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迪諾&出葉】《斷崖》試閱01

【UNLIGHT/迪諾&出葉】《斷崖》試閱01


※CP:迪諾&出葉(無床戲、無攻受)

※屬性:正劇,有私設,R卡微劇透

※試閱不按文本順序


「有哪個適合的人選嗎?」

「很難,畢竟最有能力的那批人大多都已經戰死了,剩下的人還在培訓。」

「這就麻煩了,那個『計畫』到最後,必須有人在『裡頭』接應。」

「等等,或許有組人馬可以考慮。」

「我可不要那些無能的小傢伙,導師的計畫不容錯誤。」

「我知道,但這事要成,恐怕不僅僅需要『無差錯的人』,還需要難得一見的幸運值與強悍的實力。」

「哦?這麼說你知道有哪個人,可能同時擁有這...

2017-01-03

【CWT44】【UNLIGHT/艾伯艾依】《強制被動》試閱03

※CP: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文漫合本with隱夢( ・ิω・ิ)ノ

  ※私設+R18+R卡&N卡捏造


於是醫生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問診完畢,連同護士一起撤退,將空間留給兩位軍人,於是沉默開始滋生,長出一叢叢荊棘纏繞彼此。

「那束花,要給你的。」

飲畢一杯茶,艾依查庫粗魯的抓起花束,倔著一張臉把花瓶裡凋萎的花抽出,然後插香般把百合花硬塞進去,艾伯李斯特看著那寫著「不悅」貳字的背影,想說點什麼安撫對方,但注意力卻無可自拔的集中在那束花。

異味勾住艾伯李斯特的嗅覺神經,藏在盛開嬌艷之下的腐敗臭味,曾有的香氣早已變調。

「艾依查庫,把花處理掉。」

金髮男人詫異的轉頭...

2016-11-25

【CWT44】【UNLIGHT/艾伯艾依】《強制被動》試閱02

【CWT44】【UNLIGHT/艾伯艾依】《強制被動》試閱02

※CP: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文漫合本with隱夢( ・ิω・ิ)ノ

※私設+R18+R卡&N卡捏造

「巴爾茲將軍,您醒了嗎?」

艾伯李斯特用力撐開眼皮,觸目所及是純白的牆壁,嘀嘀作響的儀器彷彿小人們拿著鎚子敲打腦門,又像一把鐵鑽鑽入太陽穴,頭痛欲裂。「把儀器關掉。」

「將軍?」護士與醫生面面相覷,要關掉什麼東西?

「我說,把那個東西關掉。」單手撐起身體,摀住耳朵,試圖制止那吵嚷的聲音再次迫害聽覺神經,連看都沒看一眼,便準確的指向心電圖監測儀。

「將軍,您之前傷得很重,所以才需要──」

艾伯李斯特抬眸,沒...

2016-11-20

【CWT44】【UNLIGHT/艾伯艾依】《強制被動》試閱01

【CWT44】【UNLIGHT/艾伯艾依】《強制被動》試閱01

※CP: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文漫合本with隱夢( ・ิω・ิ)ノ 

※私設+R18+R卡&N卡捏造


我嗅到砲彈的聲響,促使我雙眼全盲。


「放棄吧,你已無路可逃。」


潮溼而臭味薰天的下水道,躲藏著帝國最近的大麻煩──作惡多端的傭兵團團長逃離追捕網,一路製造大小事故並濫殺無辜,雖然帝國軍也殺傷對方,但相比雙方的傷亡數實在懸殊。


倖存者則心有餘悸的表示,傭兵團團長除了單挑能力強悍...

2016-11-15

【UL|尤&薩?】小段子

※CP:尤哈尼+薩爾卡多


(上)


眼前的文字正在飛舞,像外頭片片飄飛的雪花,審問官辦公室裡清一色口罩配衛生紙,鼻涕配咳嗽聲,此起彼落。

尤哈尼是在地面執勤途中被叫回來支援的,啊啊,為什麼那時候沒有說自己有另外工作必須在地面待命呢?長期在地面工作都活得生龍活虎的他,一回到導都便華麗中了這波感冒病毒。

說什麼地面危險又未開化,在他看來導都病毒才毒上千萬倍吧。

「尤、咳咳咳──哈尼,咳咳咳,薩爾、卡多大──咳咳咳、人找……」布列依斯抱著一疊文件夾進門,一邊傳達命令、一邊咳得撕心裂肺。

聞言,尤哈尼從文件堆裡抬頭,漂亮的紫眸鍍著一層因體內高溫而產生的水氣,「大概是什麼事啊?」

布...

