他特別喜歡找人喝酒,...

2017-03-07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3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日光徐緩,暖風拂過大江山山林,湛藍的天空像床最廣最暖的被子,酒吞童子懶洋洋的躺在鐵鑄宮殿的屋頂,偶爾飲一口葫蘆裡的酒,這種時間點最適合配杯好酒。

「吾友!」

突地,一陣風颳來摻雜著酒的氣味,吹揚他的紅髮與衣擺,暖陽被擋去一半,酒吞童子動也未動,唯獨半睜眼權充搭理,且看來者有什麼重要的事。

「幹麻?別吵本大爺。」哪邊涼快哪邊去。

雖是這麼想,但要完全把茨木童子晾一旁是不可能的,對方可不是會隨意打退堂鼓的人,對方比牛更有牛脾氣,讓他一疊聲叫喚,連死人都得從墳裡爬起來回應。

「有人類進貢美酒,你...

2017-03-03

【陰陽師/酒吞茨木】《無歸》02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正劇向,有私設、單篇有肉的話會標註,嗜甜者可能不適,慎入


「本大爺是酒吞童子。你又是誰?報上名來。」

「我是茨木童子,是為了找個能打敗自己的強者而來。」

這發言真囂張啊!

酒吞童子笑聲如嘯,林木裡的鳥獸全驚醒,飛鳥感受到危險,成群掠過天際疾飛逃離。

「那你今天可以如願了!」


林晃鳥驚,飛沙碎石如箭矢分別攻向彼此,濃烈的瘴氣遮蔽了新月,道旁的耐寒植物因接觸妖氣瞬間枯萎,方圓幾公里的生物無一倖免。

而這不過是前哨戰。僅僅是試探彼此的第一招。

沒了月光,暗夜裡只見茨木童子左掌心凝聚的黑色火焰左右躍動,倏地,那團火僅剩微火,與此同...

2017-02-28

【陰陽師/閻魔判官】智取與睡服

【陰陽師/閻魔判官】智取與睡服

※CP:閻魔X判官(反正是BG啦)
※輕鬆小段子,讓我們為判官默哀(

「判官。」
閻王殿裡,辦公到一半小憩的判官被熟悉的呼喚喚醒,不是黑、白童子,而是聽了幾百年,光從抑揚頓挫就能明白聲音主人目前的心情。
「閻魔大人?在下不小心睡著了,真是抱歉。」趕緊爬起來,旁邊疊起的公文山晃了兩下,一本都沒掉。
雖然判官目不能視,但有些事情不能視反而看得更清更明。於是他精準的轉向聲源,起身行禮。
「閻魔大人,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問了一句,但閻魔大人反常的沒有立即回應,但那熾熱的視線也沒從身上移開過一秒鐘--於是就令他更為疑惑了。
「跟我來。」
納悶的判官也是個盡職盡責的人,於是不疑有他的跟上去,...

2017-02-28
1 / 2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