2016-11-04

【UNLIGHT/尤哈尼薩爾】懼火(全)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小短文,有私設,薩爾R5劇透


薩爾卡多最近不見人影。

大宅裡人人見怪不怪,幾個老將更是坐臥正常,擺手要人不用太擔心,得回最終記憶的人總需要一段消化的時間。

新人們想想也是,何況這與他們何干呢?畢竟他們大多連一半的記憶都還沒領回,說能感同身受是騙人的。

引導者站在三樓走廊偷瞧,擔心薩爾卡多宅在房裡會不會出狀況,但那房門紋風不動,當時對方到底回歸了哪些記憶,連它也無法知曉。

這時它有些厭惡自己終究只是個木頭人偶,學習再多也難以真正與人類的情緒同步。

不過布勞信誓旦旦表明,最近暗房裡沒有收到薩爾卡多的屍體。

「妳怎麼在這裡?」慵懶的、提不起...

2016-09-26

【UNLIGHT/尤薩】Fair game 02(完結)

尤哈尼被帶上樓時,薩爾卡多正端起酒杯淺嚐一口,思考等等該怎麼潛入,眼看對方這麼快速就找到方法,心中莫名不爽,這不就代表了他輸人一等了嗎?

這時候,旁邊幾名男士的竊竊私語傳入耳中──

「那美人不是這傢伙的女伴嗎?居然被里卡多帶上樓了。」

「正常人都想換男人好嗎?他剛剛這麼兇的對待人家,誰還不趕快換船。」

薩爾卡多明白自己應該多些「女伴被搶走」的憤怒,但事實是他只想揍這兩個野蠻人。

「哼。」考慮到在此出手的後果,薩爾卡多臭著一張臉,放下酒杯來到陽台仰首看了下透出光亮的樓層,評估高度與距離以及花園裡巡邏者的動線,確定一時半刻沒有人會注意到,他放下酒杯甩了下右手,鋼絲從袖中射出纏繞於上層陽台...

2016-09-17

【UNLIGHT/尤薩】Fair game 01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里卡多出沒(?

※組成元素:任務日常、可能有也可能沒有的R

※為什麼感覺越寫越長了(震驚臉


「我要殺了你,尤哈尼。」總算通過安檢的薩爾卡多咬牙切齒的對尤哈尼撂狠話。

「任務要緊啊,薩爾卡多大人,難道您要讓蕾格烈芙大人失望?」回眸一笑,尤哈尼絲毫不將此威脅放在心上,隨即湊近耳畔,話鋒一轉談起正事。「話說回來,今天真的會有毒品的消息嗎?」

「別一直在我耳邊吐氣!」薩爾卡多受不了對方刻意在耳邊吐氣的舉動,只是他才喊出口,所有人的眼神唰地全聚焦在他身上。

「親愛的,不要生氣嘛,我不做就是了。」尤哈尼故作無辜的眨著眼,八字眉臉說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眾人竊竊私語,用...

2016-09-10

【UNLIGHT/尤薩】Fair game

【UNLIGHT/尤薩】Fair game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組成元素:任務日常、可能有也可能沒有的R


你說籠子裡的鳥蠢得可以,牠們用自由換取一生糧食與安身之所。

但你可明白你身處何方,又將去前往何地?


賓客雲集的宴會場,一輛掛有導都潘德莫尼標誌的飛行器緩緩降落,工作人員不敢怠慢的衝去迎接,門板緩緩打開,一位穿著露肩魚尾服、梳化著精細妝容的金髮女士提著裙擺站在門前,看慣了與會的名媛淑女,他們自然而然的翻掌讓對方能搭著手款款步下階梯;後方的男人則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大步流星的走下飛行器。

「薩爾卡多大人,歡迎您的到來。」安檢人員接過黝膚男人遞來的邀請函,「請雙...

2016-09-08

【UNLIGHT/貝傑】寵溺

※CP:N阿貝爾X N傑多

※有一點R(。
※還阿涵久遠點的債T口T


一團以枯枝、乾草構成的篝火正熊熊燃燒。
兩邊樹枝插著簡易鍋爐,食物被火燉得軟爛,正隨著熱度翻滾,豔豔然的緋紅隨著夜風微微晃動,火光明明滅滅,隱去半邊星子的窺視。
曠野沙塵滾滾,阿貝爾啜飲酒壺中的琥珀色液體保持身體熱度,素來身強體健的他身著一件背心便可抵禦微寒。
他如矗立的石像靜觀萬物與環境,時間與命運向來不停留,曾經的劍聖一如既往的憑靠著理念繼續前進,只是有一些東西不再鋒芒畢露。那是命運教會他的事。
寬劍隨鞘放在腿邊,象徵榮譽的刺青亦被遮起,不再是利劍出鞘的張狂模樣,阿貝爾在這趟路程中有所領悟,像頑石開竅般總算明白:情誼這種事...

2016-09-06

【UNLIGHT/古魯生賀】床邊故事

【UNLIGHT/古魯生賀】床邊故事

※CP:古魯瓦爾多 X 威廉‧庫魯托

※企劃題目:不是物質的生日禮物 


古魯瓦爾多在走廊遊盪,月光數著他的腳步,一、二、三、四,無限輪迴。一扇扇木門隔開所有吵鬧,安靜的宅邸唯有心跳聲最響亮,砰砰然,昭告世界這裡還有一個人。

無限擴張的聖女之館近來多了好幾個房間,身為元老的他最近也看了不少新面孔,聽說三樓還來了那堆複製人頭頭的妻子跟母親。幸好他不用在這裡看見家臣。有一位已經足夠了,實在不需要有更多煩人的凡人。

往一樓大廳前進,這時間點他難得睡不著,拖曳著影子緩緩步下臺階,左手邊通往餐廳的走廊還亮著燈,右手邊則是往地下室的通道,十字路口...

2016-08-06

【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2

【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2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原作向,有私設、劇透以及R18


薩爾卡多環臂抱胸,指尖點打著臂膀計算對方洗澡時間,真要說起為何不喜歡尤哈尼,最大的因素應該是看不慣對方的態度:散漫且提不起勁的模樣,做事總是拖到最後一秒才完成,與自己的工作態度背道而馳,就算再有能力,也無法放心。

而且,他總覺得那看似純良無害的溫吞傢伙,並沒有表現出來的單純。

視線移至散落在辦公桌上的公文夾,代表特急件的紅色公文夾未完全闔上,露出的一角簽署「尤哈尼」的名字。

最近有什麼急件需要處理嗎?正當薩爾卡多準備翻閱時,尤哈尼...

2016-07-21

【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1

【CWT43|UNLIGHT|尤哈尼薩爾】《籠中鳥》試閱01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原作向,有私設、劇透以及R18


當飛行器穿越雲層,緩緩降落在潘德莫尼的停機坪,強勁的夜風穿透特殊障壁,削去如刃的凌厲,疲憊不堪的金髮審問官步下駕駛座,晚風灌入紅披風鼓脹而獵獵作響。

「辛苦了。」值夜班的地勤人員抬手行禮,緊接著招呼其他人員維修機體。

尤哈尼微微頷首,懷裡抱著一包牛皮紙袋,拖著虛浮的腳步走回辦公室大樓,並繞去某間辦公室投遞紙袋,暗自希望對方明天,甚至明後天再看到最好。

凌晨四點多,潘德莫尼還在沉睡,但審問官辦公室還透著微光,就不知道是如他一般的夜貓...

2016-07-19

【UNLIGHT/里斯暗巷企劃】未言之祕

※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有R卡衍生,私設

※他們真的有在暗暗的巷子裡,信我真誠的大眼睛QQ


溼熱的晚風如入無人之境,悠悠蕩蕩的拐過幾個彎,挑逗般撥了男人的髮絲一下,衣服因熱風全黏著背脊,袖口拭去額間的汗滴,前方5阿爾雷轉角處有兩臺監視器正左右交叉,默數其規律性,看準擺盪的間隔短步衝刺閃開監視範圍,如一縷幽靈將其甩在背後。

帶有目的的鞋尖沿著廊道踩出節奏,腦海浮現各個監視器的裝設地點,夜深人靜的時刻是探查的好時機,然而當他抵達目的地,打算破解最外層的電子密碼鎖時,異樣的預感刺疼了每個毛細孔。

有人。於是他舉步繼續前進,像是剛才的停頓不過是錯覺。

維持不緊不慢的步伐...

2016-04-04

【UNLIGHT/伊普雨果】Debt

※CP:伊普西隆X雨果

※我就急性子QDQQQQQ


伊普西隆的房間在聖女之館的西側四樓,夏日西曬嚴重,整個房間會像火爐一樣,所以基本上沒人願意住那間,直到伊普西隆來,這間房便分配給他了。

雖然歷經西曬,但伊普西隆並未對侍者表明要換房間,除了會跑進來的雨果總是嚷嚷著熱,但往往褪去衣服之後,就會經歷更熱的情事。

伊普西隆挺習慣雨果來炫耀或抱怨事情,然後毫不忸怩的要求欲望的紓解。

通常他們互爭主控權,他忘記很多很多,爭鬥的本能在多數時候支配著他的行動。

「你是野獸嗎,伊普西隆?」雨果對鏡查看烙在身軀上的深淺牙印與吻.痕,脖子一圈像被狗啃過,這是最輕微的地方。

「我是怪物...

2016-03-22

【UNLIGHT/尤哈尼薩爾】唇槍舌劍

※噗友的紅酒普淚(?)但其實什麼都沒有ZZZ

※我勤奮得都要哭了你們知道嗎TAT


紅酒滴下像毒蛇吐出蛇信,舔吻過薩爾卡多身軀,讓他躁動的掙了一下,試圖逃離這束縛......

雙腿一跨、坐在薩爾卡多大腿上的尤哈尼,嘴裡是剛咬住側頭拔開的軟木塞,距離很近,薩爾卡多聞到酒精的氣味,剎時有點分不清是酒瓶散發的、還是對方身上的酒味。

但不管是哪種他都不想知道,甚至巴不得那罐紅酒砸暈他,也好過清楚明白自己的窘境。

「從我身上滾下去,尤哈尼。」薩爾卡多從牙縫擠出一字一句,被反綁的手努力想解開繩結,但是方才過招時義肢差點被卸掉,剩下單手的他困獸猶鬥。

金髮男人沒出聲,只是掛著一抹刺眼至極的笑,...

2016-03-04

【Unlight/尤哈尼薩爾】小段子2

※那啥bzzz的狹小空間


「你一直靠過來是怎樣?」熱汗淋漓,薩爾卡多瞪視視野中唯一可辨析的顏色,淺淡如鉑金的髮明晃晃貼在他頰邊,令人好生厭惡。「滾遠點。」

「薩爾卡多大人,這句話有點強人所難啊。」尤哈尼身上的紅衫早已跟黑背心黏成一塊,汗水令髮絲都溼成一束束,「通道就這麼大,我身後貼著鋼板,要退也退不了。」

「你該死的也擠進來幹什麼。」薩爾卡多咬牙切齒,要不是蕾格烈芙大人的指示,他絕對不會跟這傢伙一起出任務。

現在可好了,叛亂份子躲在實驗室裡不知道銷毀多少資料,而他還跟厭惡的人卡在通風口!

「大人,需要我向您報告方才的狀況嗎?中央控制塔切斷電塔,整個區域都不能使用電力,而優秀的工程...

2016-03-02

【UNLIGHT/尤哈尼薩爾】小段子

※CP:尤哈尼X薩爾卡多

※對的我就是來賣安利

※小段子


「你到底什麼時候要把工作完成?」薩爾卡多用力推門而入,語氣不善的逼問坐在沙發上看畫吃餅乾,悠閒過活的男人。

「大人,不用這麼著急吧?時間還沒到呢。」尤哈尼瞥了眼時鐘,唇角綻開笑容,笑容可掬的忽視薩爾卡多不禮貌的行為。

就像原諒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寬容大肚的大人。

「你知道今天就要交了嗎?」薩爾卡多冷眼瞪著,他事情很多、很忙,卻還要為了追一份文件浪費寶貴的時間。

「今天,晚上11點59分都算是今天,我記得還沒到晚上,莫非大人睡多了?」無視薩爾卡多的怒瞪,尤哈尼咬下餅乾,清脆的像咬下薩爾卡多即將斷裂的理智。

「這份文件是要...

2016-03-01

【UNLIGHT|里馬小段子】無題1

※瑪皇R4衍生(你們懂

※保證甜


「你在幹什麼?」

夜晚加訓完畢的里斯圍著毛巾打算好好洗個澡時,路經走廊瞥見廊底的房間發出不尋常的亮光,心想著那又不是廚房,哪隻蟑螂老鼠打算偷不是食物的東西?

不過當他看見熟悉的背影時,挑高半邊眉毛倚著門框詢問,對方緩緩轉身、猶然是一號表情冷淡的近乎制式的回應。「忘記拿毛巾,我來拿回去。」

「難得了,你也會忘記東西?」以嚴謹著稱的人居然會掉東西,怎麼想都很新奇。

「哪會。」

里斯打量熟人幾眼。「找到毛巾的話就快點離開吧,不然工程師要是知道的話,又要不得安寧了。」

「知道了。」面對馬庫西瑪斯的回應,里斯爽快離開門框,卻是改倚在外頭岔路口等待。...

2016-02-29

【UNLIGHT/里馬】至死不離

【UNLIGHT/里馬】至死不離


※CP:里斯X馬庫(西瑪斯)

※里斯R5賀(?)←注意!!!!!!!!

有R卡劇透、星幽界背景←要注意!!!!!!!!有劇透!!!!!雷到不賠!!!!!!


        「恭喜你取回記憶。」

        里斯在渾身痠痛與劇烈頭疼交擊下撐起身,壓迫到胃部的舉動令喉頭湧起一陣酸味。...


2016-02-24
1 / 2

© 一剎芳華-襲音 | Powered by LOFTER